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奇女子丁玲,同時愛上2個男人並提出3人同居,後來結局如何?(美國美中報道)

得成比目何辭死,願做鴛鴦不羨仙——和自己心愛之人永結同心,成一對幸福鴛鴦,是每個懷春少女的美好願望。尤其在近代中國思想解放潮流興起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逐漸被“愛情自由”的口號所取代,越來越多的女子衝破封建的枷鎖,努力尋求自己的幸福。
然而,在民國時期,有這樣一位才女,一生擁有過四次愛情,甚至在某個時段與自己的兩個愛人同住在一個屋簷之下。她是丁玲,一位在中國現代文學史上無法被人取代的女作家,也是在敢愛敢做的性情中人。
情竇初開
1904年10月12日,丁玲出生在湖南臨澧佘市鎮高豐村的一個家境尚可的家庭中。那時正處於清朝末年,女性的地位仍處於劣勢。
然而,丁玲的父母十分支持女兒讀書,先是讓她進入師範學校,又在她十八歲時把她送到上海,於陳獨秀和李達創辦的平民女子學校中學習。後經過瞿秋白等人的推薦介紹,她順利進入上海大學研究中國文學專業,後在北京大學旁聽。在那個時代,能做到擁有像丁玲這樣學歷的女性少之又少。
長久以來的求學之路使丁玲接觸到了許多新思想教育,從五四運動思潮再到西方教育理念,促使她在人生觀念和社會觀察上有著不斷更新的思考。她本人也有著個性鮮明的愛情觀:愛情必須得自己打心眼裏喜歡的。對於父母在她感情生活中明裏暗裏的介入和安排,她都一一拒絕。
1924年,丁玲來到北平。那時的她剛失去了自己年幼的親弟弟,沉浸在悲傷抑鬱的情緒之中。這時,一次,她在某個社交場合遇見了一個青年編輯——胡也頻。胡也頻比她大了一歲,早她三年來到北平,對古典文學和西方文學頗有興趣。


見到這樣一位獨特又富有才氣的女子,胡也頻心動了。而丁玲由於弟弟的緣故,一開始無心談情說愛,甚至跑回了湖南老家。可沒想到,胡也頻竟也一路追她到了湖南,蓬頭垢面地敲開了丁玲家的門。
丁玲的心也終於在那一刻被胡也頻敲開。她接受了胡也頻的追求,開始了同居生活。雖然日子有些拮据,卻也十分幸福。然而,這樣的日子沒有持續多久,就被他們親手打破了平衡。
愛情三人行
丁玲在北大學習日語時,認識了一個叫馮雪峰的男人。和丁玲一樣,他也是在北大旁聽學習日語的學生之一。二人的初見並沒有想像中的美好,丁玲反而覺得這個人“穿得土裏土氣,呆呆的”。
然而,在進一步的瞭解之後,丁玲發現整個男人談吐不凡,在文學和事實上頗有見解。漸漸地,丁玲與馮雪峰互相被對方身上的特質吸引,開始相戀。


這時的丁玲還與胡也頻保持著戀人關係。對她來說,兩個男人都同樣重要。丁玲做出了一個決定——三人一共居住。這在當時的中國,一女子和兩個愛人一同居住,可謂是“史無前例”。
然而,當丁玲提出這個想法時,胡也頻和馮雪峰竟然沒有反對。就這樣,三人在西子湖畔的一間房子裏共同生活了起來。可和別人共用自己的愛人這件事,終究不是能輕易接受的。
胡也頻愈感鬱悶,終於有一天離開了這個三人之家,去上海找好友沈從文傾訴。沈從文沒有勸他放棄,反而教他夫妻的相處之道,並把他勸回了杭州。
胡也頻也實在深愛丁玲。回到杭州後,又努力像沒事人一樣繼續生活。結果一段時間後,馮雪峰也受不了了這種奇怪的氛圍與不平衡的感覺,選擇了主動離開。


馮雪峰的離開,使丁玲倍感傷心。但事已至此,她選擇繼續和胡也頻好好過日子。1931年,年僅29歲的胡也頻在上海遇害。丁玲後來坦言:“最紀念的是胡也頻,最懷念的是馮雪峰”。
然而自己愛的兩個人都以不同的方式離自己而去,這段倍受世人爭議的三人行之路走地磕磕絆絆,終究只得畫上一個殘缺的句號。令人唏噓感慨
終得人長久
此時的丁玲在文學事業上可謂聲名鵲起:她的代表作《莎菲女士的日記》引起了國際文壇的不俗反響,《在黑暗中》、《夢珂》也成了當時興盛的優秀著作。胡也頻死後,丁玲和一個叫馮達的翻譯相識相戀。然而這段婚姻生活僅維持了兩年,二人就因為各種原因分開了。


丁玲並沒有放棄追尋愛情的腳步。33歲那一年,丁玲終於遇到了可以相伴一生的人——陳明。
陳明整整小了丁玲13歲。16歲時,他被上海麥倫中學錄取,在學校與志趣相同的朋友一起創辦了話劇社,組織出演了多部知名話劇,得到了社會的廣泛關注。在專注學業的同時,因受到同校的共產黨老師的影響,陳明開始參加抗日活動,後又成為延安抗大文藝活動骨幹。
二人的相遇是在一次文藝界高爾基逝世一周年的紀念晚會上。那時候的陳明是個二十歲的陽光小夥子。他像一團燃燒的火把,照亮了丁玲的心。沒過多久,命運又將兩人安排在一起——陳明被調任至丁玲負責的西戰團,擔任宣傳股長一職。

工作上的密切接觸,又加上丁玲對陳明的主動追求,二人很快確定了戀愛關係。事情傳出後,外界對這對“姐弟戀”多加嘲諷和議論指,曾使陳明一度不堪忍受輿論壓力與丁玲分手。可他發現自己早已深愛丁玲,於是又義無反顧和她在一起。
在丁玲最後一段愛情道路上,陳明也用行動證明了自己對她的愛:1955年,丁玲因政治因素被流放至北大荒,在8年的流放生涯中,使陳明一路悉心照顧她。二人互相扶持,度過了愛情中最艱難的歲月。
1986年3月4日,丁玲在愛人的陪伴下離開了人世,享年82歲。在她死後,陳明一直堅持著整理她的手稿,將丁玲的《太陽照在桑幹河上》改編為電影劇本。陳明的晚年,依舊和丁玲的一切互相陪伴。


願作鴛鴦被,長覆有情人——丁玲的一生,不僅為祖國的無產階級革命做出了巨大貢獻,還在文壇上創作出絕美夏花,為人民和黨無私奉獻。這些成就輝煌中,離不開陳明的幫助與支持。儘管她的前半生愛情有諸多坎坷,但令人欣慰的是,這樣一位奇女子,終究能在自我追尋的愛情中結束自己的一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