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三选一?难产的拜登副手选择,谁将突围而出(美國美中報道)

关于拜登的副手人选,从他超级星期二逆转翻盘桑德斯时人们就开始猜测,之前我们也提过一份7人大名单(传送门:桑德斯退选,拜登的副总统搭档最全预测

部分拜登考虑过的搭档人选

副总统搭档人选的公布标志着竞选团队架构最终组建完成,可以马力全开投入到大选准备中。越早公布搭档,副手可发挥作用的时间就越长,就有越多时间去整合党内派系。

但现在五个多月都过去了,拜登依然迟迟没有公布搭档人选。本来说8月1日公布,后来又说8月第一周,一再跳票,直到现在都没有官宣,可见这次选择是有多么艰难,民主党内部分歧是有多大。

01 今天的拜登副手,明天的美国总统
拜登情况比较特殊,大选后即将78岁,体力精力都已经疲态尽显,当选后副手将承担比之前副总统大得多的任务,也会拥有更大的权力。

而且万一万一拜登在任内出了点什么状况,接管国家的就是副总统了。所以这次拜登的副总统搭档这可谓是历史上罕见的公开明面的权力极大的副总统(就像给小布什当副总统的切尼一样)。

拜登确实有点“老态龙钟,力不从心”

另外,民主党内普遍认为,拜登基本上最多就能干满一届四年,他也是比较罕见的在任总统不谋求第二任期连任的。那么四年后民主党派谁去选总统呢?显然前面的副总统优势就非常大,极有可能利用执政优势接任总统。

因此今天的拜登副手,极大概率就是明天的美国总统

02 最后的三选一?

很多美国媒体把宝押在了最后三个黑人女性身上——贺锦丽、苏珊·赖斯和凯伦·巴斯

贺锦丽(Kamala Harris)

BBC给每位候选人都打了分

贺锦丽应该是三人中知名度最高的,55岁的年龄和司法口的履历都非常有优势,是最稳妥的选项

口才很好可以弥补拜登辩论能力的劣势,可以充当打手和川普对轰。(这一点拜登自己深有体会,去年民主党初选辩论就被贺锦丽打得体无完肤。传送门:【直击2020大选】民主党二次辩论,集体猛攻拜登黑历史

昨日的狂怼

后来贺锦丽发现自己很难从初选中突围,很快就退选了。(传送门:【展望2020大选】民主党迎来退选潮——贝托已退,下一个贺锦丽?

富有野心的贺锦丽没有放弃总统梦,她发现当拜登副手是攀爬权力巅峰的捷径,从而频频示好拜登。

今日“含情脉脉”

作为唯一的黑人女性参议员,贺锦丽具有非凡的优势,她也很有自信自己处于杆位位置。

苏珊·赖斯(Susan Rice)

赖斯和贺锦丽都是55岁,但在白宫的经历却无人能比。

赖斯的最大优势无疑是在外交关系上。克林顿政府时期任职于国家安全委员会,担任主管非洲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奥巴马时期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之后进入白宫成为国安顾问,当时的办公室隔壁就是副总统拜登,两人可谓老相识,两人私人关系非常好。

另外在拜登参选之初,赖斯就加入了他的团队,几乎草拟了他的整套外交策略。赖斯对于拜登来说会是一个非常忠诚听话的人选。

凯伦·巴斯(Karen Bass)

66岁的巴斯目前是加州联邦众议员,在最后时刻以黑马姿态闯入了终极候选人名单。巴斯 2008年成为加州州议会议长,2011年起成为联邦众议员,代表洛杉矶一个选区。

巴斯的最大优势就是她目前是众议院黑人党团的主席,也是民主党应对弗洛伊德事件而提出的改革法案的主要起草人。选择Bass就等于拿下了国会所有黑人民主党众议员的选票,为总统执政提供了坚实后盾。

弗洛伊德法案的提出者

今年大选最重要的议题还是疫情引发的医保讨论和弗洛伊德引发的种族问题。在这两点上巴斯都有不错的立场。

巴斯经历过与这次弗洛伊德事件类似的90年代洛杉矶黑人暴乱事件,当时就是一位民权活动家。

另外一个比较吃香的经历是巴斯从政前是一位急诊室医师。在时下美国疫情大流行期间,美国民众对医护人员的好感度明显提升。

03 每个人短板也很明显

贺锦丽(Kamala Harris)

忠诚度是贺锦丽最大问题,没有人会相信她会安于副总统位置而不谋求大位的。

这导致贺锦丽形象并不算好,总给人一种咄咄逼人的野心家形象。在中间选民中人缘不好,民主党极左派更是讨厌她到极点,把她当加州总检察长时期推行的对黑人不友好和不那么激进的法律都扒出来痛批。

