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告特朗普:四项违宪、三项越权!输赢已成定局, 最大赢家只有一个(美國美中報道)

TikTok 8月24日在加州中区联邦地方法院正式起诉美国政府:四项违宪、三项越权。

TikTok在官网上发了一份声明解释为什么要告特朗普政府,声明说TikTok不会轻易起诉政府,但是TikTok感到别无选择,只能采取行动保护我们的权利以及我们社区和雇员的权利。TikTok在美国有1500多名员工,每天都为建立这个平台倾注心血。未来几年TikTok还计划在8个州雇佣10000多名员工。(包括加州,得州,纽约,田纳西,佛罗里达,密歇根,伊利诺伊和华盛顿)。简而言之,TikTok有一个繁荣的社区,在对他们表示感谢的同时也要对他们负责。

四项违宪,三项越权

在TikTok公布的起诉书摘要中,TikTok细数特朗普政府:四项违宪、三项越权。(复习第一项行政令请戳👉别慌!特朗普尚未“封杀”TikTok和微信,行政命令暗藏玄机; 第二项行政令请戳👉特朗普再发行政令宽限TikTok 90天?别天真了,其实他亮出了“杀手锏”!

第一,特朗普政府没有遵循正当法律程序。美国宪法的正当法律程序要求体现在第十四修正案和第五修正案中。正当法律程序原则要求在任何情形下,发出合理通知,以使利益相关方知悉相关法律行动,并给予机会陈述反对意见。

TikTok指出,特朗普政府在没有任何通知,事前与事后没有听取TikTok辩解的前提下发布禁令,这违反了《第五修正案》的正当法律程序保护。没有任何证据来支持这个极端行动的正当性,以及正当程序。TikTok坚决不同意特朗普政府的立场,即TikTok是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

第二,特朗普的行政命令不仅忽视了正当法律程序,还存在越权。按照《国际紧急经济权利法》,被禁止的活动包括“不寻常和非同寻常的极端威胁”。然而行政命令并非基于真正的国家紧急状态,也没有证据显示TikTok的行为构成了“不寻常和非同寻常的极端威胁”。行政令通篇使用了“潜在”、“可能”、“据报道”此类含糊的表述,并未有字节跳动造成实际威胁的证据。

第三,特朗普的行政令扩展打击范围至字节跳动,构成越权。行政令要求个人和实体不得与字节跳动及其子公司进行任何“交易”,但即便是所谓的“威胁”也仅指向TikTok,而TikTok只是字节跳动众多业务中的一项。

第四,行政令限制个人沟通交流及信息材料传输,构成越权。这一点直接违反了《国际紧急经济权利法》的规定,《国际紧急经济权利法》明确规定禁止行政行为阻碍个人信息沟通和交流。

第五,该行政令所依据的《国际紧急经济权利法》本身违反了“禁止授权原则”,构成违宪。IEEPA的授权过于模糊,未明确总统行使裁量权的指导性或约束性原则,因此违反了美国宪法的三权分立原则。

行政命令还是对《国际紧急经济权利法》的滥用。因为8月6日的行政命令不受一年前13873号行政命令所指的“紧急状态”的支持。13873号行政命令旨在解决美国对某些电信公司滥用“信息和通信技术及服务”能力的担忧,这些能力可以储存和传输大量敏感信息,促进数字经济,支持关键基础设施和重要紧急服务,以便对美国网络基础采取恶意行动,比如进行经济和工业间谍活动。但是TikTok不是电信供应商,并不提供13873号行政命令所提到的科技和服务。TikTok也不提供关键基础设施和重要紧急服务。

第六,特朗普政府强制要求就TikTok美国资产出售向美国财政部支付报酬违宪。这一点违反了宪法第五修正案关于限制政府权力剥夺私人财产的规定。

第七,行政令禁止TikTok在美国运营,构成违宪。TikTok的代码是受到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的言论,而完全关闭TikTok美国运营远远超出了为保护政府利益所需的必要措施,违反了第一修正案关于言论自由的规定。

另外,TikTok在起诉书中指出美国外资审议委员会CFIUS拒绝沟通,调查结果存在严重缺陷。CFIUS从未明确说明TikTok采取的安全措施为何不足以解决美方的任何国家安全关切,并且在最初法定复审期结束前就终止了与原告的正式沟通。

