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演講,他憑什麼認為自己比特朗普更好?(美國美中報道)

今天是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最重要的一天,也是對於拜登個人來講,最重要的一天。自1987年以來,他第三次參選美國總統, 經歷了33年,拜登終於成為了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為了今晚的講話,拜登準備了一生。
“現任美國總統讓美國在黑暗中籠罩了太久,充滿了太多的憤怒,恐懼和分裂。在這裏,我承諾:如果你們信任我擔任總統,我將會展現我們最好的一面,而不是最壞的。我將成為光明的盟友,而不是黑暗的盟友。現在是時候了,讓我們團結起來,不要犯錯,我們可以並且將會走出美國這個黑暗的季節。我們將選擇希望而不是恐懼,選擇事實而不是虛幻,選擇公平而不是特權。我很驕傲我是民主黨人,我為將民主黨的標誌帶入大選而感到驕傲,我非常榮幸也很謙卑地接受提名,成為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
“雖然我是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但我將是美國總統,我會為給我投票的人,和不給我投票的人同樣的努力工作,總統的職責就是代表我們所有人,而不僅僅是我們的基礎選民和我們的政黨,這不是劃分黨派的時刻,這是美國的時刻。這個時候需要對我們的未來懷有希望,光明和熱情。美國不只是紅色州或者藍色州利益衝突的集合,我們比那個更寬廣,我們比那更好!”
“將近一個世紀前,富蘭克林.羅斯福在失業大潮,巨大的不確定性,以及病毒引發的疾病中承諾實施新政,羅斯福堅持他可以讓美國復蘇,重新贏得勝利。他做到了!我們也可以。我們的競選不僅僅是要贏得選票,更是要贏得美國的內心和靈魂。”
“正如很多人所說的那樣,美國正處於一個轉捩點,一個真正的危險時期,但也有非同尋常的可能性。我們可以選擇變得憤怒,絕望,分裂,猜忌。我們也可以選擇一條不同的道路,借此機會來治癒,改革,團結起來,心懷希望。這是改變人們生活的一次選舉,將在未來很長時間決定美國的面貌。在選票上的是人們的品格,熱情,正派,科學,民主。選票上的,是作為一個國家,我們是誰?我們代表什麼?最重要的是,我們想要成為誰?這一切都在選票上,選擇不能夠再明確了。無需多餘的言辭,只需根據事實評價現任總統。”
全明星陣容為拜登背書
雖然在拜登投入初選的時候奧巴馬一家並沒有立即為他背書,雖然在2016年的時候希拉裏竭力阻止拜登參選,但是現在民主黨只能選擇團結。在這次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上,所有大佬都紛紛站出來,對拜登各種讚美。這一點與共和黨形成鮮明對比,2016年的時候特朗普就找不到前總統為他背書了,因為布希家族根本就不待見他。(特朗普與前任們的關係有多差?
米歇爾·奧巴馬


我知道的Joe,他是一個非常正派的人,遵循信仰。他以前就是一位了不起的副總統。當Joe還是個孩子時,他的父親失業了。當Joe還是個年輕的參議員時,他又失去了妻子和年幼的女兒。當Joe擔任副總統時,他再次失去了他的愛子。所以Joe知道坐在一張空椅子旁邊的痛苦,所以他會花時間去安慰悲痛的父母。Joe知道奮鬥的滋味,所以他把自己的電話號碼給了那些正在克服口吃的孩子。他的人生是他跌倒後重新站起來的證明,他將以同樣的勇氣和激情引導我們振作起來,幫助我們治癒傷痛,並指引我們前進。
Joe並不完美,這件事他會是第一個親自告訴你的。但是從來沒有完美的候選人,也沒有完美的總統。他具備學習和成長的能力,他的謙卑與成熟是我們許多人所渴望的。拜登為這個國家服務了一生但卻從未忘記自己是誰;更重要的是,他從未忘記我們是誰,我們所有人。
奧巴馬


12年前,當我開始尋找一位副總統時,我並不知道自己最後會收穫一位好兄弟。Joe和我來自不同的地方,也是不同時代的人。但是我很快就對他充滿敬意,而這份敬意來自於他的韌性,因為他經歷過太多的磨難;這份敬意來自於他的同情心,因為他經歷過太多的悲傷。
同情心與體面,這是每個人都認可的價值。當他去安慰一位失業者時,Joe會回憶起自己父親在丟掉工作後,和他一起聊天的那一晚。當Joe去傾聽一對父母所面臨的生活中的種種困難時,他自己就是活生生的例子,為了能夠每天陪著孩子們入睡,他乘坐火車往返於威明頓與華盛頓之間。當他去面對一個剛剛在戰場上失去親人的戰爭家庭時,他會感同身受。
8年以來,每當我要做出重大決定時,拜登都是最後留在辦公室裏的人。他讓我成為了一個更好的總統,而他的品格和經驗,能夠讓我們成為一個更好的國家。
希拉裏


