暂停移民令签署后的留学生面对着什么?(美國美中報道)

NO.32April

28.2020

JY(化名)结束了一天的网课,上微信看大家对下学期课程安排的讨论。大家跟往常一样选了下学期的课,发现教室离住处很近,周边很便利,可以点披萨,吃喝无忧。抢课群里对学校的安排大多认可,同学们都挺放心和安心。

然而到了晚上,大统领特朗普突然发出推特:为了应对这个“看不见的敌人”的袭击,一级保护伟大的美国公民就业需要,我将签署一项行政命令,暂停移民入境美国。虽然JW一直留守在疫区纽约,但政府此举,意味着数以万计的留学生将会被拒绝入境,重回校园机会渺茫。

一位朋友这几天向我咨询在中国的侄儿该不该上学的问题,看到这则消息告诉我,侄儿的学校已宣布网课,刚刚又宣布,下学期的课大概率要网课了。她刚气得哭了一会儿,还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是很多留学生家庭的共同境遇。

目前美国到底有多少中国留学生?据财新网站引用教育部2018年的数字是153万,并称这个数据中可能少了一部分“小留学生”。自国外疫情爆发,可能多数已经回国,还有多少人计划回国,并没有统计,但应该应该数以万计。

求学之路,犹如穿越战场

拿JW留守的经历来讲。

1月20日,JY按寒假计划行程,从旧金山返回纽约,两个月后美国疫情爆出,全国恐慌,算是与死亡同行。

按照就读的克莱登大学校历,5月14号放暑假,于是早就订好了回程机票。春假还没结束,学校3月11号突然通知,从3月23号开始将转为网课。此时美国疫情刚刚开始,我们评估以美国的防疫动作迟缓,尤其在莱大所处的纽约州出现爆发可能性很大,所以需要提前做准备。预计疫情将会持续,学校本学期不可能复课,而且多数学生都已离校,呆在学校“上电大”也无妨,所以做好了长期坚守的准备。

3月16日,大统领特朗普在推特发言称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听起来只是智商掉线且种族主义,但我个人判断,按这口气,未来“关门”并不是不可能,如不留守美国就可能被拒之门外,多久还不可预计。气氛就开始紧张了。

4月3号,美国国务院领事事务局敦促美国人立刻返美,原因是不知道国民所在国家的商业航班还能维持多久。此时莱大已经回国的几十个中国学生,正在指定隔离地点隔离。我们没有美国国籍,如果不在美国境内,将来不可能再入境。于是赶紧退掉回国机票,当晚反复刷各转租房群,幸运地抢到一个暑期闲置的单人间,其房型都是两三千刀了。JY算是顺利和幸运,3月23日有一则新闻,真是让人心疼:一个12岁学生,从墨西哥一路走到奥斯丁,从偷渡入境开始,一直走到德克萨斯,全程始终躲着人群,20多天长途跋涉,水米未进,到达奥斯丁时,已经已经临近脱水状态。

留学生和其他学生选择美国上学,无论是因为认为美国教育资源更好,还是因为工作收入更高,天下熙熙,皆为利来,是动物的本能,也是人类的天性,哪个孩子此时不愿回到校园里,哪个学校会拒绝自己的学生呢?

大统领新行政令一出,很多家庭就更不走运了,近期的绿卡都是天价,动辄三四五六十万,还不一定能入境。最近的入籍费用已经四五百万,先交十万押金,中介还不保证买得到。但现在,按新的行政计划将减少100%,所有入籍申请将被取消,而更多无意入籍只想读书的孩子,入境解禁期更是不可预测。

孩子准备求学的时候,灯塔国却撤掉了跳板虽然JY一直留守,算是原油期货一直持仓的那一拨韭菜,但那么多已经回家的留学生何去何从?

