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染新冠的28岁副总统发言人,5年升4级嫁给特朗普最信任的人(美國美中報道)

最近,白宫工作人员感染新冠病毒的事情引起了全美的关注。为了确保总统的安全,白宫早就实行了对所有工作人员每天一测。谁知,上周五突然检验出特朗普特勤局的安保人员和副总统彭斯的新闻发言人Katie Miller感染病毒。
这位Katie Miller可不是一位没有故事的女同学。28岁的她,在五年中连续跳槽四次,一跃成了美国副总统发言人。而她在今年2月刚刚嫁给了35岁的白宫资深顾问、特朗普的首席文胆,共和党反移民政策的幕后操盘人Stephen Miller。美人配英雄的故事大家都爱,更何况是一对都在白宫工作的权力伴侣。今天就为大家揭秘,Miller夫妇的“风雨白宫路”。

Stephen Miller和Katie Miller
01
29岁的副总统的新闻发言人
副总统发言人Katie Miller出生于1992年,今年刚刚28岁。她从小在佛罗里达州的著名度假胜地、富人区Fort Lauderdale长大——就是那个几乎家家有游艇的地方。
佛罗里达的富人区Fort Lauderdale
Katie Miller在佛罗里达大学度过了大学四年。2014年毕业后,22岁的她在华盛顿找到了一份共和党参议院全国委员会的助理的工作。在工作之余,她还同时在乔治华盛顿大学读公共政策的一年制硕士。
2015年Katie拿到硕士学位,跳槽到共和党蒙大拿州参议员Steve Daines团队,成为了一名议员的新闻秘书。
蒙大拿州共和党参议员Steve Daines是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
在这里我简要的给大家介绍一下国会议员新闻秘书(Communication Secretary)的这个岗位。
新闻秘书是国会议员团队中相对比较低的职位。普通议员的新闻团队通常只有两人,1位新闻主管(Communication Director)和1位新闻秘书(Communication Secretary)。新闻主管非常重要,负责撰写议员的所有声明和宣传稿件,还需要和媒体保持良好的关系。而新闻秘书的工作比较繁琐和日常,主要是管理议员的社交媒体账号(重要文案需要由主管亲自撰写),以议员的名义为国会其他议员撰写生日贺卡,为选区内举行的活动写贺词,还有为选区内的百岁老人写贺卡。

如果你100岁了,你也会收到白宫和国会议员们发来的祝贺卡
但是凭我在国会的观察,虽然新闻秘书的职位不高,她们却无一例外都和议员保持着亲密的关系 。一般议员出席活动,旁边跟着的不是排程员就是新闻秘书。
如果你看到议员身边跟着年轻女性,一般不是排程员就是新闻秘书
Katie在参议员Steve Daines办公室的表现不错。Daines评价她有着“非常强的个性”,“表现出了难以置信的工作品格”。国会的工作人员年轻,有闯劲,所以流转率非常高,几乎大家工作一、两年后都会跳槽。2017年11月,美国国土安全部出现了一个副新闻秘书的空缺。Katie打败了其他候选人,从国会跳槽到国土安全部工作。

Katie在2018年担任国土安全部副新闻秘书时,正逢特朗普总统的移民政策被民主党猛烈攻击。民主党称特朗普在实行“骨肉分离”政策,将矛头指向了国土安全部。而Katie Miller作为国土安全部的新闻官,捍卫了总统的移民政策,对民主党进行了反击。

在国土安全部工作时期的Katie Miller
又过了一年,时间来到了2019年2月,新上任的亚利桑那州参议员Martha McSally的新闻主管离职,急需一位接替者。(关于McSally可以跳转:【决战参议院】共和党女战斗机飞行员的艰辛连任之路)刚刚在国土安全部工作1年多的Katie Miller又一次跳槽,荣升参议员的新闻主管。

然而亚利桑那州逐渐变蓝,参议员McSally今年席位不保
在担任McSally的新闻主管时,Katie对亚利桑那州和墨西哥边境的非法移民进行了猛烈批评,无数次赞扬特朗普的移民政策,表现出了对共和党和特朗普本人的忠诚。(也正是因为这个操作,McSally在今年参议员选举中被民主党批得体无完肤,很有可能落败)
Katie至今还和McSally有着深厚的感情
2019年7月,刚刚工作5个月的Katie又得到了新的工作机会。当时副总统Pence的发言人Alyssa Farah离职去了国防部,在寻找接替者的时候,Katie的简历让副总统的幕僚长Mark Meadows眼前一亮。Katie 是一名年轻女性,无论是形象,背景,还是对共和党的忠诚度都非常出类拔萃。于是在副总统幕僚长Mark Meadows的拍板下,Katie Miller走马上任,27岁就成为了副总统的新闻发言人。