每個人有一個關於拜登的體貼與共情的故事。我記得當我的母親Dorothy去世時,拜登打電話安慰我。我們聊到了自己是如何被堅強而睿智的女性所撫養大。當我和他一起在他的故鄉Scranton散步時,他記得自己成長的所有細節:房子,鄰居以及住在附近的人,還有他們所共用的價值觀。而拜登的家人則是拜登性格最好的證明,正如她的妻子吉爾·拜登,她說自己如果當上第一夫人後,依然會繼續在校園裏教書。這是了不起的決定!
克林頓


2009年奧巴馬和拜登上任時,接手了大蕭條以來最糟糕的經濟,當他們任期結束時,他們實現了連續六年多的就業增長。Joe做了什麼? 他承擔起責任,實施經濟復蘇法案。
現在Joe致力於再次重建美國,他怎麼做?他為我們提供了明智而詳細的計畫,投資於對我們未來至關重要的領域:為工廠和小企業提供創新融資; 在應對氣候變化的綠色能源、環保等領域提供好的就業機會。
Joe不會只是在支票上簽簽字,然後試圖欺騙你,讓你以為這是他寫的(此處諷刺特朗普在寄給美國人的新冠救助支票上,有自己的簽名)。他會努力確保你的薪水能反映出你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在這場職位競選上,差別是明顯的。如果再給特朗普4年會發生什麼?責怪他人,欺負他人,貶低他人。如果拜登當選他會做什麼?重建美國的未來。
拜登“三進宮”

拜登和吉尔,1987年第一次总统竞选

1988年第一次競選:1987年6月9日,45歲的拜登正式宣佈參選,如能當選,他將會成為自甘迺迪以來美國歷史上最年輕的總統。競選初期,拜登溫和的形象,出色的演講能力,使得他獲得了很高的呼聲,並且成為當年第一季度籌款最多的參選人。但在9月份,拜登被曝出法學院的一篇論文涉嫌剽竊,無奈宣佈退選。
即使不是因為剽竊風波,拜登也無法完成1988年的選舉。那一年2月,在經歷了無數次劇烈頭疼後,拜登有一天在酒店昏迷,被送往醫院搶救,之後診斷為腦動脈瘤。醫生說必須立即手術,但手術的存活幾率只有50%。
在手術前,19歲的博和18歲的亨特來到拜登病床前。他告訴兒子們:“我應該會沒事的,但是如果發生意外,你們知道我想要你們做什麼?你們要照顧好對方,照顧好妹妹,照顧好媽媽。如果要寫我的墓碑,我不想要寫參議員那種東西,我的墓碑上是:兒子,兄弟,丈夫,父親。。。還是運動健將” 博和亨特都笑了。。。“最後一件事我想告訴你們的是,我愛你們!”


2008年第二次:拜登2007年1月31日宣佈參選,但是最終因為競選資金不夠,再加上兩位強大的對手:奧巴馬和希拉裏,拜登在2008年1月宣佈退選,後來成為了奧巴馬的競選搭檔。
2016年幾乎宣佈競選:2014年11月,博與亨特就非常堅定的鼓勵拜登參選。2015年2月,拜登的幕僚長裏凱蒂(Steve Ricchetti)以及顧問多尼倫(Mark Donilon)就已經為拜登參選2016制定了詳細計畫,當時拜登心想:只要我有博和亨特,一切皆有可能。
世事難料,博的病情惡化比想像地更快。2015年5月博腦瘤壓迫神經已經無法說話,他在生命垂危之際,用自己虛弱的聲音告訴弟弟亨特,請你轉告父親:我希望他能夠成為美國總統。當年希拉裏還專門前往副總統府拜訪拜登,就是想知道拜登會不會宣佈競選。不過喪子之痛最終還是阻擋了拜登2016年參選之路。

拜登亲吻写给儿子博·拜登的书

拜登的幸與不幸
中國人常說,人生最大不幸有三:少年喪父,中年喪偶,老年喪子。拜登痛徹地經歷了後兩者:30歲那年,第一任妻子與1歲的女兒車禍身亡,兩個兒子重傷。73歲那年,最心愛的長子博·拜登腦瘤去世,白髮人送走黑髮人。
拜登從小他立志要成為一名有影響力的人,在圖書館他研究了眾多華盛頓政客們的生平後,總結出要如果要在華盛頓出人頭地,要點有二:一靠關係,二靠學法律。於是工人階級出身的拜登從本科二年級後開始發奮讀書,考取了雪城大學法學院。1966年,時年24歲的拜登法學院尚未畢業,卻已經與第一任妻子Neilia喜結連理。


