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纷呈的总统辩论历史回顾(美國美中報道)

总统候选人比尔·克林顿州长、商界人士罗斯·佩罗和乔治·H·W·布什总统于1992年在辩论结束时谈笑风生。(© Mark Cardwell/Reuters)

自从一位伊利诺伊州(Illinois)的律师以其反对奴隶制的道义论点吸引了整个国家的历史时期以来,美国的总统辩论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那是在1858年,当时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在与史蒂芬·道格拉斯(Stephen Douglas)辩论时所阐述的观点并没能让林肯赢得他为之竞选的参议院席位。不过,这场辩论的文稿在全美流传,成为两年后将林肯送入白宫(White House)的跳板。

直到一个多世纪以后的1976年,历届总统大选才开始举行全国性辩论。今年的辩论安排包括两大党的总统候选人之间的三场辩论,以及他们的副总统竞选伙伴之间的一场辩论。

由于新冠病毒疫情,会出现一些变化。这些辩论可能比在以前的竞选中更加重要,因为本届候选人受到公共卫生规定的种种限制,举办过去常见的竞选活动的机会比较少。

描绘亚伯拉罕·林肯与史蒂芬·道格拉斯在1858年9月18日进行的一场辩论的画作(© Fotosearch/Getty Images)

现在的总统辩论与林肯和道格拉斯的辩论相比有许多不同之处:当时的辩论超过3小时,每位候选人每次发言超过1小时;而今天的候选人在由媒体记者主持的90分钟的电视转播的问答辩论中轮流发言。当时的辩论文稿要通过电报发送,而今天有千百万人现场观看辩论,社交媒体和新闻媒体还会在辩论期间及其后详述双方候选人的发言以及观众的反应。

美国的总统辩论通常包括共和党和民主党候选人,而不包括代表其他党派的候选人。但第三方候选人/独立人士将会被列入选票。

无党派组织“妇女选民联盟”(League of Women Voters)曾组办辩论多年,但政党领导人于1988年着手掌控。从那以来,只有在公众民意调查中享有实质性支持的候选人才能参加辩论。这样每年秋季一般只剩下两名候选人登台辩论,不过独立候选人罗斯·佩罗(Ross Perot)曾于1992年参加辩论。

他们能影响选民吗?

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安纳伯格公共政策中心(Annenberg Public Policy Center)主任凯瑟琳·霍尔·贾米森(Kathleen Hall Jamieson)表示,分析辩论对选民的确切影响是困难的,但它们显然“有影响”。她说:“这是选举中在同一个场所让[主要政党]候选人回答同样的问题并形成对比的一个机会。你能感受到他们的脾性以及他们应对无法预见的情况的能力。”

阿拉巴马大学伯明翰分校(University of Alabama at Birmingham)传媒学教授比尔·贝诺特(Bill Benoit)说,辩论除了能让选民感受到候选人的个性和人品外,还能让美国观众了解有关议题以及各位候选人所持的立场。

丹佛选民特蕾莎·纳塔莱(Teresa Natale)抱着她的宝宝和她6岁的儿子一起观看2004年的一场总统辩论。(© David Zalubowski/AP Images)

贝诺特说:“辩论改变了一些选民投票时的选择,但更常见的情况是它们强化了已有的态度。”他说:“辩论不能决定一场选战的胜负,但它显然能增强或削弱一个竞选阵营。”

贝诺特还说,与林肯的时代大相径庭的是近来人们在观看辩论的同时还在社交媒体上关注其他人的看法的习惯,而这可能会妨碍他们真正听到候选人的言论。

贾米森指出,今年由于COVID-19冠状病毒疫情,辩论可能在没有现场观众的情况下举行。她认为这可能成为一种优势,因为选民将在不受在座观众鼓掌的影响下形成自己的观点。

马里兰大学(University of Maryland)政府与政治学副教授斯特拉·M·劳斯(Stella M. Rouse)指出,美国的辩论不同于其他民主国家的辩论,因为其政治制度更与候选人个人而不是一个政党的政纲相匹配。

她说:“辩论在这个国家是一种非常个人主义的东西。”

辩论中的犀利言辞和不当失言往往在过后主导媒体报道。但有时反响会掩盖事实。在1988年的副总统辩论中,劳埃德・本特森(Lloyd Bentsen)给了年仅40岁的丹·奎尔(Dan Quayle)重重的一击,当时奎尔说他在国会的经验与约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当总统之前在国会的经验一样多。

本特森反驳说:“我曾和杰克·肯尼迪(Jack Kennedy)共事。我认识杰克·肯尼迪。杰克·肯尼迪是我的一个朋友。参议员,你可不是杰克·肯尼迪。”但贾米森指出,奎尔准确阐述的他的经验年头这个事实在这轮辩驳中却被掩盖了。

候选人本特森(左)和奎尔于1988年在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举行的副总统辩论后握手。(© Ron Edmonds/AP Images)

然而,辩论能向选民提供一位候选人会如何执政的信息。尽管持怀疑态度的人有时抱怨政客们没有信守他们的竞选承诺,但贾米森说,事实证明并非如此。平均而言,总统会寻求落实他们的竞选提案的60%。

贾米森表示,在辩论中,“你可以看到他们将如何行事的相当显著的差异”。

贾米森认为1980年的辩论是一个很好的实例。吉米·卡特(Jimmy Carter)总统是工程师出身,满口事实数据,却不能传达一个更宏观的愿景。而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则恰恰相反:他善于讲述能与公众沟通的故事,但却缺乏具体细节。

她说,他们两人的政绩最终都反映了各自的长处和短处。

里根是口出令人难忘的辩论金句的高手,他在提出了“你比4年前生活得更好吗”这个问题后赢得了选举的胜利。

尽管新闻报道大都侧重于这样的金句,但选民们还是能通过听到各种议题收获良多。贝诺特说,有关研究显示,观看辩论的人在观看后比观看前更了解各项议题,而且他们比不看辩论的人知道的更多。(美国驻华大使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