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要对TikTok下狠手,张一鸣早已料到有今天?(美國美中報道)

美国人引以为豪的,就是美国梦:白手起家,用智慧与努力不断前进,最终走向成功。如今这样的经典故事,却一次次的发生在中国人身上。2014年,马云来到纽约证交所上市时,享受到的是最高礼遇。2016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马云应该是第一个登门恭贺特朗普的中国人。他当即承诺为美国创造100万个就业岗位,让特朗普笑得合不拢嘴。

2017年1月9日,马云在特朗普大厦

2012年,万达的董事长王健林豪掷26亿美元,收购美国连锁院线AMC以及影视制作公司传奇娱乐(Legendary Entertainment),而由万达影业旗下AMC公司所发行的《聚焦(Spotlight)》在2016年拿下了奥斯卡。(小王最爱的电影之一,五星级推荐)

然而,这却成为了中国商业领袖们在美国最后的高光时刻,随着中美关系从蜜月逐渐转向冲突,特朗普眼中,中国从一个合作伙伴变成了战略竞争者,对美国的全球主导地位以及国内的安全构成了重大的威胁。

大国博弈夹缝中的TikTok

《时代周刊》资深记者舒曼(Michael schuman)在《大西洋》网站上撰文指出,张一鸣所面临的境况,成为了美国压制中国的一张缩影。

张一鸣是目前中国互联网独角兽字节跳动公司的创始人,他拥有着一个移动互联网的APP商业帝国,从信息流内容推荐,短视频到搜索引擎。而这个帝国的独特之处是,完全靠技术创新,不是通过抄袭,也不是低成本劳动力堆积而成。

舒曼在文章中说,在过去的50年以来,美国的对华政策是希望看到中国能够出现更多像张一鸣这样的人,可以通过自己的智慧白手起家,借助资本主义的工具,打造一个商业帝国,通过自己的创造力来改变世界。

从某种意义来讲张一鸣已经是美国政策成功的案例。TikTok也许是来自中国,但是这款APP却被美国的年轻一代所追捧。当Facebook上全都是各家晒娃照,Twitter上都是各种政治互喷,而Instagram在炫耀一切时,TikTok却有着简单到令人觉得很傻的快乐:在客厅中的舞蹈,嘴型模仿的卡拉okay,可爱动物的搞笑片刻以及一切你生活中的快乐瞬间。


英雄不问出处,这是美国人所最为自豪的地方。只要是白手起家的成功企业家,他们的才华与智慧通常会成为媒体所追捧的对象,比如“早年”的小札,比如从南非移民到美国的马斯克等等。

按理说,张一鸣也应该是从华盛顿到华尔街的一个传奇人物,成为中美合作的成功典范。而且随着大选的即将来临,特朗普与拜登都需要TikTok来帮他们争取到更多的80后,90后,甚至00后选票。

如果早几年,这一切好事都应该顺理成章。但是现在的局势,让这场“英雄梦”化为泡影。如今,很多美国人,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人,都将中国视为了战略上的敌人。

美国人对华负面看法与日俱增

特朗普不断的在推特和新闻发布会上抨击中国,并且嘲笑过去的耐心政策只不过是自由左派天真的幻想,认为这样做的结果无非就是将财富和权力交给他人。

但是TikTok错在哪里了呢?本来一款流行舞蹈,青少年恶搞和各种创新的视频软件,成为了中国的威胁论的工具。在特朗普政府看来,这是中国的尖端科技已经深入美国,会窃取用户信息并监视用户行为。

来自密苏里州的共和党参议员约什·霍利(Josh Hawley)说:“TikTok的美国用户需要担心,因为它是人们电话中的特洛伊木马,会监视你的手机。”

美国人害怕的根源

乍眼一看,监控软件的说法听起来非常疯狂。一款年轻人对着嘻哈歌曲舞蹈的视频软件,如何成为一个如此骇人的监控设备?在华盛顿看来,TikTok被认为给美国构成国家安全风险,而且在近期,这样的态度也越来越强化。TikTok已经成为了新挑战的象征,这一项挑战是来自技术驱动而崛起的中国,向美国在技术领域统治地位发起的挑战。

TikTok的崛起令美国人很紧张。放眼如今的互联网,几乎是由美国所经营的公司所把持,像Google,Amazon以及Facebook等科技公司统治着全球的互联网,而TikTok则是第一家真正突破美国与全球的互联网垄断的公司,而这也是中国其他同胞公司,阿里巴巴,百度与腾讯所未达到的。

根据Sensor Tower的数据,仅在美国TikTok下载了高达1.65亿次。享受着爆发式成长的TikTok,突然之间发现自己成为了中国崛起和渗透到美国的象征,而且还处于中美新一轮冲突加剧的前线。