02
白宫遇见爱
Katie 进入白宫工作之后,不可避免地和特朗普的高级顾问Stephen Miller在工作上产生接触。两个人的关系越走越近,双双坠入爱河。
这位Stephen Miller着实不简单,刚刚35岁就已经是特朗普总统的高级顾问,负责操盘整个共和党的反移民政策。
作为共和党反移民政策的幕后推手,Stephen可能是民主党最恨的人,左媒无时无刻不在批评他,将他描述成一个“法西斯式”,具有反社会人格的保守主义者。事实上,1985年出生在加州的圣塔莫尼卡的Stephen,确实从小就表现出了非常强烈的保守主义倾向。

2002年,在911事件爆发后的一年,16岁的Stephen产生了强烈的战争情绪。他给一个报纸的主编写信说:“本拉登可能会在圣塔莫尼卡高中(他自己的高中)非常受欢迎,因为即使在911事件后这里的学生还非常反战。”

高中毕业后,Stephen被杜克大学录取,学习政治学,从此更加频繁地参与共和党的活动,并开始在保守主义的媒体Fox中担任嘉宾,强烈批评自由派的移民政策。
就像是Katie和很多官员的从政道路一样,2007年Stephen从杜克大学毕业后,在国会担任亚利桑那州众议员John Shadegg和明尼苏达州共和党众议员Michele Bachmann的新闻秘书。在Stephen为Bachmann工作期间,Bachmann在明尼苏达的选区发生了一件大事:一位非法移民的车和一辆校车相撞,导致了四个儿童死亡。

其实撞车本来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虽然这次事件的肇事者是一个非法移民,但他并不是故意的。按照全美非法移民的数量来说,这类事件应该并不少见。
但是Bachmann的宣传团队认为这是一次绝佳的机会。Stephen为Bachmann撰稿,让Bachmann在电视上公开表示:非法移民为我们带来的只有疾病,毒品和暴力。
Bachmann一战成名,成为了保守主义的明星议员。
2009年,Stephen跳槽到了参议院,开始为后来成为特朗普司法部长的阿拉巴马参议员塞申斯Jeff Sessions的工作,先后担任政策顾问和新闻主管。作为共和党重要参议员的新闻主管,Stephen负责撰写了共和党在参议院反移民的所有政治纲领。他极端保守的移民政策被民主党批评为“国家民粹主义”。

Stephen Miller作为宣传主管在参议员塞申斯背后
据国会的共和党议员助理们爆料,每天Stephen Miller都会大家发送无数封反移民的文章,试图给大家洗脑。一位共和党议员助理说:只要我一看到邮件是Stephen给我发的,我就把它删了。。。
在特朗普2016年竞选总统时,参议员塞申斯慧眼识珠,成为了共和党中最早支持特朗普的几人之一,并将自己的新闻主管Stephen推荐给了特朗普。
作为回报,塞申斯在2018年被特朗普指派成为了司法部长
Stephen于是成为了特朗普关于移民政策的资深顾问,随着特朗普入主白宫。
据白宫里的工作人员说,特朗普关于移民政策的演讲和新闻发布会的稿件几乎都由Stephen亲自撰写,包括了被民主党攻击的“非法移民零容忍”和“骨肉分离”政策。甚至连特朗普国情咨文中的部分内容,也是由Stephen撰写。
借助特朗普的竞选集会,Stephen向共和党选民们宣传自己的移民政策。
Stephen对特朗普巨大的影响力也引起了一部分共和党人的担心。前任白宫新闻发言人Sean Spincer说:Stephen Miller一直知道如何将他的想法传达给总统。一位国土安全部的资深官员说:“现在国土安全部没有一个人敢对Stephen Miller说不。”

