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再发行政令宽限TikTok 90天?别天真了,其实他亮出了“杀手锏”!(美國美中報道)

特朗普在美东时间14号晚7:45,发布了针对TikTok的第二项行政命令。与之前相比,这次的行政命令内容更“狠”,在原本45天完成交易的前提下,再给45天,要求在11月12日前完成出售交易的所有交割,这就像是给TikTok戴上“紧箍咒”,因为业内人士原本估计这项交割需要至少一年的时间。在特朗普政府的疯狂施压之下,TikTok进退两难。

第二项行政命令

这项行政标题是《针对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Musical.ly是TikTok的前身,2017年被字节跳动收购。行政命令指出,“有可靠的证据显示,字节跳动通过收购音乐社交应用musical.ly,最终融合成一个社交媒体应用TikTok,可能会采取有损美国国家安全的行动”。根据美国《1950年国防生产法》修正案。如果有可靠证据表明外国投资将损害美国国家安全,总统可以阻止交易。

这项行政命令最狠的地方就是根据“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建议,强制字节跳动,其子公司,关联公司和中国股东剥离以下方面的所有权益和权利:

(i)委员会确定的用于支持ByteDance在美国运营TikTok应用程序的任何有形或无形资产或财产

(ii)从美国的TikTok应用程序或Musical.ly应用程序用户获得或衍生的任何数据。资产剥离后,字节跳动应立即向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书面证明,完全和永久地执行行政命令中所要求的行动所需的所有步骤均已完成。

另外,资产剥离后,字节跳动应立即以书面形式向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证明其已销毁。

总结起来,第二项行政命令带来更多的限制,包括要求字节跳动90天内必须完成TikTok美国业务出售交易的交割。除了撤资,特朗普还要求字节跳动在90天内销毁所有美国用户数据。在完成出售TikTok和其它美国资产后,字节跳动需要以书面形式通知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

新的行政命令主要针对TikTok,旧的行政令则更为广泛,包含了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新的行政令强迫字节跳动在限期内剥离TikTok美国业务,旧的行政令则意在遏制字节跳动全球业务的发展。这两封行政令不会相互覆盖,而是相互独立、并列执行。

特朗普的“杀手锏”

这次特朗普“请”出来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是一个掌握着海外企业在美业务生杀大权的机构。美国律师David Hanke1形容CFIUS对于海外企业来说是一个犹如死神一般的名字。如果一旦被CFIUS认定外国公司可能从事监控或者盗取美国敏感技术,那么这笔交易就被判死刑。

1974年,美国国会通过《1974年外国投资研究法案》, CFIUS正式成立。1988年,美国国会通过《1950年国防生产法,埃克森-佛罗里奥修正案》(Exon-Florio Amendment to the Defense Production Act of 1950),规定总统及其授权人可以对外国投资进行审查,以判断该项投资是否对美国国家安全产生影响,如果有可靠证据表明外国控制将损害美国国家安全,而其它法律又不能采取措施减轻这种影响,总统可以决定阻止该交易,且此决定为终局性质,不受司法审查的约束。

但当时,CFIUS对外国投资的审查仍是建立在交易当事人自愿申报的基础上,而不得依职权主动对外国投资进行审查。直到1988年,里根总统发布了12661号行政命令,赋予CFIUS主动对外国投资进行调查的权力和向总统汇报的义务。于是CFIUS由一个只负责收集和分析外国投资信息和研究的办事机构,转变成一个有权审查外国投资和辅助决策的机构。

CFIUS由9大美国联邦部门构成,包括国务院和五角大楼

CFIUS的调查曾叫停了中国互联网金融服务公司蚂蚁金服对美国电汇公司速汇金(MoneyGram)的收购,同样是以国家安全风险为由。2019年,CFIUS迫使中国昆仑万维公司在收购同性恋群体社交软件Grindr四年后将其出售。如今,CFIUS终于对TikTok下了结论。CFIUS主席,美国财长姆努钦说在一份声明中说,CFIUS对TikTok进行了详尽的审查,并且一直建议特朗普总统采取行动,保护美国用户数据免受其利用。

收购案的难度

那么特朗普目前到底为TikTok设定了哪些期限?特朗普8月3日在白宫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TikTok美国业务未能在9月15日之前跟美国公司签署出售协议,就要封禁TikTok。这句话他在8月13号的白宫记者会上再次重复了一遍。

新的行政令则进一步明确了TikTok美国业务完成交易的交割时间11月12日。此项内容属于新增限制,而并非出售时间的延期。而这个时间点的设定,几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路透社8月2号指出,要实现特朗普和执法者之前所设想的TikTok和中国完全剥离,可能需要一年甚至更久的时间。而特朗普此时再发布第二项行政命令,显然是给TikTok的极限施压。

特朗普还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他对TikTok的要求不仅是要全部出售,同时还要支付给美国政府巨额“佣金”。面对特朗普的“极限施压”,TikTok做了哪些努力??