拜登與富家女Neilia的愛情故事正如這個楞頭小子的奮鬥故事一樣,他們在巴哈馬一見鍾情,之後每個週末拜登都借一輛小破車從特拉華州一路北上四個小時,前往雪城與心上人團聚,這份毅力也打動了她,二人邁入婚姻殿堂。
此後,在妻子和兄弟姐妹的幫助下,拜登的從政之路順風順水,年僅29歲時當上參議員,也為美國歷史上最年輕的參議員之一。而他與Neilia也育有兩子一女,一切都是如此的完美。
誰料他的人生風雲突變,即將前往華盛頓就職前的聖誕前夜,Neilia開車帶著三個孩子去買聖誕樹,一場車禍發生了。妻子和小女兒在車禍中離開了人世,兩個兒子身受重傷。拜登後來自傳中寫道,那個時候他明白了絕望的痛苦,甚至開始理解為什麼有人會選擇自殺,但是他還有兩個兒子要照顧。

1973年,拜登在儿子的病床前宣誓就职,那一年他刚满30岁

拜登一度想放棄參議員的職位,專心照顧兒子。但在當時民主黨好不容易從共和黨手裏奪來一個席位,民主黨領袖Mike Mansfield天天給拜登打電話勸說。有一天晚上,Mansfield終於說服了拜登。他是這樣說的:你的一生好不容易奮鬥到這個位置,成為美國歷史上1680位參議員的一員,這是你欠Neilia的。於是拜登同意:任職六個月,六個月最終成了36年。
吉爾.拜登的鼎力支持
拜登一生的總統選舉,都少不了吉爾·拜登和全家人的鼎力支持。上文提到2016年博·拜登去世後,拜登一直在糾結要不要參選。本來他以為妻子吉爾這一次會不同意他再次競選,誰知還沒等他開口,吉爾就告訴他:想做就去做吧!我們支持你。


這一次也同樣如此。吉爾·拜登18號在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上的講話感動了無數的觀眾。關於他們家庭的悲劇,我們聽到的一直是拜登的版本。這一次終於有機會從吉爾口中來瞭解,他們到底經歷了什麼?
吉爾拜登說:其實我成為母親的契機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愛上了一個男人和兩個小男孩, 當時他們因為令人無法想像的悲劇,正站在一片廢墟之上。他們的悲劇是失去了一位妻子和一名母親,還有一位女兒和一位妹妹。
我從沒想過在26歲時我會這樣問自己:你怎麼才能讓一個破損的家庭完整起來?並且,Joe 總是會告訴孩子們“是你們去世的媽媽把Jill帶到我們身邊的”,我怎麼能跟她爭論呢?
我們發現是愛讓家庭團結,愛使我們變得靈活,堅韌。它讓我們超越我們自己。雖然它不能保護我們遠離生活的痛苦,但它給了我們避難的地方:一個家。如何讓一個破碎的家變得完整?這和讓一個國家變得完整一樣,需要愛和理解,需要仁慈的行動,需要勇敢,和堅定不移的信念。
在我們的兒子博死於癌症之後,我當時不知道自己以後是否還能再一次微笑或感受到快樂。雖然那時是夏天,但我感受不到一絲溫暖。


博的葬禮結束四天後,我看著Joe刮了鬍子,穿上他的西裝。我看到他在鏡子裏鼓起勇氣,吸了口氣,挺起肩膀,走進了一個沒有我們兒子的世界。他回去工作了。他就是這樣的人。
有時我無法想像他是如何做到的—他是如何一步接著一步地向前走的,不過我永遠都能理解他這麼做的原因。
Joe的目標總是驅使他前進,他的意志力是不可阻擋的,而且他的信仰是堅定的。因為它與政客或政黨無關,甚至與他自己無關。這是上帝的旨意。他的信仰在你們身上,也在我們身上。
毫無疑問,無論是在生活中,還是在事業上,吉爾都是拜登最強大的支柱。作為總統候選人的配偶,她在黨代會上的發言舉足輕重。不少人把吉爾和現任美國第一夫人梅拉尼亞作比較,認為梅拉尼亞對特朗普的支持遠不及吉爾。其實這是一個誤解。下周,梅拉尼亞也將第二次在黨代會發表演說,支持特朗普競選。(原创 王冰汝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