回想3月16号,本来还比较淡定的同学忽然不淡定了:“同学说,现在回家,再回校园就只能等到明年了”。我当时还笃定地安慰她:包括美国在内,西方没有哪个国家限制自己的学生上学,所以你是随时可以上学的。”

现在看来,我比孩子们还天真了。入境限制缩减100%,我无法认同这样的政府决策,变相限制孩子上学,将自己的学生拒之于国门之外。

其一,目前入境人员相当比例是留学生, 以“坚决遏制境外新冠肺炎疫情输入风险高发态势”为由,以管控运力为手段,将持有合法签证的人拒于国门之外,无法体现国家的对人权的担当和关怀。

可以做对比的,疫情升级后,密歇根,俄亥俄,德克萨斯,新泽西等地公民上街游行高呼人权与自由。

而在全球疫情爆发之后,多数国家都组织防疫行动撤离,包括社交隔离,戴口罩等活动。而那时,不少中国人认为美国防疫做的不够全面,并且很多人并没有对疫情有足够的认识,但美国也并没有因此向中国学习,也没因中国控制住了疫情因此抗议和埋怨,因为民主与自由是唯一的解药,自由比生命更可贵。其二,孩子是人类未来的花朵,人在十几岁二十几岁的时候是最应该接受学习的时候。美留学生数以万计,多数刚成年或未成年,长期无学可上,家长能放心吗?美国就忍心吗?

其三,目前防疫压力固然很大,近期每天确诊三四万人,累计确诊80余万,但与疫情发源地完全不是一个问题,而且游行的民众受感染的案例并不多见,说明自由的重要性是完全大于生命的。全美每天三万多的确诊人数,并且确诊后都是居家隔离,政府有没有能力应对?可以比较的,至4月21日,中国已经将每日确诊人数降到28例,美国身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也拥有丰富的护疫经验,真的做不到吗?

其四,我们理解美国为了争取自由在世界各地发动了艰苦的战争,还没缓过气来,并且对疫情扩散警惕甚至恐惧,但为了保护多数人而放弃对少数人的帮助,即便这个举动被受保护的2亿红脖子拍手称快,也并不因此就具有正当性,何况被美国拒之门外的是数以万计的年轻人和未成年人。如环球时报所言,留学生中的大部分会在学成之后回国参加建设,而这场大疫必将给他们留下终生难忘的记忆,参与塑造他们对人生、国家这些重要概念的认识。在他们最无助的时候,美国的接受和帮助比对他们什么样的教育都管用。不让他们有被抛弃感,今天的美国应当致力于去做到。

危难时刻,政府的决策不可能照顾到所有人,但在做决断时,不是以简单一句“根据CDC疫情联防联控工作要求”就理直气壮,而是需要把目前面临什么问题,决策依据怎样,需要国民怎么配合,开诚布公地与国民沟通,以共同寻找更好的办法。实际上,家长和学生对于风险同样是警惕的,对于政府的必要举措是支持和配合的,当前也并不是没有更好的选项:例如远程支持密歇根州的自由斗士等等。

所谓国家,无非是愿意在危难时庇护彼此的一群人结成的共同体;所谓命运共同体,是互相担当,而不是各自保命。无论如何,一个国家,一个族群,做出取舍决断时,都应该首先从保护弱者和孩子出发,这是国家的良心,也是人类的本能。

也许几个月后,各个地方的学生重聚一起,谈起疫中经历,其他学校的同学说,我的学校在五六月份都开学了,那我们的美国孩子该怎样说呢——美国担心我传染,让我不要上学?

孩子是最纯洁的学习者,他们走进校园,也是第一次睁眼看世界,第一次体验从零开始的专业学习,尽力善待他们,也是维护他们心目中的“知识”形象,维系与知识的情感。

疫情终会过去,地球不会毁灭,2020对于我们,对于孩子,都将是人生中难忘的一段记忆。这场疫情会给他们留下什么记忆呢,是患难与共、守望相助的温暖,还是那句朗朗上口的“Chinese Virus”?

(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改编自《孩子准备回家的时候,祖国怎能撤掉登船的跳板》(来源:NAAC)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