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会连任吗?能预测美国大选的神奇“义乌指数”开结果了!然而……(美國美中報道)

义乌商家售卖的特朗普应援旗帜。

距离美国大选只有不到一百天。对于美国人来说,今年最大的悬念就是大选结果了。

图源:wastepark

远在大洋此岸的义乌,已经开出了预测:特朗普很可能。。。连任。
他们的判断依据是全球两大电商平台来自美国方面的应援产品订单,包括应援旗帜、帽子、T恤衫等。

据《国际商报》报道,“拜登的旗帜在五月份之前略大于特朗普,但是进入6月份之后,特朗普的旗帜和宣传帽开始增多,订单数量都是2000起。对于我们来说,本来上半年的损失就不小,有活儿就得接着,也弥补一下损失。”吕先生是浙江五福旗帜厂的负责人,和他一样接到订单的厂家并不在少数。

图源:wastepark

不过,据专栏作家连清川指出,义乌出货量作为一个旁证,是有意义的,但从大数据的角度上讲,还需要太多的运算:比如义乌生产的应援产品占所有应援产品的多大比例、双方的采购商的采购比例、实际的使用率等。

因此,使用义乌商品来做预测,误差太大,无法用以实际研究,当成大选花边,倒是好看的。

“义乌指数”有多牛?

义乌市场是世界上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每年向全球出售2600亿个小商品。所谓“义乌指数”,则是对整个行业各种数据的统计分析。
义乌官方网站对自己的介绍是:小商品价格的风向标,大市场行情的晴雨表。

义乌,已经成为了窥探全球的一个窗口。能吃透这个数据,在国际市场、国际关系方面几乎能成为“半个专家”。

关于特朗普能不能当选,义乌人可是很有发言权的。美国这些应援道具大部分都从义乌采购,互联网时代,大数据不会撒谎。

一家日本电视台跑来中国义乌,采访做竞选物料的乡镇企业。图源:英国报姐。

国际上不少“义乌指数”未卜先知的案例,也正是由于其产品数据的流向不会骗人。

浙江某橡胶工艺厂接到了来自大洋彼岸,一笔50万特朗普应援面具的订单。

2016年的大选,因为收到的特朗普应援道具订单量远超希拉里,义乌老板们直接无视希拉里72%民调支持率的巨大优势预言特朗普上位。

特朗普在最后关头击败了希拉里,也让义乌指数一战成名。

一位旗帜厂老板表示,早就知道特朗普会当选。

因为大选之前就有客户反馈希拉里的应援旗不好卖,而特朗普的应援旗市场之大没定金他都敢接,镇里光他一家从头到尾就制作了20万面。

义乌出口商品订单量,自此被各大盘口视为可以“比肩”穆迪、兰德公司、布鲁金斯学会等的重要参考。

图源:wastepark

不完全是段子

“义乌老板预测美国大选”其实也不完全是段子,在小商品出口贸易中见微知著确实也有其自洽的逻辑。

美国总统和钱是分不开的。美国大选处处需要烧钱,竞选办公室、广告宣发、人员工资、巡回演讲。

像应援道具这样的采购商基本上都是国外的大贸易商、批发商。而这些批发商的采购需求大多直接来自于当地政府、党派和财团,以及部分民间应援团体。

所以从某种程度看,订单数量确实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体现美国人对不同候选者的支持力度。

义乌小商品订单量与美国大选结果的这种关系,从根本上看还是由美国的竞选制度导致的。总统候选人“上热搜”“撤热搜”都需要钱。

虽然说美国关于这方面的制度一直在改善,但就结果而言似乎也只是从收“硬钱”变成了收“软钱”。

特朗普官网上要你捐钱的页面。

目前美国法律对竞选候选人的募捐有一系列限制,但“投资者”依然可以通过资助候选人经济团队,帮候选人“上热搜”“撤热搜”等,全方面打击对手等方式达到支持目的。

美国有一个和大选有关的组织叫“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Super PACs)。这个组织成立的目的就是为了避开候选人竞选开支的限制而成立的。

图源:wastepark

2012年美国大选,该组织光在打广告上就烧了3.5亿美元。其中一半以上的资金由不到100人拿出。而类似于Super PACs的竞选辅助团体在美国不知道还有多少个。

有统计显示,最近几届大选中,大部分候选人所获捐款仅来自美国4%的TOP人口。

“要赢得选举,需要两个东西,一是金钱,第二个我就记不得了。”每一轮美国总统大选,100多年前竞选专家马克.汉纳的话总会被媒体反复引用。

美国富人通过金钱支持政客,将双方利益进行捆绑,从而实现垄断与世袭。让“投票与民主”成了空架子,只是劳苦大众的一粒安慰药。

根据美国媒体NPR的数据:截止目前,拜登一共筹集到了6亿多美元,川普则达到了10亿美元,是拜登的快两倍了。


图源:英国报姐

“反全球化”的特朗普,难以摆脱义乌依赖

义乌商家售卖的圣诞节商品。

除了特朗普应援道具订单量,另外一个数据也挺有意思。据央视报道:截止去年圣诞节前夕统计数据,全世界圣诞商品有80%是在中国制造的,而中国份额中80%是义乌制造的。义乌海关提供的数据是:2019年前3个季度,义乌的圣诞商品出口22.3亿元,增长了22.08%。

这个数据实际上比大选应援产品来得更加有意义,它至少说明了一个问题:在单边贸易保护主义开始在全世界盛行的时候,中国作为小商品“世界工厂”的地位未曾撼动。

候选人的应援产品以及圣诞商品上,义乌依然保持了“世界工厂”位置,充分说明欧美在全球贸易这件事上,也是典型的“嘴上说不要,身体很诚实”。

义乌老板们制作的特朗普应援道具。

讽刺意味的地方恰恰在于,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们,都是非常典型的“反全球化主义者”。

说白了,特朗普们不过是要把整个世界的贸易结构,变成一个稳定的等级结构:低端的永远低端,而他们可以站在顶部享有高额利润,享受低价商品。

连清川撰文指出:“义乌指数”其实是全球化受挫时期一个非常有趣的指标:西方世界的嘴炮和诚实都一览无余,而其中的运作空间也自然呈现:双方都有着充分的筹码和策略。没有一个西方国家的领袖敢冒商品价格大规模上涨的风险,因为这意味着票仓的流失;但产地国家如果要在贸易谈判中取得进展,就得知道西方的痛点在哪里。

谋求连任的共和党籍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对决。

站在义乌看世界,不是要浅陋地以为它真的能预测大选结果,而是要知道,“世界工厂”的地位要得到巩固乃至发展,我们得真正懂得他们的大选政治,以及如何进退才能获取中国自己的话语权。(原创 东老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