尽管张一鸣坚称,TikTok从来没有把美国人的信息移交中国当局,并且永远也不会。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会将数据提供给中国政府,张一鸣本人也非党员。但是在地缘政治的对决下,张一鸣本人的承诺对美国政府来说无关轻重。

80后张一鸣

素来低调的张一鸣很少接受媒体采访,但舒曼(Michael schuman)采访过张一鸣两次,他是这么回忆的:当时我称他为张先生,他笑着说,在字节跳动里面,没有人叫他张先生/张总,都是称他为一鸣。

张一鸣身上带着的这种随意已经成为了他的标签,在他身上你很难看到那种商业帝国领袖的排场。当谈到今日头条的爆发时,张一鸣更是显得很随意:“其实他们并不需要我多做什么。”

从张一鸣的自述中,他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出生于福建省龙岩市一个小镇,他的父亲是当地科学协会的图书馆馆员,母亲则是一位护士。在父母的鼓励之下,童年的张一鸣花了大量的时间去阅读,无论是小说还是音乐杂志。

中学时期的张一鸣有了人生中的第一台电脑,当时这台电脑主要是张一鸣父亲用来炒股。但是这台电脑很快就成为张一鸣用编写基本代码的工具。

张一鸣2005年毕业于南开大学软件工程专业,曾参与创建酷讯、九九房等多家互联网公司,历任酷讯技术委员会主席、九九房创始人兼CEO。2012年,创办字节跳动,后面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了。

张一鸣说:“我希望我们的产品是一扇窗户,通过这个窗户能看到更大的世界。我们希望自己的平台就如同窗户一样,让所有人看到更大更广阔的世界。”

张一鸣的策略

中美之家的大国博弈可能让TikTok沦为牺牲品,张一鸣难道不知道?他当然比谁都更担心。在成立TikTok之初,他就是TikTok打造为一个海外平台,从未在中国运营过。虽然抖音和TikTok软件的使用几乎一模一样,但是二者完全没有交集。抖音的英文名是douyin, 与TikTok是不同的产品。而TikTok与中国始终保持距离绝非偶然,目的就是为了减轻华盛顿对于“中国公司”根深蒂固的偏见与担忧。

TikTok的美国管理团队并不在中国,而是在美国设立了多个办公室。TikTok的美国总经理Vanessa Pappas透露,TikTok管理团队几乎享有完全的自主权,虽然她会与字节跳动就公司的整体战略和理念进行沟通,但是日常决策都是她独立决定的。2019年加入TikTok至今,她只去过中国一次。

TikTok CEO Kevin Mayer

为了增强美国的信心,张一鸣还招兵买马。《纽约时报》7月报道说,TikTok还花重金请了华盛顿的“游说大军”,试图改变美国政府的决定。TikTok一年前在华盛顿几乎没有游说活动,而现在有至少35名游说者组成的团队,其中包括一名与特朗普有密切联系的人士。在过去的三个月里,代表TikTok的说客与国会工作人员和议员举行了至少50次会议,其中包括商业、司法和情报等高层委员会的成员。TikTok还成立了由专家和学者组成的顾问委员会,指导TikTok在内容方面的决策。

今年5月,前迪士尼高管Kevin Mayer加盟TikTok。但是这些美国面孔并没有能化解华盛顿的担忧。白宫贸易政策顾问纳瓦罗2号形容Kevin Mayer是傀儡,敦促美国人民不要被这些表面功夫给忽悠了。

别无选择的TikTok

当然被夹在中美这场冲突中的企业家不只张一鸣。就算当年在美国顺风顺水的马云,在2018年也遭到了美国的打压。当时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拒绝允许马云的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收购位于达拉斯的支付服务MoneyGram, 最后蚂蚁没有选择在美国上市。(华为是怎么被打压的请戳👉历史文章《华为因最意想不到的理由再被美国制裁!》)

2019年,CFIUS当然没有放过TikTok, 开始对字节跳动以10亿美元收购美国社交媒体应用程序Musical.ly (TikTok前身)进行审查,理由是担心中国公司可能对敏感内容进行审查,并对存贮用户个人数据的方式提出质疑。

美国对抖音的打压是全方位的,来自美国国会两党也罕见的统一战线。有什么事情能够像TikTok一样,让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和保守派的参议员卡顿(Tom Cotton)心甘情愿的一起合作,要求美国政府调查TikTok?

密苏里州的共和党参议员约什·霍利3月提出一项草案,要禁止美国政府雇员使用TikTok。同时他还明确禁止TikTok向中国发送数据,试图在中美之间架起一道防火墙。而美国五角大楼早前也明文规定,美军不得在政府移动设备上使用TikTok。

美国企业家研究所的网络安全专家巴尔菲尔德说,TikTok的命运已经超越了TikTok本身。事实上,无论TikTok的服务器放在哪里,无论它承诺雇佣多少美国人,张一鸣一人之力,无法重建中美之间的信任,这才是他所面临的真正问题。(原创:王冰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