贺锦丽初选时的团队组织也非常混乱,经常出现戏剧性的内讧泄密等状况。这一点对于老派求稳讲求竞选秩序的拜登来说也是不好接受的

而且贺锦丽出身于加州,对于其他关键摇摆州没啥影响力,无法增加民主党选举人票。

苏珊·赖斯(Susan Rice)

赖斯虽然从政经历丰富,但令人惊讶的是她的职位都是直接被任命的,自己从来没有作为候选人参与过任何民主选举。从来没有经历过选战磨炼和选民检验的赖斯始终让民主党有点担心。

此外赖斯和拜登的长处重叠,无法形成互补。拜登自己在外交关系上经验就足够丰富了,并不需要赖斯来补强。而除了外交关系,赖斯既没有和国会有深厚联系,也似乎没办法撬动极左派或者中间选民选票的能力。

而且赖斯黑料也不少,最致命的是2012年的班加西事件一定会被共和党穷追猛打。班加西事件使得当年赖斯失去了国务卿提名,而今年也可能让她付出副总统提名的代价。

但哪怕最后赖斯没有获得副总统提名,一份内阁官职是逃不掉了,而且很有可能就是重要的国务卿位子。

凯伦·巴斯(Karen Bass)

巴斯的短板就是知名度太差,出了洛杉矶就没几个人认识她。

66岁年龄也偏大,对于民主党年轻选民也没什么吸引力。而且巴斯一路升迁几乎都是靠着肤色,缺乏全国性的选战经验,个人能力如何也没有真正被公开检验过。

另外巴斯的麻烦在于她曾经公开哀悼前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去世,并称“卡斯特罗同志的去世是一个巨大的损失”,这对于很多佛罗里达古巴裔美国人来说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将极有可能影响民主党在佛罗里达的得票。

得佛罗里达者得天下,民主党是否敢于冒着丢佛州的风险选择巴斯呢?

为了副总统提名,巴斯被迫收回有关卡斯特罗同志的言论

04 3+X?

拜登有一种被非裔胁迫之感。副手人选被限制得太死了,以至于有资格的人选未必是最佳人选

如果不是硬卡肤色问题,哪怕只选女性,也是有很多不错人选的。

比如沃伦有能力整合民主党极左派势力,并且思辨能力极强,可以完全弥补拜登的笨嘴拙舌。同时沃伦是民主党总统初选中,唯一一位有明确完整可操作性政治纲领的候选人。哪怕是拜登,到今天也提不出同等完成度的纲领。

比如48岁的民主党重点培养的密西根州长Whitmer,于疫情期间和川普互怼赢得了全国知名度。

本次大选最关键的战场就是五大湖铁锈带的摇摆州,Whitmer在密西根深耕近20年,可以凭借在当地的人脉和名气,至少可以帮助拜登锁定民主党2016年输掉的密西根,稳住明尼苏达,并大概率夺回威斯康辛

当然有野心的Whitmer也没有放弃,在最后时刻还在争取,直接跑到拜登家里拜会拜登。回到密西根后立马大幅推行亲非裔政策,宣布种族主义是公共卫生危机,要求所有州政府雇员都要参加反歧视培训,同时任用了一大批非裔领袖作为咨询顾问。

05 白宫-国会连线

拜登自己本来倾向于选一位参议员,因为他太了解国会对于白宫的重要性了。如果他的副手出身国会,在国会拥有强大资源,就可以帮助自己搞定国会,为白宫政策推行扫清障碍。

多少总统受制于国会而无法施展拳脚,这两年川普丢了众议院后行政效率明显巨幅下降,并且总是陷入与国会的肉搏战中,牵制了大量精力。

而拜登也亲身经历了奥巴马最后任期参众两院都丢了,成为跛脚鸭总统,颜面尽失,一事无成。

而黑人女性参议员可选的只有贺锦丽一人,之前拜登说要8月1日公布人选,贺锦丽就认为自己赢定了

但是拜登团队很多人都强烈反对贺锦丽,这使得拜登举棋不定,难以抉择。

推迟宣布使得贺锦丽非常紧张,这几天频繁给各种人打电话,她知道她突围的可能性随着公布日期推迟而正在变小。

如果拜登阵营真的觉得像民调显示的那样今年可以躺着赢,栓条狗都能碾压川普,那么无论选谁当副手都无所谓了。而现在副手人选如此难产,也是侧面反映出今年大选不一定是一边倒,民主党内部也是派系林立各怀鬼胎,这都为今年大选增添了一些悬念。

但无论如何,拜登都必须在8月17日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之前必须定下竞选搭档。在最后的几天,拜登会和几位候选人一一见面,最终确定人选。不出意外就将在前面我们提到的五个人中产生,我们拭目以待。

(原创 Arch松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