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帝和国家的名义(美國美中報道)

2011年5月1日,一支由美国特种兵组成的精锐团队——“海豹突击六队” (SEAL Team 6),击毙奥萨马·本拉登(Usama bin Laden),前后只用一秒钟的时间,当时的全球头号通缉恐怖分子已经命丧黄泉。

这位扣动扳机的英雄就是前海豹突击六队队长罗伯·奥尼尔(Rob O’Neill)。他日前接受福克斯新闻的“击毙奥萨马·本拉登的人”节目独家采访,并与主持人彼得·杜西(Peter Doocy)一起分享了当年的经历:他的团队如何经过训练之后完成美国历史上最勇敢、最富有深远意义的行动之一。

本拉登一直行踪不明。2010年8月,中央情报局盯上了本・拉登的信使,一个三十出头的名为阿布・艾哈迈德・艾科威特的人。科威特开着一辆白色的SUV,备用车胎上印有一个白色犀牛的形象。美国中央情报局开始跟踪这辆车。有一天,卫星拍摄到了这辆SUV驶入位于阿伯塔巴德的一个混凝土结构大型院落的照片。特工们认为科威特就住在那,开始用空中侦察手段监视这个院落,这个院落有一栋三层的楼房,一栋客房,以及一些附属建筑。他们注意到这栋院子里的主人焚烧他们的垃圾,而不是打包送出让人收走,监视的结果还发现这个院子里没有电话或互联网的连接。科威特和他的兄弟来了又走,但还有一名男子,他居住在三楼,从来没有离开过。当这个人偶而下楼时,他也会靠着院子的围墙。有分析人员推测,这个人就是本・拉登,中情局给他起了一个“步行者”的代号。

到了2010年年底,美国开始研究对这个院落展开军事打击的可能。他们花了两周半的时间来考虑如何进入本・拉登的房子。一种选择是搭乘直升机到阿伯塔巴德郊外的降落地点,让突击队步行潜入城镇。这样突击队被发现的风险很高,并且,当海豹队员抵达那个院子时也会因为长途奔袭变得疲惫。行动设计者们担心本・拉登有可能会从地道逃走。但是由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提供的图像显示,目标附近就是一块永不干涸的水域,这表明这个院子处在该水系的流域当中。地下水位可能只比地表低一点点,这使得地道存在的可能性大大降低。最终,行动设计者们一致同意直接飞到院子里是最好的选择。“特种作战就是要出其不意,在这个任务中最让人意想不到的可能就是直升机会飞过来,把突击队员放到屋顶上,并在院子里降落”。

24名海豹队员被从海豹六队中的红队中挑选出来,到北卡罗莱纳州一个密林环绕的地点的演习训练。然后这支突击队飞往内华达州展开为期一周的另一场演练。这次的训练点位于一片国有沙漠之中,它的海拔和阿伯塔巴德周围地区差不多。那里也有一栋本・拉登的院子。空勤人员绘制出一条模拟从贾拉拉巴德前往阿伯塔巴德的飞行路线。每个傍晚太阳落山后,训练就开始了。十二名海豹队员,登上黑鹰一号直升机和黑鹰二号直升机。飞行员们在黑暗中飞行,抵达那座模拟的院落,然后悬停,同时海豹队员们训练快速索降。

海豹六队成员

突击计划现在已经是千锤百炼了。黑鹰一号直升机将悬停在院子里,丢下两条速降索,让十二名海豹队员滑降到院子里。黑鹰二号直升机将飞到院落的东北角,让另外6名海豹队员索降,他们负责监视院子的外围,搞定好奇对邻居。如果事实证明本・拉登很难找到,他们会到楼房里搜索夹墙或者暗门。

这次行动被命名为“海神之矛” 。2011年5月1日(星期天)的上午,白宫官员取消了预定的日程安排,从好市多订购了三明治拼盘,并把白宫情况室改成了一个作战室。到了十一点钟,奥巴马的高级顾问开始聚集到一张大会议桌周围。

奥巴马在两点钟回到白宫,之前他在安德鲁森空军基地打了一会儿9洞高尔夫球。30分钟后黑鹰编队从贾拉拉巴德出发了。快到下午四点的时候,白宫情况室得知直升机马上就到阿伯塔巴德了,奥巴马、副总统拜登,国防部长盖茨,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一起进了情况室,这样一来小小的情况室里就再容不下更多的人了。在情况室那个中等尺寸液晶屏的黑白画面上,黑鹰一号直升机出现在院落上方,然后,麻烦就出现了。