2017年

10月,字节跳动10亿美元收购musical.ly。

2018年

8月,字节跳动关闭musical.ly,将其与TikTok合并。

10月,TikTok成为美国下载量最大的应用程序。

2019年

10月,TikTok称美国用户数据储存在美国,不会将数据提供给中国。

12月,TikTok针对13岁以下用户上线“青少年模式”。

2020年

3月,TikTok计划在美国洛杉矶开设“透明中心”,向外界展示审核及保护用户数据隐私的做法。

5月9日,据美媒CNBC,字节跳动决定在英国伦敦设立TikTok欧洲业务中心,伦敦将成为TikTok第二大办公区。

5月19日,字节跳动任命前迪士尼高管凯文·梅耶尔担任TikTok CEO。此前已有多位经验丰富的海外高管入职字节跳动,平均每月一位。

7月9日,TikTok发布全球透明度报告,显示2019下半年全球范围删除4900万条违规视频。

7月21日,针对美国众议院禁令,TikTok称将做好用户安全体验和保护用户隐私,持续为用户服务。

7月22日,TikTok宣布,计划未来三年在美国增加1万个就业岗位。其美国员工人数现已有1400人。

7月23日,TikTok设立总额为2亿美元的基金,鼓励平台创作者创作内容。

7月29日,TikTok预计未来3年内美国创作者基金将增长到10亿美元,与此同时,全球创作基金将增长超过一倍。

8月1日,据路透社,字节跳动同意剥离TikTok美国业务。

8月1日,TikTok美国总经理瓦妮莎·帕帕斯称,TikTok将在美国长期运营,“不会离开”,并计划在美国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8月3日,张一鸣发布内部信,回应TikTok美国业务当前面临的问题:“争取最好的结果,不放弃探索任何可能性。”

可以看出在过去一年,TikTok不是没有尝试,除了张一鸣本人亲自保证用户数据不会与中国分享以外,TikTok在洛杉矶开设透明中心,公开审核政策,保护用户数据隐私,雇佣海外高管,公共政策、安全方面的专家,还承诺给美国创造就业等等。

但是以上行动在美国政府看来通通只是“表面功夫”,实际上无论TikTok做什么,特朗普政府不达目的都誓不罢休。TikTok的命运已经超越了TikTok本身。事实上,无论TikTok的服务器放在哪里,无论它承诺雇佣多少美国人,张一鸣一人之力,无法重建中美之间的信任。(关于张一鸣的困境,请戳历史文章《特朗普要对TikTok下狠手,张一鸣早已料到有今天?》)

TikTok状告特朗普能赢吗?

这几天,TikTok用户的抗议已经从线上转为线下,有人直接抗议到了特朗普在纽约的家门口。TikTok的员工也正在计划对特朗普政府提出起诉。一位名叫Patrick Ryan的员工在美国众筹网上筹集了3万美元用于支付律师费。

而著名的互联网维权律师已经宣布将代表TikTok员工,指控特朗普政府的行政命令违反了TikTok员工的宪法权力,包括他们的薪资可能因此受到威胁。而律师最快下周将会提告。

很多网友说,看TikTok员工都这么“刚”,字节跳动是不是“跪的太快”?实际上NPR报道称,TikTok已经准备在加州南区地方法院起诉特朗普政府,指控的内容正是特朗普政府的禁令违反宪法,没有给TikTok一个回应的机会。另外,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TikTok也是毫无根据的。

但是TikTok告特朗普政府有胜算吗?在第一项行政命令出台时,特朗普威胁要禁止与TikTok的交易,这可以包括禁止美国人使用TikTok。但是在美国要禁止一个APP的使用还没有先例,并且从技术层面和法律层面都存在问题。

圣塔克拉拉大学法学教授高德曼(Eric Goldman)表示,TikTok作为一个手机APP,被归类为“软件”,因此可以受到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保护,一旦被禁止就是违反宪法言论自由的权利。底特律大学法学教授兰格瓦特(Kyle Langvardt)说,特朗普不能够彻底禁止TikTok,但是他可以采取其它手段达到相同的目的,这就包括严重干扰TikTok在美国的业务。

而第二项行政命令其实就是进一步绕过法律制约,实现封杀TikTok的目标。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科技专家詹姆斯·刘易斯(James Lewis)表示, 除了CFIUS,美国总统还可以援引《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下达行政命令封禁TikTok。根据特朗普8月6日签署的第一项行政命令,美国商务部在45天后,可以将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列入实体清单。一旦上了这个黑名单,美国公司将不得与TikTok交易。

而即使TikTok状告美国政府,美国法院面对国家安全层面的议题,往往倾向于跟总统保持一致。(比如美国最高法院通过的特朗普第三个版本的“禁穆令”)刘易斯说,在法律层面的抗议,TikTok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特朗普政府现在掌握着所有的牌!从外国投资委员会审议,再到《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美国商务部实体清单,面对美国政府到国会的全面围剿,TikTok的所有挣扎都显得徒劳。

那么TikTok现在并没有任何好的选项,无非是一个糟糕和一个更糟糕的选择:被迫出售还是强制剥离?

选择一:出售给美国。最理想但也是最不可能的情况是,TikTok美国和TikTok其他市场的业务相通,TikTok品牌保持统一,继续在全球其它地区和Facebook等美国企业进行竞争;更现实的情况是,如果出售给微软,微软这些年在社交APP上的运营能力乏善可陈,表现最好的LinkedIn也始终不温不火,最终在美国市场上同Facebook等其他抄袭品一同竞争。

选择二,总统授权总检察长强制剥离,以拍卖等形式出售TikTok美国给美国企业。一种情况是字节跳动无法选择TikTok美国的买家,买家未必有能力运营好,最终导致美国TikTok的消亡,把美国市场让给Facebook抄袭品,成长后与TikTok其它市场的业务进行竞争;另一种情况是,字节跳动不主动出售给美国企业,在总统行政令下遭受美国在全球范围内的制裁,这也是特朗普和facebook打压TikTok等中国企业、垄断全球话语权的目的。(原创 王冰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