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年了,那些經歷過“9·11”的華裔都怎麼樣了?(美國美中報道)

资料图:从泽西市透过城市雕塑遥望灯柱。

每年“9·11”紀念日的時候,紐約市都亮起兩道聳入天空的藍光,以此來模擬曾經被炸毀的雙子塔,紀念在19年前那場浩劫中不幸遇難的2977個鮮活生命。
而曾經曆過這場浩劫的人中,還有許多華裔,他們有的不幸遇難,有的幸運逃生。今天,我們再次講述他們的故事……
“有人會利用這架飛機,進行一次襲擊”
在“9·11”事件遇難人員中,有一位華裔被 “9·11”調查委員會稱為“美國英雄”,她就是曾就職於美國航空的飛機乘務員鄧月薇(BettyAnn Ong)。
2001年9月11日,在被恐怖分子劫持的美航11號航班上,鄧月薇在劫機行動展開後,面對恐怖分子釋放催淚毒氣和語言威脅時,沒有驚慌失措,趁機躲進了飛機的廁所中,並通過機上電話聯繫到美航東南部訂票辦公室,告知地面工作人員:“有人會利用這架飛機,進行一次襲擊”。
雖然鄧月薇在飛機撞向世貿中心的前25分鐘就向地面報告了飛機被劫持的情況,並保持了20分鐘左右的通話,但悲劇還是不可避免的發生了。
鄧月薇因為在當時萬分緊迫和危機的情況下第一時間向地面報告了機上被劫持的情況,被譽為“美國英雄”。
“媽媽,我要去救人”
除了鄧月薇,還有一位華裔,在“9·11”恐怖襲擊事件發生後,英勇救人,不幸犧牲。他就是美國華裔青年曾喆。
在“9·11”事件發生時,他正好走出地鐵口,準備去銀行上班。當他看見飛機撞向世貿中心的時候,就立即跑向了那裏。因為大學的時候學習過急救措施,曾喆便決定去救人。
當時,世貿中心附近的手機通訊全部中斷,他就跑回銀行,給自己的媽媽打了一通電話說:“媽媽,我現在沒事,我要去救人。”還未等母親回話,他就掛斷了電話。
當天下午三點左右,曾喆在西雅圖的師妹打電話給曾喆的母親:“阿姨,我在電視上看到曾喆在救人。”
後來幾天,曾喆的朋友、同事都到各個醫院去找他,結果毫無音訊。
直到2002年5月13日,曾喆的母親才接到通知,說是找到了曾喆的部分遺體……
曾喆的事蹟傳開後,在美國各界引起轟動,《紐約時報》稱他是“完全忘我的人,他的行為是真正的英雄表現”。還有人稱他為“美國的英雄,華人的驕傲”。

资料图:民众聚集在“9·11”事件纪念碑

“成為一個醫生,專門和死神談判”
對於“9·11”恐怖事件的親歷者來說,曾經發生的一幕幕令人揪心的畫面永遠不會從腦海中抹去,但也正是因為這些經歷,才讓他們真切地體會到,能夠活著,是一件多麼幸運的事。
Thomas Lo是一名華二代,在紐約生活、工作。2001年9月11日,正好是他23歲生日。在恐怖襲擊發生後,他從74樓辦公室艱難逃生。之後,便從金融行業辭職,成為了醫學院的學生。
Thomas說:“經歷過這場災難後,我更懂得了生命的意義,決定成為一個醫生,專門和死神談判。”
如今,Thomas已經成為了紐約著名的麻醉醫生,在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還參與了一線抗疫。
“只要想起那天,再難的溝坎都能闖過去”
華裔陳思進,1990年就赴美國留學,2001年發生“9·11”事件時,他正在紐約世貿中心北樓80層上班,這棟樓在被第二架劫持飛機撞到後倒塌。
陳思進說,有幸生存下來後,他最強烈的願望就是給妻子打電話,“如果再晚兩分鐘他可能就被坍塌的大樓活埋了” 。
親眼看到許多人為了逃生從一百多層跳下,親眼看到摩天大樓像融化的巧克力一般地倒塌。陳思進表示,這種場景是一輩子不能忘記的。
這次事件後,陳思進重新審視了自己的人生,之後便辭掉了華爾街投行的工作,舉家搬遷到了加拿大,重拾童年的作家夢,開始關注財經文化領域並選擇用中文寫作。
陳思進說,平時工作、生活中遇到困難的時候,只要想起那天數千隕落的生命,再難的溝坎都能闖過去。
“能跟家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就是福氣”

资料图:图为反思池周围的遇难者名单

曾在世貿中心大樓工作的華人Sun回憶,“9·11”那天,他剛好開車與家人出去遊玩,並沒有在紐約市區。當時在中國的家人在電視上看到飛機撞擊大樓的畫面的時候,十分揪心,紛紛打電話詢問他的情況。
他說,他是幸運的,恰巧在那天躲避了危險。如今,他對生活更加充滿感激之情,“能跟家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就是最大的福氣。”
19年過去了,如今,嶄新的世貿中心大廈高高聳立在曾經被炸毀的雙子塔旁,與紀念廣場上刻滿遇難人員姓名的反思池靜靜相望,潺潺的流水聲時刻警醒著人們:曾經的傷痛,不能忘記!(来源:中新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