院子的高墙和直升机发动机喷出的高温气流导致了黑鹰直升机陷入了自己旋翼造成的一个下洗气旋当中――即空气动力学上被称为“废气吸入”的危险状态。在北卡罗来纳州,这个潜在的问题并没有显现出来,因为演习时用来模拟围墙的铁链栏杆允许气流自由通过,一名有着丰富特种作战经验的前直升机飞行员说,“这是相当怪异的一种情况,我自己就遇到过。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向前推操纵杆,通过向前飞行来摆脱直升机所陷入的、由自己发动机废气造成的气井。这种解决方式需要牺牲一些高度。如果你是在两万英尺的高度遇上这个麻烦,你有足够的时间来摆脱。如果高度变成50英尺,你就只能砸到地面上了。”

飞行员放弃了抛下速降索的原定计划,集中精力让直升机迫降。他选定了院子西侧的牲畜圈。机舱内的海豹队员在直升机尾部乱转的过程中努力抓牢把手不让自己被甩出去,不被机舱内的设备撞伤。飞行员把机头砸入地面卡住机身来防止机身倾覆带来更大的人员伤亡。奶牛,小鸡,还有兔子四下奔逃。当黑鹰最终以机尾架在围墙上呈四十五度姿态迫降成功时,机组立刻向预备队直升机发出了紧急信号。

黑鹰二号直升机上的詹姆斯和其他海豹队员在院子东北角上悬停的过程中目睹了这一切的发生。黑鹰二号直升机上的飞行员,无法确定自己的同伴是被击落了还是出现了机械故障,于是也放弃了继续到楼顶上悬停的原定计划。他把直升机直接降落到了街对面的草地上。

直到这一刻,仍然没有一名美国人进入到这个院子当中。突击队到达目标位置还不到一分钟,任务的进展就已经和计划中的完全不是一回事了。“所谓的度日如年,就是你看到事情有了意外,但还就是听不到现场第一声报告的那段过程,”特种部队的军官这样形容。华盛顿的官员们看到了现场的实时航拍画面,焦急地等待着军用通讯频道里的声音。

几分钟后,黑鹰一号直升机上的十二名海豹队员从意外中调整了过来,冷静地在无线电中报告说他们将继续执行突袭任务。在过去的九年中他们已经执行过无数次的特种作战任务,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们乱了方寸。

在突袭行动结束的几个月后,国防部高级官员说,“它是过去几年里已经执行的近两千项的任务当中的一个,每个晚上都是如此。”他说夜间突袭就和“整理草坪”一样平常。就以5月1日晚上为例,驻阿富汗的特种作战部队就同时进行着其它十二项任务;引用官方的说法,这些任务是在抓捕或者击杀15至20个不同的目标。“

迫降着地后的几分钟,马克和其他的队员开始从黑鹰一号直升机的侧舱门里鱼贯而出。一个三人破拆小组迅速朝牲畜圈边上的一个金属大门靠上去,把手伸到背袋里取出C4炸药,固定在门把手的铰链上。一声巨响后,门开了。其他九名海豹队员立即冲进门去,大门的后面是一个两面高墙夹成的巷子。他们穿过这个巷子,加装了消音器的突击步枪抵在他们的肩上。海豹队员马克面朝队伍前进的相反方向警戒,同时负责与另一个小组的通讯联系。在巷子的另一头,突击队员又搞定了另外一扇大门,进入院子后,迎面就是客房,本・拉登的信使在阿布・艾哈迈德・科威特,还有他的妻子和四个孩子,就住在里面。

最前方的三名海豹队员破门而入之后将负责清理客房,他们沿着墙边走到角落里,面朝客房准备行动的时候,他们发现科威特正在客房内向他的妻子孩子大声嚷嚷。科威特身上穿着白色的伊斯兰长袍,手里抓着一件武器,当他拉开房门准备冲出来的时候,海豹队员的子弹准确击中了他的身体。

其它9名海豹队员组成三人战斗队形冲进了内院。美国人认为内院的三层小楼内有以下几个男人:科威特三十三岁的兄弟,阿伯拉;本・拉登的儿子哈姆扎和哈立德; 还有就是本・拉登本人。一个海豹战斗小组从大门进入内院天井后几乎就是马上与阿伯拉碰了个照面――他个头矮胖,大胡子,身上穿着奶白色的伊斯兰长袍,手里拿着一支AK-47。他胸部中弹而亡时,他的妻子,巴什拉,就站在他的身边,手里没有武器。

在院墙之外,翻译艾哈迈德,正在本・拉登家门前的泥路上来回巡视,他也穿着伊斯兰长袍,只不过外面套着一件防弹背心。他,还有四名海豹队员以及那只名为开罗的狗,要在其它六名海豹队员进入院子后负责在外围建立起一道防线。

