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解华为的公关游说:从孟晚舟案最新裁决说起(美國美中報道)

这两天的焦点之一是孟晚舟案件的最新进展。5月27日,英属哥伦比亚最高法院法官Heather Holmes判决:孟晚舟符合美加引渡条例里的“双重犯罪”原则,引渡流程将继续推进。

孟晚舟离开法庭
下一场听证会预计6月15日召开。而整个案件很可能会旷日持久,并且会极大受中美关系走势影响。实际上华为为了孟晚舟以及自身在北美的利益,在加拿大和美国都展开了大力度的游说公关。上周我们介绍了在华府做公关的趣闻(我在华府做公关——在国会为美国劳苦大众奔走呼号),今天我们来聊聊华为在北美的游说。

01
华为对加拿大的游说
在孟晚舟被捕后,华为就在加拿大展开了积极的游说,雇佣了多个重量级的加方说客,包括前总理Jean Chrétien、前副总理兼外交部长John Manley,以及Chretien的前幕僚长兼高级政治顾问Eddie Goldenberg。他们分别从各自不同的角度展开工作。
1
Jean Chretien
Jean Chretien很熟悉与中国处理关系的方式。他在03年辞去加拿大总理一职后,便作为说客、顾问等角色服务于中国和加拿大两国企业,在中国的对外贸易发展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润滑剂角色。他现在是服务于中国企业集团的Dentons律所(即北京大成律所)的法律顾问。
Chretien建议加拿大政府取消孟晚舟的引渡案以换取双边关系的解冻,并指责美国在这件事上“坑了”加拿大。Chretien作为调停人曾提出一项方案(formula),试图给双方各一个台阶下,大致包含三点:1)放弃(abdicate)美加引渡条约的执行并释放孟;2)让北京善待渥太华(ask Beijing to be nice to us);3)见机行事(see what happens)。但方案遭到加拿大现任副总理Chrystia Freeland的驳斥,后者认为这将开启一个“非常危险”的先例。

2
John Manley
John Manley是加拿大前副总理兼外交部长,与Chretien搭过班子。
他主张解决孟晚舟案最好的办法是说服特朗普撤回这一引渡请求。他曾说加拿大“无力”协助美方扣留孟,本应当让她“溜走”。Manley从政府部门离职后曾在16年担任过加拿大首席执行官议会(Canadian Council of Chief Executives)的主席,现在是Bannett Jones律所的高级顾问、Telus公司的总裁。

Telus与华为公司业务密切,因此也非常担心华为被加拿大政府出于国家安全因素排除在其5G建设之外;而Bannett Jones律所的客户就包括北京的一些中央部委、政府机构及国企。

3
Eddie Goldenberg
Eddie Goldenberg是Chretien担任总理期间的高级政治顾问。他的游说角度是劝说加拿大考虑自身利益,用孟晚舟交换两名被中国关押的加拿大公民Kovrig和Spavor。
被关押超过500天的两位加拿大人
4
加中贸易理事会(Canada-China Business Council)

加中贸易理事会与加拿大自由党政府联系密切,是影响特鲁多政府决策的重要机构。现在加中贸易理事会也在帮助华为积极游说,释放孟晚舟。很多人认为,在加中贸易理事会和多位重量级自由党大佬的联合游说下,特鲁多政府迟早会“妥协”。

特鲁多与加中贸易理事会也有密切来往
02
华为对美国的游说
相比加拿大,华为对美国的游说才是更根本更重要的。我们之前分析过美国打压华为的根本原因,详细请戳:5G之战,特朗普打压华为的原因、现状和未来发展

2019年,华为在美游说总费用高达近300万美元,共雇佣12名说客。这12人中有6人曾具有政府或国会任职背景(旋转门出身)。
华为在美游说年度开支
华为2019年的游说努力主要集中在7大领域:1)电信;2)国土安全;3)贸易;4)科技;5)电台广播;6)计算机信息技术;7)联邦预算与拨款。其中,电信领域的游说子项目最多,包括贸易和经济制裁、出口管制、政府采购和安全议题等。涉及法案包括:1)《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H.R. 2500);《美国5G领导力法案》(S.1625);S.1720;S.1790;H.R.4747。

