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氏三姐妹的爹媽,才是中國最牛父母|民國傳奇家庭的教育典範(美國美中報道)

突如其來的疫情是一場大考:從宏觀來看,它檢驗了政府部門、醫療系統、各行各業的反應速度、社會凝聚力;從微觀來看,它使我們反思自己的生活方式、家庭關係,乃至對子女的教育方式。瘟疫來襲,學校停課,孩子有大把時間在家;家長面對熊孩子焦頭爛額,不少家庭上演了一幕幕雞飛狗跳的情景喜劇,尤其是在輔導家庭作業的時候。
很多家長習慣把教育孩子的重任全部丟給學校,家庭教育因此淪落為學校教育的補充與延伸。其實,學校能教給孩子的基本上只有知識,而孩子的為人處世、健全的人格,需要在父母的言傳身教中慢慢培養。個人成就的大小,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後者。孩子成長過程中所需要的安全感、自主感、成就感和好奇心等心理營養,多數也是從父母那裏汲取的。


早在一個多世紀前,一對不平凡的父母在家庭教育方面就展現出了超前的智慧。宋耀如與倪珪貞(又作「倪桂珍」)這兩個名字對於多數人來說,或許有些陌生。但是,他們的三個女兒卻是家喻戶曉的人物:宋靄齡,孔祥熙夫人,富甲天下;宋慶齡,婚配孫中山,為中國民主革命奮鬥終生;宋美齡,民國第一夫人。
宋氏三姐妹被譽為上個世紀中國最傑出的女性。然而,她們取得如此的地位和聲望,不是因為攀附丈夫的權勢,而是依靠自身的學識與人格魅力。本文特別探究了宋耀如、倪珪貞夫婦在家庭教育方面的獨到之處,供各位家長與未來的家長參考效仿。


民國最強的家庭教育典範
父親的格局,母親的智慧
才能造就一個家庭的傳奇
傳奇經歷 奠定基礎
宋耀如出生於海南文昌,原名韓校準。年幼的韓校準因家境貧困,不得不隨兄長去投靠在南洋謀生的親戚。在那裏,他遇到了嬸母韓宋氏的兄弟。這位事業小有成就的宋先生人到中年卻無子嗣,此番從美國繞道南洋回國探親,希望收養一名同宗之子。能說會道的韓校準簡直是不二人選。

年轻时的宋耀如

1878年,韓校準被這位宋先生正式收養,成為了宋耀如。這位懵懂的少年經歷曠日持久、異常兇險的海上旅程,到達美國波士頓,不過是希望有口飯吃,此外並無更多要求。然而,他偏偏遇見了那位給他傳授民主自由精神的英語教師,遇見了兩名說服他離家出走去深入瞭解先進西方文化的留美幼童,還有那些坦然面對險惡環境的基督徒。
如果說,航海遇險時,那些基督徒鎮定真切的祈禱,在他的心中無形播下了基督信仰的種子,那麼波士頓教堂唱詩班天籟般的歌聲,便如同潤物無聲的春雨,讓這粒種子悄悄地抽出了嫩芽。
同時,美國社會經濟高度發達、在美華人待遇低下,讓宋耀如對國人產生極大的悲憫之情。於是,他下定決心爭取接受美國教育的機會,為拯救中國盡一己之責。

少女时期的宋庆龄与母亲倪珪贞

1881年,在富商朱利安 ·卡爾的資助下,宋耀如終於如願進入美國著名的神學院聖三一學院(現杜克大學)學習,一年之後又進入範德比爾特神學院( Vanderbilt Divinity School )繼續深造。1885年,北卡羅來納州監理會任命宋耀如為見習牧師,並立即派赴上海傳教。
傳教事業起步異常艱難。為了籌措經費,宋耀如一面傳教,一面投身實業。作為一名傳教士,他不僅關心拯救靈魂,也關心同胞的民生。他用經商得來的錢建立了教堂與福利機構。基督信仰在他的人生中,包括在後來的家庭教育中,一直起著指導性作用。
宋耀如在美國生活多年,西方的思維方式與生活方式在他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然而,他並未完全西化,骨子裏有著濃濃的愛國情懷。他與孫中山一見如故,成為民主革命的堅定擁護者,為革命事業殫精竭慮,傾盡家產,前後追隨孫中山長達20年。
名門之後 模範賢妻
倪珪貞的母親倪徐氏,是我國最早歸信基督教的明朝大學士徐光啟的後人。倪珪貞從小跟著家庭教師學習國學,8歲進入布裏奇曼女子學校學習英語和《聖經》課程,14歲直升上海裨文女中。她不僅成績優良,而且彈得一手好鋼琴。
倪珪貞從小就有自己的主見。當時女子裹腳的風氣依然盛行,家人按照慣例給她裹腳時,遭到她的強烈反抗。一雙天足讓她過了及笄之年仍然待字閨中,成為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
相比同時代的女性,倪珪貞接受過更多的教育,在選擇終身伴侶這件事上自然也保持獨立思考。她勇敢地拒絕了父母為她包辦的婚姻,決心尋找真正的愛情與幸福。年輕時的宋耀如只是一名不起眼的傳教士,然而共同的信仰和話題卻讓二人一見傾心,結為秦晉之好。
出生於基督教世家的倪珪貞,兼具基督徒的品格與中國傳統婦女的美德。在世俗眼光中,倪珪貞下嫁貧寒的傳教士已屬難得。她甚至還不顧滬上望族大家閨秀的身份,在社會上拋頭露面,全力支持丈夫的傳教工作。
婚後的倪珪貞第一次體會到貧寒的滋味。由於當時宋耀如微薄的工資不足以養家,他們沒有固定的居所,日常生活捉襟見肘,倪珪貞甚至要為購買一條圍巾考慮再三。然而,她以高貴的品格贏得了人們的敬佩,甚至有人稱讚她為「世界上最好的女人」。