Stephen离特朗普的距离,比女婿库什纳还要近
就连国会的共和党参议员们都对Stephen的保守和固执略有微词。共和党领导层、南卡参议员Lindsey Graham 说:“如果让Stephen Miller代表共和党和民主党协商移民问题,那我们基本上就什么协议都不可能达成。”
共和党大佬Lindsey Graham看不惯Stephen的极端政策
就这样,2019年夏天,34岁的Stephen——共和党“国家民粹主义”的背后策划人、特朗普反移民政策的操盘手,和27岁的Katie——共和党保守派新星,国土安全部反移民政策的捍卫者,相遇了。两个人无论从年龄、经历,还是地位、理念都惺惺相惜。两个“革命伴侣”终于走到了一起。真爱无疑了。

Katie2019年7月进入白宫,仅仅四个月之后,媒体就曝出Stephen和Katie订婚的消息。2020年2月,他们在华盛顿的“特朗普酒店”(Trump Hotel)正式举行婚礼。特朗普和共和党的很多高层都出席了他们的婚礼。
03
备受攻击
然而,两个为白宫工作的保守主义者走在一起,在获得巨大瞩目的同时,注定会面对枪林弹雨。
Stephen Miller的邮箱先受到了黑客攻击。随着他电子邮件的泄露,左翼媒体曝出他曾经向偏向共和党的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发送了一封邮件,里面包含了来自右翼媒体Breitbart News的带有种族歧视文章的链接。
左媒喜欢把Stephen Miller描述成一个极端的种族主义分子的形象
民主党黑人党团、亚裔党团和拉丁党团立刻发布联合声明,要求Stephen Miller辞职。
但是Stephen的能力和对特朗普毫无保留的忠诚,让白宫抗住了来自国会民主党的压力,Stephen Miller继续留任。
Stephen Miller上CNN的节目宣传特朗普有多么“天才”
而Katie Miller则被曝出,她在2012年就读于佛罗里达大学时,曾经在学生会选举之前,故意将包含了其他候选人信息的学生会报纸偷走,“品性恶略”,“干预民主选举”。
Katie Miller在佛罗里达大学学生会选举
当然这种“丑闻”只是小道消息,不会动摇Katie Miller现在的工作。但是可以预见,在这对夫妻未来的从政道路中,这样的抹黑攻击一定越来越多。
有人将他们两个PS成了3K党
04
白宫进入戒备状态
在Katie Miller感染之后,白宫表面上说疫情在控制之中,但是暗中加强了戒备。因为Katie是新闻发言人,几乎要在新闻发布会之前和每位工作人员打交道。所以白宫西翼已经要求所有员工继续每天检测,戴着口罩上班。

白宫怀疑Katie可能是在召开发布会时被记者传染的,因此加强了对来白宫参加会议的记者的检测。
而白宫的一些工作人员也被隔离。周五彭斯计划乘空军专机飞往爱荷华,在Kaite确诊之后,彭斯团队里和Katie打过交道的几个特勤都被要求下飞机不能和彭斯一起出行。在彭斯周日回到华盛顿之后,他本来应该参加特朗普和军方的见面,但也因为这件事没有参加。

除此之外,在病毒领导小组里工作,和Katie一直接触的几位高级别官员都已经宣布自我隔离两周,包括:传染病研究所主任Dr. Anthony Fauci,CDC主任Dr. Robert Redfield,美国食品安全局局长Dr. Stephen Hahn。
那么作为病毒领导小组的组长,Katie的直接领导,副总统彭斯应该是跟Katie接触最久的。然而关于彭斯是否应该隔离,白宫一度言语自相矛盾。
在最开始,白宫发言人Devin O’Malley说彭斯已经按照CDC专家的建议隔离了(quarantine)。但立刻,Devin O’Malley又辟谣说彭斯没有隔离(quarantine),而是主动和其他人保持距离(self-isolating )。而彭斯会不会返回白宫也是一个谜。Devin O’Malley一开始说彭斯周一将会在家工作,但后来又说彭斯周一会回到白宫工作。

白宫发言人这样一会一变的口径,到底隔离还是保持距离,在哪工作?这有什么说不清的吗?

其实白宫想利用这件事,成为白宫领导全国人民抗疫情的模版。随着5月份全美很多州开始复工,各州也肯定会出现办公室里一个人确诊了,其他人要不要隔离的情况。因此,彭斯要不要隔离,除了保证他和特朗普的安全,其实是更大范围内给民众起到示范作用

最终我们看到,彭斯周一确实回到了白宫工作,但是他宣布自己将和特朗普保持距离。这件事说明,白宫重启经济的决心非常大,即使是总统的安全也要放在美国经济振兴之后了。(原创 小透明萝贝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