外围警戒圈没有遇到任何麻烦。邻居们无疑听到了低空飞来的直升机发出的声响,还有迫降时的轰隆声,破门时的爆炸声以及随后交火的枪声,但没有人外出查看。当地的一个居民在推特上发帖子讲起这场动静时说:“直升机在凌晨1点时飞临阿伯塔巴德上空。” 最终,还是有一些好奇的巴基斯坦人上前打听墙里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回到你的房子里去,”艾哈迈德用普什图语回答说,开罗也在一边虎视眈眈。“这里正在执行一个治安任务。”于是当地人就回家了,他们当中没有人怀疑到自己是在和一个美国人交谈。当几天后有记者赶到比拉尔镇时,一位当地居民告诉记者,“我看到有士兵从直升机出来朝房子走去。其中有人用普什图语发出指令,让我们关灯,并且呆在家里面。”

海豹队员们此前并没有关于楼层室内格局的资料,他们在一个信念的驱使下前进。当阿伯拉的孩子们四下躲藏的时候,海豹队员开始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清理主楼的第一层。尽管美国人曾经想过这栋楼里可能有圈套,但是已经杀到这里的海豹们则不这么认为。“你的警觉性无法保持这么久,”特种部队的军官说。“难道本・拉登每天晚上睡觉时都会想一下,半夜里他们会杀进来么?当然不会。也许只有头一两年会这样。但是现在则不大可能。”尽管这样,这栋楼的安全防范措施还是到位的。一道上了锁的金属门出现在通往二楼的楼梯口,这使得整个楼梯间就像是一个笼子。

在用C-4炸药炸开那扇门之后,三名海豹队员就冲上了楼梯。在上楼梯的过程中,他们遇到了本・拉登23岁的儿子哈立德在墙角探了一下头,拿着一支AK-47出现在了楼梯上方。哈立德朝上楼的美国人射击。至少有两名海豹队员开枪射击,并且立即击毙了哈立德。

根据发给海豹队员的小册子上的描述,这个院子里应该居住着至少5名成年男子。现在其中的三人已经被击毙;名单上的第四个,本・拉登的儿子哈姆扎(他在美国悬赏百万美元捉拿后在川普下令下被击毙),并没有在这栋房子里。楼房里的最后一个人就是本・拉登自己。

三名海豹队员跨过哈立德的尸体,炸开了另一道金属门,那道金属门位于二楼到三楼的楼梯间。在黑暗中跃上楼梯转角后,他们开始搜索三楼的楼梯间。冲上三楼楼梯间后,最前面的海豹队员开始向右转;透过夜视镜,他看见了一个高个,四肢瘦长,胡子有一拳头长短的人正在打开卧室的门探头向外张望,两人的距离不过十英尺。这名海豹队员立刻意识到这个人就是本拉登。

最前面的海豹用力把门撞开。本・拉登推着他的两个妻子出现在他的面前。阿迈勒・法塔赫是本・拉登的第五个妻子,她用阿拉伯语发出了尖叫声。她摆出的姿态像是要冲上来;这名海豹把瞄准线压了一下,朝她的小腿开了一枪。由于担心她们俩当中的一个或者两个都穿着自杀炸弹背心,他大步跨上前去,把她们两个抱在了一起,压倒在了一旁。

他完全肯定当她们引爆时自己必死无疑,但是自己把她们抱住之后,爆炸的能量会被自己的身体吸收一部分,身后的两名海豹就有可能得救。最后,他幸运地发现这两个女人身上都没自杀炸弹背心。

第二名海豹冲进房间,M4步枪上的红外激光点指在了本・拉登的胸膛上。这个基地组织的首领,穿着棕褐色的伊斯兰长袍,头上戴着伊斯兰头巾,纹丝不动;他手里没有武器。“从来就不存在什么拘留还是逮捕他的问题,这根本不需要花哪怕一丁点的时间来做出决定。从来没有人想过要逮捕他,”特种作战部队的军官说。

911事件九年七个月二十天之后,一名美国人扣动了扳机,结束了本・拉登的性命。第一发5.56毫米口径的子弹,射入了本・拉登的胸膛。就在他向后倒下的过程中,开枪的海豹队员把第二枚子弹打进了他的额头,就在左眼上方不远处。他通过无线电报告说,“以上帝和国家的名义,吉罗尼莫,吉罗尼莫,吉罗尼莫。”暂停之后,他补充说,“吉罗尼莫E.K.I.A.”――“目标在行动中被击毙。” 吉罗尼莫是本•拉登在这次行动中的暗号。

