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10万人小镇牵动美国大选神经?特朗普不请自来,还骂市长是白痴(美國美中報道)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非裔美国人佛洛依德之死引发的抗议在美国仍然没有平息,人口只有10万人的威斯康星基诺沙市,又爆发了新一轮的暴力的种族抗议事件。虽然是看似一样的剧情,但是却藏着更重大的政治意义。

停车场成了战场

为了强调在全美维护Law and Order,特朗普1号不顾威斯康星州州长,州检察长,基诺沙市长的集体反对,非要来到基诺沙访问。特朗普的行程包括:视察受到暴力抗议影响的街道房屋;访问紧急控制中心,参加威斯康星社区安全圆桌会议。而这项行程中,并没有会见被警察枪击的布雷克及其家人。(CNN报道说是因为布雷克家人不愿见他)

基诺沙的选民共和与民主党各占一半

一天以前,威斯康星州州长Tony Evers致信特朗普说:千万别来!Evers说他和其他社区领袖对特朗普此时此刻出现在基诺沙和威斯康星感到担忧,担心特朗普的存在只会阻碍当地在暴乱后的恢复。

基诺沙市长John Antaramian也奉劝特朗普,不要在这个时候来!虽然基诺沙欢迎任何总统访问,但是特朗普择日再来会更好。

那么特朗普为什么非要访问基诺沙呢?他在推特上是这样解释的:如果不是我启动国民警卫队,进入威斯康星州的基诺沙,现在基诺沙就不复存在了。而且死亡和伤者会更大。我要感谢执法部门和国民警卫队。周二见!

反正我就是“救世主”

特朗普还嘲笑基诺沙市长Antaramian ,暴乱分子都打到他家门口了,他完全不知道怎么制止暴乱,这么无能,傻,太愚蠢的市长( poor, foolish, very stupid mayor),他是怎么当上市长的?

当然,这里需要特别提到的是,担任基诺沙市长16年的John Antaramian 是民主党人,州长Tony Evers也是民主党人。

布雷克枪击案

这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一起非裔美国人被枪击的事件。8月23日下午5点,29岁的美国非裔男子雅各布·布雷克(Jacob Blake)与警方发生冲突,导致身中数枪后瘫痪。事件在全美全国范围掀起了又一轮的Black Life Matters运动。

事发当时,威斯康星州基诺沙市警方接到了报警电话,一位女子报警称遭受家庭暴力,她“男朋友”非法闯入了自己的住所,并且抢走了她的车钥匙。几位警官在出警时已经得知布雷克在一个月前就曾被捕,原因是涉嫌三级性侵,擅自闯入他人住宅以及家庭暴力。

据警察工会发言表示,在枪击发生之前,布雷克与警察发生了冲突,布雷克用“头锁“(Headlock)”的方式袭击了一位警察,当时警方的两次电击枪均未奏效。

在一位路人所拍摄的视频中,警方对着布雷克高喊“放下你的刀”,但与此同时,警方也在对话中说到:“我没有看到他手里有刀,他没有使用暴力。”警察工会表示:“基于警方在使用口头,肢体和致命性较低的手段无法控制场面时,警方动用了枪支。”

在最初的肢体冲突之后,布雷克走向自己车的驾驶位,随后两名警员鲁斯顿·谢斯基(Rusten Sheskey)与另一名警员都拔出了枪。谢斯基试图去抓住布雷克,当布雷克准备打开驾驶位车门时,谢斯基抓住布雷克,对着他的后背开了7枪,其中4枪命中,而布雷克的三个孩子当时就坐在车内。

不过在8月2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威斯康星州的总检察长乔什·考尔(Josh Kaul)表示,当布雷克向前靠近车辆的驾驶员位置时,驾驶员侧前地板上发现了一把刀。考尔表示布雷克曾告诉调查员自己有刀,但是他拒绝回答这把刀是否与枪击有直接关系。布雷克的律师对于布雷克这把刀的所有权者表示怀疑。

17岁枪手射杀抗议者

布雷克事件发生之后,基诺沙市开始了每晚7点的宵禁,并且出动了1500名国民警卫队成员保卫现场。但是由于一些居民对警察缺乏信任,美国一些民间武装团体,携带武器和防御装备,组成了民兵组织。

这个武装团体里,就包括了今年17岁的白人青年凯尔·里滕豪斯(Kyle Rittenhouse),这个年轻人来自于伊利诺伊州的安提奥克(Antioch),当时他手持着一把AR-15步枪,加入了巡逻队伍,而在威斯康星州,只有18岁以上的公民才可以合法持枪。

里滕豪斯当时在武装团体中负责保护一个服务站,而就在这个服务站,抗议人群与武装团体发生了冲突。枪响之后,36岁的约瑟夫·罗森鲍姆(Joseph Rosenbaum)倒在地上,头部有一处致命的枪伤。

