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党四朵金花通过初选考验,改朝换代浪潮正在聚集?(美國美中報道)

2018年中期选举,民主党有四位有色族裔女性第一次进入国会:来自纽约,最年轻的国会女议员,拉丁裔的Alexandria Ocasio-Cortez(AOC);来自密西根的巴勒斯坦裔穆斯林Rashida Tlaib;来自明尼苏达的索马里移民穆斯林奥马尔(Ilhan Omar);来自马萨诸塞的黑人Ayanna Pressley

政治立场相近,关系非常好的她们四个在国会组成联盟协同作战。四朵金花“成团出道”,有个响亮的名字:“The Squad”

四朵金花(从左到右:AOC、Tlaib、Pressley、奥马尔)

然而由于她们四人在共和党民主党建制派心中都不讨喜,她们的连任选举也是处处坎坷。今天就为大家介绍四朵金花的“艰难”连任之路。

“成团出道”发布会

01 成团出道
民主党这四位新人众议员始终是话题人物,成为政坛网红,左派流量明星

四朵金花的主要政治主张有,支持全民医保,15美元最低时薪,大学教育免费,免除学贷,废除移民和海关管理局。

因为她们坚定的反川普立场,激进的言论立法,清新的形象,新潮的网络营销方式深受广大年轻人的喜爱,人气高涨,成为民主党新时代极左自由派的代言人。

但同时,她们引发的争议也不少。面临川普共和党和民主党建制派的双面挤压

川普经常攻击她们仇恨美国。“既然她们这么厌恶美国,干嘛还赖在美国,为啥不回到她们原来的国家去?”

川普说你们要是不爱美国,从哪来回哪去吧

四朵金花回击川普:你种族歧视!我们哪都不去!

佩洛西也对四朵金花颇不以为然,经常搁置拖延四朵金花的立法提案,给她们的活动设下限制。

佩洛西心里着实不怎么喜欢四朵金花,但表面上还得装得和和气气

因为佩洛西担心她们的极左倾向会把民主党带到沟里,也担忧这股新势力会对佩洛西极其建制派盟友自身党内领导地位造成的动摇。毕竟这里面很多人都是通过将民主党建制派老将拉下马才上任的。

Alexandria Ocasio-Cortez(AOC)

AOC是我们的老熟人,之前有多篇文章提过她,具体可以跳转:

全美国都在问:她到底是谁?29岁历史上最年轻的国会女议员诞生

【国会初选】AOC浪潮继续,建制派民主党大佬被掀翻

【连载】AOC上任三把火,之一:把亚马逊赶出纽约

【AOC】上任三把火,之二:The Green New Deal 绿色新政

年轻、漂亮、单身,让AOC一跃成为炙手可热的网络红人。在国会当议员助理的朋友说:太疯狂了,所有人都想跳槽到AOC的办公室为她工作。

当然了,国会幕僚们想要跳槽也不全是因为她魅力十足,主要是因为她“前途可期”。众议员,参议员,副总统,甚至是总统宝座,她的超高人气都将这一切变为可能。作为华府的投机客,谁不想找一个有前途的老板?

AOC甚至形成了自己的粉丝圈文化

B

伊尔汗·奥马尔(Ilhan Omar

2018年奥马尔创造了历史,成为头两位进入国会的穆斯林女性之一(另一位就是Tlaib)。现在已经成为国会进步党团的党鞭,跃居领导层级别。

但奥马尔也是四朵金花中争议最多,黑料最多的。

奥马尔在任上多次发表反犹言论,对谴责亚美尼亚大屠杀决议投弃权票,甚至对911事件都有不恰当尊重的发言,轻描淡写地说“Some people did something.”,招致了猛烈的攻击甚至死亡威胁,保守派认为奥马尔根本就是恨国党,完全不爱美国。

“Some people did something.”

奥马尔的个人婚姻生活也是个谜团。婚姻史存在若干不连贯和矛盾之处,她自己也没办法给出解释。

2002年奥马尔嫁给第一任丈夫Ahmed Hirsi,两人2008年分居,2018年又复合。

2009-2017年奥马尔又嫁给了第二任丈夫Ahmed Elmi,Elmi很可能是奥马尔的哥哥。当时还是索马里难民的奥马尔通过这个操作获得了美国绿卡。这期间奥马尔并没有和第一任丈夫离婚,还在2012年给第一任丈夫Hirsi生了个孩子,有重婚嫌疑。

奥马尔的前两个黑人丈夫之谜

2019年奥马尔又和第一任丈夫离婚,然后迅速搞上了自己的竞选顾问,一个已婚白人Tim Mynett。然后Mynett迅速离婚和奥马尔在一起。

近期又被媒体曝出挪用160万竞选资金支付给她丈夫Mynett的政治咨询公司用于投放广告,被认为有贪污公款之嫌。

奥马尔最新的白人丈夫

C

拉什达·特莱布(Rashida Tlaib

Tlaib出身于巴勒斯坦移民家庭,是14个兄弟姐妹中的老大。

Tlaib可能是四朵金花中最暴力激进反川普的。

她在当选众议员前就多次疯狂暴力砸场子大闹川普集会。成为众议员后Tlaib成为最激烈的川普弹劾者之一。刚上任国会几个小时,就带脏字叫嚣着要弹劾川普。后面也是领先众议院,独自一人率先发起对川普弹劾。

因为出身巴勒斯坦,Tlaib和奥马尔一样也是最激进的以色列批评者,她支持“抵制以色列”运动。

最戏剧性的是自导自演了一场祖母拜访事件。

一开始Tlaib写信给以色列内政部长说自己和奥马尔要去以色列访问,同时自己要去约旦河西岸去探望90岁的祖母。

川普这时候加入进来煽风点火,说以色列如果放Tlaib和奥马尔入境就太软弱无能了。根据以色列法律,政府有权拒绝“抵制以色列”运动支持者入境,于是以色列决定禁止Tlaib和奥马尔入境以色列。