TikTok认为,CFIUS的判断主要是基于过时的新闻,也没有就原告提供的大量证据确保用户数据安全性的文件进行回复,调查结果在很多方面都存在缺陷。

起诉书还写道:“行政命令试图禁止TikTok的原因,仅仅是猜测这款应用有被中国政府操控的可能性。但是美国政府心知肚明,原告已经采取了非常措施保护美国用户数据的隐私和安全,这包括把TikTok的数据存贮在美国和新加坡,并确保TikTok将美国用户数据与字节跳动产品的用户数据分开存储。在针对字节调动2017年收购Musical.ly的美国国家安全审核中,这些行动已经被告知了美国政府。作为审查的一部分,原告向美国政府提供了大量文件,记录TikTok的安全措施,并作出足以解决美国政府关于用户隐私和国家安全关切的承诺。。。”

对于这些努力,美国政府选择无视, 不在乎TikTok的服务美国市场的承诺和付出的巨大努力。TikTok认为:特朗普政府的决定已经被严重政治化。行政命令并非基于真正的国家安全关切,而是具有政治目的。特朗普所要求的“佣金”与任何国家安全都没有关系,这只证明了特朗普政府无法向TikTok提供法律要求的正当程序。

确实,一年多以来,字节跳动一直在对CFIUS的调查积极自证。但CFIUS的调查是不公开程序的,在裁决结果出来之前,没有人知道进展情况甚至意图指向。CFIUS曾被认为是总统想以国家安全为由下达行政指令的必用工具,也因此陆续受到一些争议,此前华为曾质疑过CFIUS的不公开存在程序问题,但华为并未得到回应,也未能避免最终裁决结果。字节跳动在7月底CFIUS最终裁决后立即表示,不接受其结论,而从起诉书具体来看,这个不接受背后是对整个CFIUS取证不合理的质疑。

宁为玉碎 不求瓦全?

中国公司状告美国政府不是没有先例,比如2014年三一重工状告奥巴马政府。2012年9月28日,前美国总统奥巴马也是以涉嫌威胁国家安全为由,签署总统令叫停三一重工子公司罗尔斯公司(Ralls)在俄勒冈州一军事基地附近兴建4座风力发电厂的项目。随后三一向美国哥伦比亚地方法院递交诉状,认为奥巴马此举违宪,并将奥巴马和美国外资委员会CFIUS列为共同被告。

而这个案件经历了“一诉失败,上诉获胜,最后和解”三个过程,历时近两年。最后的结果是,2014年7月15日,哥伦比亚特区联邦上诉法院裁定,奥巴马的禁令未经适当的程序,剥夺了罗尔斯风电项目受宪法保护的财产权。罗尔斯也被迫放弃了风力发电场的项目,而且没有得到赔偿。

《华尔街日报》当时的评论说:“在与白宫的一场官司中,一家中资公司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胜利,这可能动摇美国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非公开审查外资收购交易的惯例。”

那么TikTok可以复制三一重工的胜利吗?美国法律专家普遍认为认为,TikTok要告赢?基本没戏。在过去几年,不是没有外国企业挑战美国政府,“正当程序“的权利也得到过法院支持。但是在美国国会对《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的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大部分的起诉都失败了,极少数的案件即使胜利,也没有太严重破坏美国的总体法定制裁计划。

美国企业法最权威的专家之一,伯克利大学法学院教授Steven Davidoff Soloman很直接地说,TikTok告特朗普政府充其量只能是一个“拖延战术”

根据特朗普政府针对TikTok的两项行政命令,第一是引用《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和《国家紧急状态法》禁止任何美国人与实体与TikTok交易;第二是根据《国防生产法》的埃克森.弗洛里奥修正案,允许总统命令威胁美国安全的外国公司剥离在美资产。

明知结局,为何要告?

