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钩”新动向:美国国会议员提出终止实习签证60天(美國美中報道)

最近,美国政府的重点又从美籍华人学者的身上转向了普通学生。早在2018年初,特朗普总统负责移民事务的顾问米勒(Stephen Miller)就曾建议不再给中国留学生发放签证。目前最值得关注的是美国国会四名参议员给特朗普总统写信,要求冻结外国人工作签证(H-1B)60天。在同一封信里,他们还要求冻结外国留学生毕业后在美国实习一到两年的签证。
2月份,布隆伯格新闻根据美国政府的一组数据,统计出从2013年到2019年6月,仅仅是中国大陆就为美国115个高校捐赠了接近10亿美元的巨款。超过中国捐款的两个国家是卡塔尔和英国,分别为18亿美元和11亿美元。哈佛大学收到的捐款最多,有9300多万美元,之后是南加州大学和宾州大学。

中国在美国的留学生目前近37万人,约占美国外国学生的三分之一。从数字上看,美国从中国学生中获得的好处很殷实。中国学生的存在是美国高等教育产业发达的一个原因。(截至去年11月底,在美国中国留学生为369548,排在中国之后的是印度留学生,人数是202014。)

不过,特朗普政府有另外的计算方法。根据司法部长巴尔今年的一份发言,据估计,因为中国的“偷窃”行为给美国经济带来的经济损失高达6000亿美元。而相当多的“偷窃”行为,就发生在美国高等学府。

从事了20多年中美高等教育交流的美国第一任亚裔大使张之香女士(Julia Chang Bloch)对眼下这个领域的发展忧心忡忡。在接受《中美印象》的采访时,她说“教育交流是中美关系的最后一根支柱”。在中美关系起起伏伏的历史中,中美教育交流总是能够绝缘于政治大气候之外,能够有条不紊地进行。

图为张之香大使。来源:USCET

她说,眼下,这根支柱有即将塌陷的趋势。

4月26日,来自美国阿肯色州的对华鹰派参议员科顿(Tom Cotton)在接受福克斯电视台采访时说,美国应该禁止中国学生来美国学习理科。“如果中国学生想来这里学习莎士比亚和联邦主义者的论文,那是他们需要向美国学习的东西。他们不需要学习量子计算。”“(中国公民)回到中国,和我们抢工作,抢经济机会,并最终窃取我们的知识产权,设计可用于对付美国人民的武器和其他设备。”据华盛顿一位消息来源,科顿的这个主意还得到了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黑莉(Mikki Haley)的支持。

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与中国展开了前所未有规模的贸易战,随后蔓延到中美关系的多个领域。对于在美国的华裔学者和中国籍学者来说,两国关系的“寒冬”是从司法部设立“中国计划”(China Initiative)工作小组开始的。

2018年11月1日,时任司法部长塞申斯(Jeff Sessions)宣布,“中国对美国的经济间谍活动一直处于增加的状态——并且增加的速度很快。我们不能再让这种情况继续下去。我已下令建立由助理总检察长约翰·德默斯(John Demers)领导‘中国计划’(工作组)”。“该计划将确定优先的中国贸易盗窃案,确保我们有足够的资源专门用于对付这些案件,并确保我们快速而有效地结案”。

为了更有力的实施“中国计划”,司法部成立了一个由五名美国地方检察官办公室组成的联邦检察官工作小组(分别是来自麻省、阿拉巴马州、加州、纽约州和德州的检察署),该小组与司法部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共同工作。

“中国计划”工作组最初关注的重点是经济间谍,保护知识产权等领域,这引发了一系列起诉偷窃公司知识产权和工业间谍的案件。但是,慢慢地,“中国计划”的重点转向了高校和科学工作者。这种调查引发了一系列华裔科学家被起诉的事件。例如,位于德州休斯顿的安德森癌症中心(M. D. Anderson Cancer Center)解雇了三名华裔科学家,南方名校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突然解雇了华裔科学家李晓江教授。