宋家全家福

持家有道 悉心打造
宋耀如、倪珪貞夫婦經商辦實業的最初目的是支持傳教事業,然而不經意間他們竟然成為了上海灘聞名遐邇的實業家。隨著個人財富不斷積累,宋耀如夫婦計畫購置住宅,結束居無定所的日子。
在上海這座繁華的都市中,他們沒有選擇臨近商業街或電影院的住所,方便購物享樂。夫婦二人反而在上海郊區虹口買了一塊地皮建造房子。
他們的房子坐落在一片田地裏,一條小河從門前流過。他們之所以選擇這樣的環境,是希望孩子遠離繁華都市紙醉金迷的誘惑,與大自然親密接觸。房間的設計也一改中國舊式民居風格,追求寬敞明亮;中西合璧的家居擺設實用便捷。
宋耀如還專門在屋後辟出一塊空地作為菜園,以便一家人在閒暇之餘體驗農耕的樂趣。
男女平等 才德並重

大女兒宋靄齡出生時,倪珪貞曾一度擔心丈夫會為此感到不快。畢竟在當時,生育的性別選擇困擾著無數中國家庭。然而,宋耀如並不是固守傳統的人。他安撫妻子說,女兒一樣可以做大事,他們的女兒要像美國的女孩一樣,接受教育,成為棟樑之材,改變這個不合理的社會,為國家振興做貢獻。
在傳統觀念中,女性的成就、子嗣後代與原生家庭無關。遵從傳統觀念的家庭對於男性和女性的子嗣有著不同的期望值,因此不會同等分配資源。女孩在家庭資源分配中一直處於弱勢,加上父母出於對兒子的偏好薄待女孩,二者必然會造成女孩成年後社會地位的喪失。
宋耀如超越時代的男女平等觀,無疑為宋氏三姐妹的成功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十多年後,宋耀如先後將三個女兒送到美國衛斯理安學院( Wesleyan College )學習。100多年前,甚至西方女性也鮮少接受高等教育,宋氏三姐妹的經歷在中國女性中更屬鳳毛麟角。
宋氏三姐妹出身富庶的家庭,卻沒有沾染紈絝子弟的習氣,無疑應該歸功於雙親的德育。宋氏夫婦遵照聖經《箴言》中才德兼備的要求來養育三個女兒,他們自身也嚴格遵守基督信仰的道德規範,遠離酗酒、賭博等不良行為習慣,成為子女終身的榜樣。
宋家的日常生活,由母親倪珪貞主持,她立下的規矩與適度的嚴厲使孩子們受益終身。三姐妹一生以母親為榜樣,潔身自愛。宋慶齡更是繼承了母親儒雅的氣質。

宋氏三姐妹

父親在伴 教從天性
喪偶式育兒一直是處於風口浪尖上的話題。即使是在性別觀念相對發達的地區,父親在家庭教育方面的貢獻還是遠遠比不上母親。這種現象不僅對女性不公平,而且會給孩子的成長帶來消極影響。
研究表明,來自父親參與程度高的家庭的孩子各方面的發展,都要超過父親參與程度低的家庭中的孩子。當一位父親在家庭教育方面成為母親的好隊友時,他們就在孩子的心裏種下了一顆性別平等的種子,未來也會有更廣闊的人生道路。
宋耀如對每一項事業都盡忠盡責,也從未忘記自己的重要身份——父親。他不僅僅把家庭教育視為家庭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更是把它當成一項偉大的事業來對待。無論多麼繁忙,他一定會抽出時間陪伴孩子們,對她們進行潛移默化的教育。


他給孩子們唱歌、講故事,和她們一起閱讀、過家家,也帶領孩子到野外徒步旅行。他在週末舉辦家庭晚會,在耶誕節與孩子們一起裝扮聖誕樹,家庭生活充滿了儀式感。
宋氏夫婦沒有刻意地讓孩子們按著自己的意志發展,而是採取一種「潤物細無聲」的方式,對他們進行正面引導。他們摒棄模式化教育和傳統觀念,主張對孩子進行順應天性的個性化教育,給孩子創造自由發展的空間。
宋氏三姐妹沒有被培養成為「行莫動裙,笑不露齒」的舊式淑女,因為宋氏夫婦認為這種傳統的教育目標壓抑了孩子的天性,使女性變得懦弱、膽怯。在自由開放的家庭氛圍中,宋氏三姐妹出落成自信大方的新式女性。
她們三人在氣質上有許多共同之處:彬彬有禮,舉止得體,氣度非凡;在性格上卻迥然不同:宋靄齡坦蕩率真,宋慶齡堅韌內斂,宋美齡好強活躍。