放开本・拉登的两位妻子之后,第一个冲进房间的海豹用塑料手拷把她们绑起来,带到了楼下。与此同时,他的两名战友,带着尼龙尸袋上了楼。他们用白布把本・拉登的尸身包裹起来,然后把他放进袋内。此时距离海豹六队降落的时间差不多为18分钟。在接下来的20分钟里,任务的重点转移到了收集情报上。

四名海豹来到二楼,手里拿着塑料袋,收集闪存盘,光盘,DVD光盘,以及房间里计算机的硬件,二楼的这个房间曾经充当过本・拉登的临时摄影棚。在接下来的几周里,以中央情报局为首的专门小组审阅了这些收集到的文件,结果发现本・拉登对于“基地”组织运作活动的影响远远超出此前美国官员的想像。他一直在拟定暗杀奥巴马和彼得雷乌斯的计划,试图发动一场超过911的纪念袭击,并且攻击美国的列车。海豹们还找到了一堆的色情影碟。“我们总能在这些家伙呆的地方找到这样的东西,无论是索马里,伊拉克,还是阿富汗,”特种作战部队的军官说。本・拉登拍摄录影带时经常穿的带黄金线的长袍,就挂在临时摄影棚的隔帘后面。

楼房外面,海豹突击队把妇女和儿童拉到了一起:每个人都用塑料手拷绑了起来。他们被要求背靠院墙坐下,突击队里唯一一名能流利地讲阿拉伯语的海豹队员对他们进行了讯问。几乎所有的孩子都不到十岁。他们看上去并不了解房子主人的思想与追求,在他们的眼里他只不过是“一个老人”。没有一个女人站出来证明那个男人就是本・拉登,她们当中只有一个人称他为“酋长”。

提供救援的支努干直升机最终抵达了,一名军医从上面下来后就跪倒在尸体旁边。他把一枚针管插入本・拉登的尸身,提取了两份骨髓样本。然后他用棉花棒收集了更多的DNA样本。一份骨髓样本被送到了黑鹰直升机上。另一份则被带到了支努干直升机上,和本・拉登的尸身放在一起。

接下来,海豹队员们要做的是销毁损坏的那架黑鹰直升机。那架直升机的飞行员取出专门为这种情况准备的铁锤,砸烂了仪表盘,电台,以及驾驶舱里其它的涉密设备。然后破拆小组上场了。他们把炸药布置在了航电、通讯、发动机、旋翼头等设备的附近。“你不是要隐瞒它是一架直升机的事实,”特种作战部队的军官说。“你只是要让它无法再使用。”

海豹队员在机舱下面放了特别多的C-4炸药,然后朝直升机机身里丢了一枚铝热剂手雷,转身后退。就在破拆小组登上支努干直升机的时候,黑鹰一号腾起了一团大火。那些被留下给巴基斯坦政府处理的妇女和儿童,用迷惑、恐惧和震惊的目光看着海豹队员们登上直升机。阿迈勒,本・拉登的妻子,继续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之后,一个巨大的火球从院墙上腾空而起,美国人的直升机就在火光中飞走了。

在经历了院子里的38分钟后,两支海豹突击队开始了返回阿富汗的长途飞行。黑鹰的燃料已经不多了,它花了二十分钟补充燃油。

凌晨3点左右,直升机降落在了贾拉拉巴德; 中央情报局在当地的主管站在停机坪边上迎接他们。两名海豹队员抬下尸袋并打开让指挥官和中央情报局官员亲眼目睹本・拉登的尸体。

本・拉登的遗容被拍了照,然后是他的整个尸身。本・拉登被认为身高大约为六英尺四,但现场没有人有卷尺可以准确测量这具尸身的身高。因此,一名身高六英尺的海豹队员,并排躺在尸体边上:这具尸身确实比他要长出大约4英寸。

本・拉登的尸身被冲洗干净,用白色的葬袍包裹起来,加上了压重物,然后装入了一个袋子。这个过程“是在严格遵循伊斯兰戒律和习惯中完成的,”尸身被送入了海里。

随后奥巴马总统接见了执行任务的海豹队员们,队员把一起参加行动的一面大小为五英尺宽三英尺高国旗赠送给总统。它的背后有海豹队员和飞行员的签名;前面是一行铭文,“‘以上帝和国家的名义。吉罗尼莫。’ – 海神之矛行动联合特遣队,2011年5月1日”

奥巴马与突击队的每个成员拍照留念,并与他们当中的许多人进行了对话,但有一件事他没有提起。他一直没有问是谁射出了那枚子弹,海豹队员们也一直没有主动说起。

时隔9年后,击毙本•拉登奥尼尔接受了福克斯电视台的采访,讲述了这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以上帝和国家的名义,以一秒钟的面对和射击,美国海豹突击队结束了这个恐怖分子罪恶的一生。(原创:美国罗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