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特朗普再祭“法律與秩序”,拜登多管齊下接招(美國美中報道)

 

“暴動不是抗議、搶掠不是抗議,而是明白簡單的目無法紀。”在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上周花費4,500萬美元的新廣告中,重播其上周一(8月31日)的演說內容,強調自己堅定反對暴力示威,以回應特朗普“在拜登的美國沒有人會感到安全”的指摘。同時,拜登更反擊稱美國種族示威的暴力場面不是“想像中未來拜登美國的影像“,而是“今天特朗普美國的影像”,指摘特朗普挑動仇恨。
自8月23日黑人男子布萊克(Jacob Blake)被威斯康星州基諾沙市(Kenosha)警員槍傷致癱後,全美多個城市再爆“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的抗議活動、暴力事件和示威與反示威的衝突。其中,兩位基諾沙示威者被持槍上街的17歲特朗普支持者槍殺;俄勒岡州波特蘭市亦有一名特朗普右翼支持者被槍殺,其支持極左組織“反法西斯主義”(Antifa)的疑凶後來亦遭警方擊斃。
由種族歧視和員警暴力引起的社會騷動再次點燃,加上近來美國各地兇殺等案件確有上升,這就給了特朗普再次打出“法律與秩序”(law and order)牌的機會。
黨派忠誠重定種族議題
在特朗普不斷渲染種族示威是“仇恨標誌”、“馬克思主義”、“對黑人不利”的背景之下,美國民眾對“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支持有所下跌。根據市場研究公司益普索(Ipsos)的民調,在黑人男子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警員殺害後不久的6月初,支持種族示威的美國受訪者比例高達65%,然而,在布萊克被殺後的8月底,同類調查卻顯示只有43%受訪者支持示威。讓拜登更為擔心的是,民主黨人對示威的支持率亦由84%跌至75%,使得他不得不對部分示威者的暴力行為加以更嚴厲的抨擊,以反擊特朗普的“止暴制亂”宣傳。
可是,相較於民情的普遍走勢,共和黨人對示威的支持率更是由44%大幅急跌至7%,與兩個月前較為接近的兩黨民意差距甚大,可見長期深得近90 %共和黨選民支持的特朗普的確能說服支持者歸邊,使種族平權抗爭成為另一個全面按黨派忠誠劃分的議題。
同時,根據美國選情網站RealClearPolitics的全國綜合民調,拜登的民意領先幅度已由6月時的接近雙位數字回落至6至7個百分點的水準。另外,根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在8月公佈的民調,有51%受訪者認為特朗普會擊敗拜登,而持相反意見的只有46%,結果與投票意願的民意相反。在弗洛伊德事件後打法律與秩序牌卻自食其果的特朗普,似乎看到了民情反彈,且其投票意願民調落後也未必能真實反映勝算。
截然不同的兩個訪問
上周二(9月1日),特朗普主動出擊到訪基諾沙,期間沒與布萊克的家人見面,也沒有試圖平息種族仇恨,只顧著力支持執法人員,指若沒有他同意派出國民警衛隊,基諾沙早就被“燒成平地”。訪問期間,特朗普拜訪了一家被示威者毀壞的傢俱店,希望展現示威的暴力,並到一處國民警衛隊臨時指揮中心巡視。
特朗普在當地參加社區治安圓桌會議之時,除了布萊克母親的兩位牧師之外,與會者全是白人。在席上,特朗普亦搶答了一個原本向牧師提出的問題,直指他不相信美國警方有“系統性種族歧視”存在,並話音一轉大贊警員是“難以置信的好人” ,宣稱“我國國人都愛(警隊)”。由此可見,雖然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上多有少數族裔為特朗普背書,但特朗普到底仍只望靠鞏固選民基本盤,以爭取連任。
另一邊廂,拜登在上周四(9月3日)也緊接著特朗普到訪基諾沙。與後者全力撐警、無視種族示威的對抗式宣傳不同,拜登一方面嚴辭指斥縱火和搶掠者無論如何都不能被容忍,另一方面也盡力展示對種族歧視問題的關切。他花了一小時與布萊克的家屬見面,並與正在住院的布萊克通話近15分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