这些案件中,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今年1月被捕的哈佛大学化学系主任利伯(Charles Lieber)。他是中国“千人计划”的参与者,中国的合作单位武汉科技大学每月为他支付高达5万美元的收入。利伯不仅隐瞒了这笔收入,也没有向哈佛大学申报他与中国这所大学的合作。

哈佛化工系系主任利伯。来源:哈佛校报

根据美国化工学会周报3月22日的一篇文章,司法部调查的重点是与中国有研究合作但隐瞒的人。这些人的逮捕正好也符合这一类别。

而联邦调查局逮捕的另外一类人则是证据确凿。2019年12月10日,来自中山大学的一名博士生在行李中携带21个生物样品试图回国,在波士顿的机场被捕。这名学生之前在哈佛医学院的一个实验室做访问学者。

在美国打击中国间谍活动最高潮的时候,类似这位科学家的做法进一步坐实了某些鹰派观点。

2020年2月6日,美国华盛顿知名智库国际战略与研究中心举办了“中国计划”(China Initiative Conference)为主题的研讨会。该会议探讨的主要问题是中国的经济间谍、技术盗窃以及5G竞争。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和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均到场做了冗长的主旨发言。

联邦调查局局长雷的讲话核心是中国正在通过各种手段窃取美国技术。其中一点就是中国威胁的多样化和多层次性,包括中国利用各种手段和方法,如黑客,贿赂当事人,以及直接的“偷窃”行为等。在人员方面,中国不仅利用专业的情报人员进行“偷窃”,而且利用国有和私营公司的员工,某些研究生和研究人员以及其他各种为其工作的人员。在美国的目标对象方面,中国不仅锁定国防方面的公司,还有五百强大公司,硅谷的创业公司,政府和大学的各级人员。

美FBI局长雷在CSIS的会议上发言。

在这次讲话中,雷重复了他之前发表的备受关注的“全社会应对中国”的观点。他说应对中国的挑战,仅靠美国执法部门是不够的,需要美国公司和学术部门的共同努力,协同合作。这也就是为什么执法部门和情报部门在积极向美国公司和大学提供相关信息,让他们更好地保护各自的知识财产。

对于雷提到的学术间谍,有些美国学者并不以为然。近日,负责国际事务的哈佛大学副教务长欧立德(Mark C. Elliott)在接受校报的采访时说,“我根本不明白‘学术间谍’这个词。间谍涉及偷窃秘密,是试图保持私密或不与人分享。不像是在公司里一般为发明和其他东西申请专利或者保护,不想让别人知道。学术的目的是发表你所研究到的东西,是分享。”

面对联邦调查局加大对华裔学者调查的情况,2019年2月,美国全美华人大会(United Chinese Americans)发起了美国高校Speak Up Campaign,号召美国高校长发声,“捍卫美国科研和科学的优秀传统,捍卫美国在全球科研的领导地位,捍卫美国的自由和人文价值”。半年之后,大约有20个美国高校参与到了这项活动中,这其中包括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耶鲁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高校的校长。

联邦调查局调查华裔学者的一个重要指针就是是否参与中国的“千人计划”。“千人计划”是中国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2008年12月起组织实施的项目,计划围绕中国发展战略目标,重点引进在海外学习工作的高层次人才。

在计划实行之初,美国的大环境是大部分高校鼓励与中国高校的合作,或者至少没有意识到规范跨国研究的必要性。根据哈佛校报《哈佛世纪的终结》的文章,在2008年“千人计划”开始之初,中国提交的专利申请量大约是美国的一半;十年后,中国提交的专利申请是美国的三倍。这其中多少是千人计划的功劳,多少是因为中国致力于科技投入的结果,很难说得清。

美国《科学》杂志前任编辑维斯坦达尔(Mara Hvistendahl)在接受美国化工学会的采访时说,当中国取得技术进步时,“人们一般认为这是盗窃的产物,尤其是移民科学家盗窃的产物。” “这很复杂,因为中国政府的确瞄准了华裔研究人员,但是很多人对这种泄密确实毫无兴趣。”