宋庆龄

愛從其道 百煉成鋼
宋氏三姐妹雖然出生於富庶的家庭,父母為她們精心打造居家環境,為她們的教育頗費心思,但是她們絕不是嬌生慣養的孩子。宋氏夫婦認為溺愛孩子是一種愚蠢的做法。當三個女孩蹣跚學步跌倒在地時,父母並不會急著把她們抱起來安撫,而是鼓勵她們自己爬起來。
宋耀如經常帶著孩子去野外徒步旅行,藉此鍛煉她們的耐力與意志。他們也及早培養三個女兒獨立生活的能力。宋靄齡年僅5歲時,就成為了上海一所教會學校的寄宿生。在父母的支持與鼓勵下,年幼的她克服以超乎尋常的意志力,克服了求學生涯中的種種困難。
後來,她的兩個妹妹也進入同一所寄宿學校,在這裏學習新式的思想與知識,培養獨立生活的能力。
宋氏夫婦並沒有將三個女兒禁錮在自己身邊,而是選擇讓她們到更廣闊的天地中去接受磨煉。宋靄齡15歲就赴美國留學,成為中國第一個留美女學生。三年之後,15歲的宋慶齡和年僅10歲的宋美齡也進入同一所女子學院求學。宋美齡更是創下了當時中國年齡最小的留美女學生的紀錄。
父母在早年間刻意培養她們的意志、耐力與自立,也使得她們能更快適應異國環境,克服生活、學業上的困難。


手不釋卷 全面發展
宋氏夫婦非常認同教會學校重視閱讀的教育方法。閱讀可以啟迪一個人的心智,讓人與不同的人物進行交流對話,從而形成獨立思考的能力。
他們在教育孩子的過程中,培養孩子熱愛讀書的習慣,中外典籍和科學讀物都成為三姐妹的涉獵對象。除了中文讀本以外,宋氏夫婦還為三個女兒從美國訂購了大量兒童讀物,引導她們養成良好的閱讀習慣。
新澤西州薩米特鎮圖書館館長多年之後然仍記得宋慶齡和宋美齡如饑似渴讀書的情形。宋慶齡喜歡傳記歷史類的題材,遠超過同齡女孩閱讀的品味;而宋美齡年僅10歲,卻已經讀過了狄更斯等著名作家的作品。
宋氏夫婦也注重孩子各方面能力的發展,尋找機會鍛煉她們的講演能力、觀察能力和社會交往能力。宋氏夫婦這方面的教育成果後來在宋美齡身上得到了最充分的體現。為了在最大程度上爭取美國朝野對中國人民抗戰的同情與支持,宋美齡利用自己在留學期間積累的人脈,發動外交攻勢。

1943年,宋美龄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讲

1943年,宋美齡在美國國會一次聯席會議上發表的演說震撼了華盛頓,為國民黨的抗日事業贏得了數十億美元的援助。
中學為體 西學為用
宋家人一直走在東西融合的前沿,從家居擺設到生活習慣,無不流露濃重的西方色彩。宋氏夫婦卻一直以拯救積貧積弱的中國為家庭教育目標。宋氏三姐妹先後在上海的教會學校和美國接受教育。
宋耀如卻從不鼓勵她們留在國外,在宋慶齡和宋美齡出發去美國前,特意叮囑她們:留學美國的目的不是看西洋景,而是要成為不平凡的人。在美國留學期間,宋耀如通過給她們定期寫信、寄剪報的方式,讓她們及時瞭解國內時事以及中國革命的發展。

1943年,蒋介石、宋美龄夫妇、罗斯福和丘吉尔

宋耀如深沉的家國情懷對三個女兒產生了深刻的影響。抗日戰爭時期,宋氏三姐妹攜手參加抗日救亡運動,在南京成立「婦慰會」,組織婦女抗敵後援團。在國家和民族大義面前,宋氏三姐妹摒棄政治分歧,攜手為抗日奔走,極大鼓舞了中國軍民抗戰士氣。


如今無數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家長們為了讓子女進入名校費盡心思與財力,或者為了使子女贏在起跑線上,帶著他們輾轉於不同輔導班之間,精疲力竭,結果卻不盡如人意。
然而,他們面對孩子成長過程中的諸多實際問題,卻又束手無策,要麼溺愛遷就,要麼暴力相向。還有很多家長更多地追求眼前的利益,沒有更遠大的遠見,導致孩子們在未來的人生之路少了很重要的格局。
今日探究宋耀如和倪珪貞的教育理念與實踐,確實有著巨大的借鑒意義。願中國能興起更多新時代的偉大家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