川普发推暗示以色列不要让Tlaib和奥马尔入境

但最后以色列内政部长还是决定发给Tlaib签证,允许她探望祖母。

结果Tlaib又说自己不去了,因为这是以色列政府对巴勒斯坦人歧视和羞辱。。。

然后戏精上身,非常夸张地面对镜头崩溃大哭,说自己这时候本来应该在去探望祖母的飞机上,这本来很可能是最后一次见到90岁祖母的机会了。。。

真·“演技派”

整个过程看下来,明显Tlaib根本就不是想要探望亲人,完全是一场政治作秀,把所有人,包括川普、以色列政府和自己祖母在内耍得团团转。

D

阿雅娜·普莱斯利(Ayanna Pressley)

Pressley是马萨诸塞第一位非裔女议员,2018年击败连任20年的民主党建制派议员Mike Capuano当选,代表当年肯尼迪的波士顿选区。

作为非裔的Pressley反而成为了四朵金花中最温和的存在,相应的曝光度也不高。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1月,Pressley突然以光头形象露面,公开自己长期受脱发症困扰,之前一直戴假发,现在不想再隐藏秘密了。

02 初选过关

四朵金花的选区都是深蓝,只要赢得民主党初选就能铁定连任,因此党内初选更有看头。

共和党人恨他们入骨,不惜一切代价希望她们下台;建制派民主党人也讨厌她们标新立异的言行立场,希望恢复传统秩序;另一些激进左派则嫉妒她们的名气,也想取而代之。

一般而言,因为根基不牢,新人议员的第一场连任选举都是比较艰难的。但四朵金花若能挺过这一关,凭借她们的人气,很有可能在国会就此扎根,地位将来很难会被撼动。

受疫情影响,今年的初选过程拖得非常长。

6月23日,AOC轻松获胜;

8月5日,Rashida Tlaib击败对手;

8月12日,Ilhan Omar逆转取胜;

Ayanna Pressley甚至都没有挑战者,初选没有民主党人挑战,11月大选时也没有共和党人挑战。。。

之前我们介绍过纽约州初选,四朵金花之首AOC轻松赢得初选。传送门:【国会初选】AOC浪潮继续,建制派民主党大佬被掀翻

今天我们来看看其他金花的初选情况。

A

拉什达·特莱布(Rashida Tlaib

之前媒体预测四朵金花中守位压力最大的会是Tlaib。

Tlaib今年面对的还是2018年的老对手Brenda Jones。2018年Tlaib只是将将险胜了900票。而Tlaib的密西根13选区涵盖了大城市底特律的部分地区,而底特律78%的人口都是黑人。同为黑人的Brenda Jones希望借此吸收更多选票。

Tlaib VS Jones

结果这次身份政治没奏效,没想到Rashida Tlaib在今年大胜了32个百分点。

Tlaib得票一倍于对手

B

伊尔汗·奥马尔(Ilhan Omar

由于和Tlaib初选日期相近,而民主党极左派认为Tlaib的选情更危险,因此投注了更多力量帮助Tlaib,使得奥马尔收到的援助非常有限,而对手Antone Melton-Meaux来势汹汹,造成了奥马尔选情突然亮了红灯。

Omar VS Melton-Meaux

两个人募款能力相差无几,都募得了超过400万资金。这对于众议员选举来说已经是很大一笔钱了。有意思的是她们的钱大部分都是来自州外,91%奥马尔的捐款和85%Melton-Meaux的资金都不是来自于明尼苏达。这说明这场选举得到了全国范围内的关注,背后有很强大的力量在布局较量

Melton-Meaux是一名律师,也是政治新人。他主要攻击奥马尔成天就想着自己出名,心思根本不在服务明尼苏达选民身上。

Melton-Meaux的背后则是亲以犹太人团体,民主党建制派,甚至还有共和党在偷偷支持他。尤其是亲以色列团体狠奥马尔入骨,灌注了大量资金在Melton-Meaux身上,疯狂投放广告,使奥马尔民调一度落后,情况岌岌可危。

奥马尔背后最主要的支持力量自然是极左派的精神领袖桑德斯和核心大将沃伦。碍于奥马尔的超级政治正确的身份肤色宗教,建制派大佬佩洛西也不好公开反对她连任,也只好为她背书。

看见党内两派大佬都支持奥马尔,明尼苏达当地的民主党州长Tim Walz,州议长Melissa Hortman,州总检察长Keith Ellison也纷纷表态支持奥马尔。

然而有意思的是,民主党领导层“力挺”,看起来更是纸上谈兵。据媒体爆料,奥马尔筹集的用于国会选举的资金只有60万美元,远低于对手Melton-Meaux的100万美元。大家想象一下,如果民主党大佬真的力挺奥马尔,她怎么可能只有这么点钱呢?(举个栗子,AOC今年连任筹集了1000万美元的竞选经费。。。)

最后所幸有媒体爆料,Melton-Meaux接受了共和党的资金,是共和党的“傀儡”。之后奥马尔渐渐稳住阵脚,最终大胜18个百分点逆转对手。

随着民主党初选的落幕,四朵金花也成功连任。这次胜利虽然可喜可贺,但离他们站稳脚跟还为时尚早。不过显而易见,在桑德斯、沃伦等左派大佬的加持下,还有Justice Democrats等左派Super Pac的支持下,四朵金花和她们所代表的的民主党极左激进势力在各方绞杀下仍然在逐步扩张,未来很可能会成为一股人数众多,不容小觑的政治力量,以年轻风暴的形式席卷美国政坛。(原创 Arch松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