哈佛大学,来源:CNN

美国国家科学卫生院的主任柯林斯(Francis Collins)在针对“千人计划”的批评时指出,有的华裔科学家参与到国家卫生院审查其他科学家研究项目的团队中。这部分科学家居然把其他科学家辛辛苦苦撰写的研究计划分享给中国的同事。

这些指责和惯性的想法是美国人另眼看待中国“千人计划”的一个原因。其实,英国、德国和法国等很多国家都投入了数千万美元的国家资金来招募外国研究人员,都有各种吸引外国人才的计划,唯独中国的“千人计划”成了目前备受关注的外国吸引人才计划。当“千人计划”被放在一个几十年来未曾有过的紧张的中美关系的大环境中,这个计划所存在的某些不足之处就会被无限放大。

一百多年前,张之香大使的父亲成为哈佛大学法学院毕业的第一位中国留学生。“他利用自己在美国所学的知识推进了中国的重要改革,最终使得中国获得的了关税自主权”。改革开放之后,和中国建立联系的哈佛大学,培育了一大批中国顶尖的科学家,帮助中国多个领域建立了科学的政策。而哈佛大学与中国的合作仅仅是众多美国高校与中国合作的一个缩影。中国从与美国高校的合作中获得了巨大的好处,而中国学生也让美国高校更富竞争力。

MIT经济学家皮埃尔•阿祖雷(Pierre Azoulay)在2013年发表在经济与统计评论》的一篇论文显示对美国161所大学共计1.6万名博士生的研究表明,来自中国化学专业、在美国攻读博士学位的中国学生所发表的论文比其他国家要多很多。阿祖雷表示:“如果中等水平的美国毕业生能在哈佛大学攻读博士学位而不是最聪明的中国学生,那将是巨大的自残行为。

正如张之香大使所说,“美国不是因为逃避竞争而伟大,竞争精神驱动着美国的前进”。如何规范两国科学研究方面的合作,让中美关系中最后一根支柱永远处于不倒之地是一个迫切需要探讨的问题。

最近,美国政府的重点又从美籍华人学者的身上转向了普通学生。其实,早在2018年初,特朗普总统负责移民事务的顾问米勒(Stephen Miller)就曾建议不再给中国留学生发放签证。这个建议因其可能造成的经济与外交后果没有被特朗普所采纳。前文谈到在反华领域常常别出心裁的克顿参议员提出只允许中国留学生进入美国大学的文科读书。

图为来自阿肯色州的参议员克顿

目前最值得关注的是美国国会四名参议员给特朗普总统写信,要求冻结外国人工作签证(H-1B)60天在同一封信里,他们还要求冻结外国留学生毕业后在美国实习一到两年的签证。在这四名参议员里有三人是国会反华急先锋,他们分别是来自德克萨斯州的科鲁兹(Ted Cruz)、克顿和来自密苏里的霍利( Josh Hawley)。在美国完成本科和更高学位的留学生根据美国现行法律规定,文科学生可以实习(optional practical training,简称“OPT”)一年,理科学生可以实习两年。OPT对这些留学生在美国找到稳定的工作并申请工作签证至关重要。拿到工作签证又是申请永居的第一步。这些参议员还提出冻结EB-5签证,这个签证发给申请到美国的投资移民。申请毕业后实习签证和投资移民签证中比例最大的是中国人。这几位参议员给特朗普写信的动机非常明显。

特朗普总统在4月22日宣布终止美国政府移民60天,但这个行政命令并不适用于持工作签证和学生签证的外国人。他会不会接受这些参议员的要求进一步限制这两类外国人到美国目前还不得而知。费什(Eric Fish)是一位独立撰稿人和记者2016年以来一直研究中国学生的留学动向。他对《石英》杂志(Quartz)说,从特朗普总统就职以来,中国学生去英国和加拿大留学的比例大幅度增加。不过,新冠病毒会不会改变这些国家对中国留学生的看法目前也是未知数。(文:斯韧 、张月如,来源:中美印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