在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显示,里滕豪斯一手拿着枪,另一手对着手机打电话说:“我刚刚击中了一个人。”

在枪击后他试图逃离现场,但被众多示威者所追逐,其中至少有一位追逐者有手枪。里滕豪斯摔倒在地后,其他人试图夺取他的武器。里滕豪斯被一位26岁的抗议者安东尼·胡博尔(Anthony Huber)用滑板直接砸了头部。

倒在地上的里滕豪斯开始用手中的AR-15射击,之后他射杀了胡博尔,并且让盖格·格罗斯克鲁伊茨(Gaige Grosskreutz)身负重伤。

里滕豪斯直到第二天回到伊利诺伊后才被抓捕,目前他仍被关押在伊利诺伊州。法官将于9月25日裁决是否将让里滕豪斯到威斯康星州接受审判。区别在于,在威斯康星他将会被认为是成年人来定罪。目前他总共面临六项重罪指控,包括一级蓄意谋杀,一级故意杀人以及未成年人非法持有危险性武器。

里滕豪斯的律师Lin Wood表示,这位17岁的年轻人遭到了“致命武力”的袭击,他“拥有捍卫自己的权力。”

特朗普也拒绝谴责这位曾经参加过他集会的少年, 并且认为他是处于自我防卫:“你们看到的视频与我看到的一样,里滕豪斯试图摆脱抗议者。我猜是这样的,看起来好像是,他摔倒了,然后遭到非常猛烈的攻击。”

拜登与特朗普争夺基诺沙

特朗普都去基诺沙了,拜登怎么不去?其实拜登的团队一直在酝酿。但是由于特朗普对基诺沙的访问引发了极大的争议,拜登应该以何种方式访问,同时不给当地添乱成为了拜登团队正在纠结的问题。但基本上可以肯定的是,拜登会在未来几天或者几周内访问威斯康星。

而虽然拜登人还没有到威斯康星,但是他这周的公开讲话却离不开这个主题,而且拜登与特朗普在种族问题上的骂战已经全面升级!

周一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州发表讲话(对,他走出了家里的地下室),拜登说特朗普煽动暴力,丧失了对这个国家的道德领导力,他无法制止暴力。如果他连任,美国将会更不安全。

而特朗普当然不甘示弱,第一时间就发推把拜登给怼了回去。他说拜登的讲话不是在谴责暴乱者,无政府主义者,盗窃者,而是在责怪美国警察无所作为。

基诺沙:牵动美国大选的神经

而拜登和特朗普为了基诺沙打的不可开交的原因在于,基诺沙位于美国最重要的一个关键州,又是这个关键州最重要的一个城市之一。有选举专家说,在所有的摇摆州中,决定2020年大选结果的可能就是四个州:威斯康星,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和佛罗里达。而在这四个州里,威斯康星可能是左右美国选举结果的州。2016年特朗普以微弱优势拿下了这四个州。

地处”铁锈带”的基诺沙,几十年前曾是繁华的制造业中心,如今成为了芝加哥和密尔沃基的“卧室社区”。(bedfroom community,就是人们白天去大城市工作,下班再回到小城市)历史上这里是民主党的票仓。

基诺沙的东区几乎是民主党,西区是共和党,选民非常分裂。2016年这里有大约72000人投票,特朗普比希拉里多了255票,成了44年以来首次赢得基诺沙的共和党总统。这座城市77%的居民是白人,10%是非裔,1.7%是亚裔。而特朗普的获胜得益于过去支持民主党的白人工人阶级选民把票投给了共和党。

不过2016年以后,威斯康星州的民主党人开始觉醒,到2018年,现任州长埃弗斯以4个百分点的优势打败了当时的共和党州长沃克(Scott Walker)。

目前拜登在当地支持率为48%,特朗普为44.5%,两人几乎是势均力敌。而四年前的8月,希拉里在威斯康星的支持率比特朗普高出了10%。不过正是因为希拉里对自己大票仓的“蜜汁”自信,导致她输了铁锈带的州。而拜登深刻总结了希拉里的血泪教训。

从6月开始,拜登在威斯康辛的所有媒体平台都开始发广告,并且在基层强大的组织深入社区,有3300多志愿者为拜登举办了275场线上活动,短信和电话“轰炸”了超过37万威斯康星选民。

不过拜登能做的这些努力,特朗普都能。因为特朗普不仅竞选资金比拜登多,特朗普还掌握了行政权力。今天访问威斯康星的时候,特朗普放出了“大绝招”:向基诺沙执法人员拨款100万美元,向受到暴力冲突影响的基诺沙小商业者拨款400万美元,再为威斯康星州的公共安全提供4200万美元。

不要小看这几百万,几千万美元的影响力。2016年特朗普只以255票的优势赢得了基诺沙,22758票的优势赢得了威斯康星,他是自1988年以来首位赢得威斯康星的共和党总统。如果说2016年他做到了,2020年他也同样可能。(原创 王冰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