在美国,一旦诉至公堂,所有的法庭文件都将会是完全公开的。走法律途径,可以让一切的细节昭然天下。而TikTok可能面临最好的一种结果,是说服法院延迟行政命令的执行,从而延长收购谈判的时间。说白了,这起法律诉讼最大的意义在于避免TikTok被完全封禁和短时间内仓促被贱卖。但是到明年这个时候,一个几乎肯定的结果就是TikTok的所有权肯定不再属于字节跳动。

所以从本质上来看,TikTok状告美国政府的行为,并不是去挑战特朗普政府强制要求剥离TikTok与字节跳动的命令,而是去挑战TikTok被美国完全封杀的可能性。对于张一鸣和字节跳动而言,只要是TikTok没有完全被美国所禁封,卖掉也算得上是一种暂时的体面退让。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就在微软收购TikTok已经获得大统领的支持后,微软的老对手甲骨文这几天突然跳了出来,让收购局面再次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今年上半年,甲骨文公司通过华尔街发行了200亿美元的融资债卷,这也让他们的收购显得底气十足。

而且甲骨文也获得了特朗普的支持。甲骨文的董事长埃里森(Larry Ellision)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今年二月在他允许在自家私人高尔夫球场,为特朗普举行筹款活动。当时的收费是10万美元可以和特朗普打高尔夫并且合影;20万美元可以增加一场圆桌会议。目前只有三家公司在特朗普重启经济特别工作小组中获得席位,甲骨文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金融时报》指出,甲骨文收购TikTok的意图,更像是公司老板埃里森个人头脑发热的决定,而非站在公司的战略出发。这应该是政治投机行为。分析师布伦特•西尔(Brent Thill)认为:这一交易不明智。甲骨文缺乏消费者业务经验,它要是收购TikTok,等于给TikTok的竞争对手送上大礼。“甲骨文的基因是服务于企业的业务。唯一希望甲骨文成功收购的就是Facebook。”

为除劲敌, 小扎“不择手段”

《华尔街日报》报道说,去年8月就开始不遗余力的撒布TikTok威胁论。当时小扎在华盛顿就言论自由发表演讲的时候,还特意向当局提到了来自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威胁,然后指名道姓提到TikTok。当时他对着Georgetown的大学生们说,TikTok同Facebook不一样,这个会危及到美国的价值观以及技术霸权。

标题:《扎克伯格的游说加剧了华盛顿对TikTok的担忧》

后来扎克伯格砸重金,成立了一个名为American Edge的公司,开始在各处刊登广告,赞扬美国的科技公司对于美国经济,国家安全以及文化影响力的贡献。根据政治回应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数据显示,Facebook在2020年上半年,是雇佣政治说客最多的公司,超过全美的任一家企业。而在2018年时,Facebook仅仅排在第8名。

扎克伯格先后与几位参议员会晤,专门讨论了TikTok。其中就包括共和党议员汤姆·卡顿(Tom Cotten),后来他要求纽约民主党参议员查克·舒默(Chuck Shumer)写信给情报部门,要求对TikTok进行调查。9月卡顿与扎克伯格会面, 10月下旬,卡顿和舒默就真的联合写信给情报部门了。

在9月访问华盛顿的时候,小扎不仅受邀访问椭圆形办公室,还和特朗普共进晚餐。后来的剧情大家也就知道了,美国政府11月展开对TikTok的国家安全审查。

TikTok让小扎如鲠在喉

TikTok目前在美国的用户人数已经超过了1亿。越来越多的年轻用户将这里作为自己的主社交平台,而不是“爸爸妈妈们才玩儿的Facebook”。也就是说,随着时间推移,Facebook的用户面临TikTok所取代的风险,这才是扎克伯格夜不能寝的关键!

TikTok在美国的总销售额约5亿美元。用总收入除以用户数,一个用户账号的价值是5美元。相比之下,Pinterest的用户一人值13美元,Twitter用户是17美元,而Facebook则能达到118美元之多。

但要知道的是,TikTok的广告业务才刚刚起步,随着用户粘性的不断增强,会有越来越多的广告主,将他们的预算从Facebook等传统平台给向更年轻化和更具活力的TikTok。当Facebook斥资220亿美元收购WhatsApp时,小扎看上的并不是Whatsapp的商业模式,而是上面的4.5亿用户。如果不是来自反垄断审查的压力无法出手,小扎绝对愿意为TikTok出个好价钱。

既然买不到手里,那我就要毁了你。Facebook已经开始推出了一款山寨TikTok的Reels,功能与TikTok非常相似,不过这一产品上线后表现平平。

但是无论怎样,小扎已经成功的将TikTok扳倒了,尽管手段被认为不怎么光彩。大家还记得大卫·芬奇所拍的Facebook创业史电影《The Social Network》吗?女主角在最后对着由杰西·艾森伯格所扮演的扎克伯格说:“你是一个混蛋(You are an a**hole)!”


(原创 王冰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