游说的具体机构包括:商务部工业安全署,商务部,总统行政办公室和白宫。
1
知名律所律师
2019年春天开始,华为改变了与美国政府打交道的策略,与合作了多年的安可顾问(APCO World)解约,转而聘请华盛顿世强律师事务所(Steptoe & Johnson LLP)、众达国际法律事务所(Jones Day)、盛德律师事务所(Sidley Austin)等律所为说客,对美国进行“内部游说”来影响华府的决策。
“内部游说”的优势在于“小范围的、闭门的游说”有助于缩小冲突的规模并避免政策的不确定性,这有利于其对最后结果的掌控。
世强众达都专攻外国投资、政府采购以及与“国防授权法案”相关的国家安全问题的游说。众达的游说涉及商务部和白宫的相关事务,而世强的游说范围不仅包括白宫,还有联邦通信委员会、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
世强律师事务所(Steptoe & Johnson LLP)
众达的合伙人Samir Jain曾任美国司法部助理副部长,在奥巴马时期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网络安全高级主管。Jain于19年3月正式登记,为华为在美国游说。
特朗普曾发推特攻击Jain成为华为说客
盛德的合伙人James Cole曾在奥巴马时期2011-2015年间担任美国司法部副部长,在孟晚舟被起诉后被华为聘请为首席律师。但美国地区法院法官认为Cole作为前司法部二把手,可能存在利益冲突,因此禁止Cole担任华为的律师。
2019年8月,翰宇国际律师事务所(Squire Patton Boggs)也加入了华为的游说律师团中。翰宇的合伙人Patton Boggs几乎是“K街权力”的同义词。美国前众院议长共和党领袖John Boehner更是翰宇的战略顾问,为美国和国外客户服务,他曾在90年代末授予中国贸易最惠国待遇的努力中担任领导角色。

佩洛西的前任议长John Boehner
2
与特朗普关系密切的游说公司
除上述律所外,华为还聘请了与特朗普关系密切的游说公司。2019年华为的300万游说费用中的绝大部分都流向了华盛顿著名的游说公司Federal Advocates,并且由创始人兼总裁Michael Esposito直接负责游说活动。

Esposito是K街的游说新星,主打与特朗普和共和党高层关系。他是“特朗普胜利金融委员会”(Trump Victory Finance Committee)的成员,还是共和党全国委员会(RNC)主席Ronna McDaniel顾问团的成员,可以直接向共和党主席就国家大事提出建议。
K街的当红炸子鸡
Federal Advocates的成员还包括了前民主党众议员Chris Carney,以及曾在特朗普政府的国家安全委员会(NSC)里担任过一年多高级职位的Jennifer Arangio等。
3
知名公关公司
除此之外,华为还聘请了公关公司来挽回企业形象,开展公关游说并提供法律服务。
华为美国公司聘请了两家公关公司:锐思博德(Racepoint Global)和博雅(Burson Cohn and Wolfe, BCW)。这是美国公司第一次在联邦司法部登记为华为的海外代理。BCW的董事长Don Baer曾是克林顿总统的高级顾问,现在是美国公共广播公司的董事长,而锐思博德的客户曾包括利比亚的卡扎菲政府和卢旺达政府。

BCW的董事长Don Baer
华为还聘请了拉斯维加斯的公共电台与其合作。根据注册内容,拉斯维加斯公共电台将制作节目推进美中关系,也将美国公共广播推广到中国。
4
华为的美国供应商
为华为在美国游说的公司还包括华为在美国的上游供应商。尽管华为不承认要求过美国供应商为自己游说,但事实上,双方在一定程度上还是有协调和合作。华为主要从事通信产品的后端集成与组装,美国公司占据了华为上游供应商的主要部分。

根据游说记录,包括高通、英特尔和赛灵思在内在的多家美国芯片供应商正“悄悄地”向美国政府施压,要求美国政府放宽对华为的销售禁令。

03
华为游说的效果
短期来看,华为在游说上加大投入,使特朗普政府在对待华为的立场上有所让步:特朗普政府为华为延长了豁免期,并给予部分美国公司特别许可证,允许这些公司向华为出售“非敏感的”产品。特朗普还表示,只要不损害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国公司可以与华为合作。
但从长期来看,美国政府对华为的态度很难发生巨大改变。即使华为雇佣的游说公司经验丰富,并且在民主党和共和党中间有一定人脉,但可能很难取得明显效果。尤其是相对特朗普政府而言,国会对待华为问题态度更为坚决,计划从立法上全面限制华为参与美国通信领域。

国会有大量华为相关法案
按照华府的潜规则,游说工作一般对一些选情吃紧,地位不牢的议员作用较大。虽然这些摇摆议员可能不方便公开反对某些法案,但他们可以用“技术手段”延长法案在各党或者各委员会的审核时间,拖延到国会任期之后自动废除而不了了之。

但是目前压制华为的法案是两党领导层或者各委员会主席亲自牵头提出,比如参议院多数党党鞭John Thune,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前主席共和党参议员Richard Burr,情报委员会副主席民主党参议员Mark Warner等重量级国会议员。对于这些资深且没有什么连任压力的议员而言,被成功游说的难度非常大。
(关于Richard Burr近期内线交易炒股获利后辞职,可以跳转:美国议员三周前就向金主预警疫情,抛售股票获利百万
重量级议员牵头也说明打压华为是两党高层的一致决定,对华强硬已经成为了国会中的“政治正确”。国会议员们如果提出异议就要面对巨大的政治风险,议员们并不愿意为了游说公司的资金或者人情被选民或对手批评。
总结而言,虽然华为在美国的游说前景不很乐观,但华为依然是目前理解和运用美国游说政治最好的中国公司,是其他企业的榜样。中国公司需要摆正心态,首先要更加深刻地了解西方的政治社会运作模式,之后才能合理利用他人的制度规则来寻找自己的制胜之道。(原创 贝贝+Robin)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