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校花,學霸,英雄,賢妻……一個中國女人的前半生,大寫的牛!(美國美中報道)

1958年諾貝爾醫學獎得主喬舒亞·萊德伯格說過一句話:
“同人類爭奪地球統治權的唯一競爭者,就是病毒。”
天花、鼠疫、流感、埃博拉、新冠……人類從來沒有停止過跟病毒的抗爭。
甚至還有人寓言,第三次世界大戰將是核武器和生化武器的主場。
什麼是生化武器?


就是以細菌、病毒、毒素等使人和動植物致病或致死的武器,威力大,持續殺傷性強且難以治癒。
還記得二戰時,日本曾仗著擁有生化武器對中國肆無忌憚地犯下了各種滔天罪行。
日本731部隊在中國投放生化鼠疫彈,導致數萬百姓感染鼠疫,成百上千的人直接死亡。
日軍對中國戰俘注射的傷寒病毒,導致病毒在中國軍隊和百姓間快速傳播,傷亡慘重。
曾經的中國,因為無力對抗生化武器,而度過了很長一段屈辱和慘痛歲月。
但如今,一支疫苗的成功誕生讓一切都發生了逆轉。
3月16日,當全世界都還在對新冠束手無策時,第一針新冠疫苗已經在中國注射成功。
曾經我們有多狼狽,如今我們就有多硬氣,一只疫苗讓全世界見識到了中國的生化防禦力量。


而這一切的背後,有一個女人再也藏不住了。
她就是今年54歲,卻“玩毒”30年,攻無不克,戰無不勝的女將軍,陳薇。
這個號稱“中國離病毒最近”的女人,才是中國最神秘的武器。
在今年9月8日的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會上,陳薇跟鐘南山、張伯禮、張定宇一起獲得了國家表彰,得到了“人民英雄”的榮譽稱號。
陳薇,這個為中國“與毒共舞”29年的英雄,終於被大家注意了。


嫁想嫁的人,走想走的路
陳薇身上有太多的標籤:校花,學霸,女神,賢妻,慈母……
你一定難以相信,就是這些最溫柔似水的標籤,成就了今天讓世界都聞風喪膽的“病毒剋星”。
1988年,陳薇從浙江大學本科畢業後,保送到清華大學攻讀碩士。
在那個大學生很稀罕的年代,她已然是985高材生中的頂尖學霸。


超強的學業能力,卻有如此清秀的顏值,陳薇身為“清華校花”自然不乏絡繹不絕的追求者。
厲害的人從最初的選擇都與眾不同,陳薇的霸氣,從那時就已初見端倪。
正當身邊的清華學子苦苦追而不得的時候,她反手就打了所有人一個措手不及:
“對不起,我要結婚了。”
對方是她在去泰山玩的火車上的鄰座,兩個人聊了一路,相見恨晚。
那一次,她的同學開開心心爬了泰山,只有她,不聲不響敲定了終身大事。


這個男人叫麻一銘,當時在青島一家紅酒企業工作,前途和陳薇差距懸殊也就罷了,要緊的是,麻一銘比陳薇大了整整12歲。
感情當然遭到了父母的強烈反對,異地戀,年齡差,學歷不等,門不當戶不對……
不用說在十分保守的90年代,即使放在今天,這樣不般配的感情也肯定阻力重重。
但陳薇執拗起來,誰也別想改變分毫,她義無反顧跟麻一銘領了結婚證。


你以為這就足夠決絕和執拗?
不好意思,陳薇在短時間內,把幾乎同樣的事,又原封不動做了一遍。
臨近畢業,她被全國幾大知名企業“瘋搶”,最後選擇了深圳一家知名生物公司。
簽了約,萬事俱備,本來畢了業就可以直奔深圳,但她去逛了一趟軍事醫學科學院,回來就毀約了。
軍事醫學科學院,是當初周恩來總理得知美軍在朝鮮戰場使用了細菌武器後,親自簽署命令,迅速從全國抽調了最優秀的科學家成立的機構。
它擔負著我國防禦核武器、化學武器和生化武器等的特殊使命,卻在當時已經人才凋敝。
越是沒人願意去,她越鐵了心非去不可,她還做出了一個讓所有人都不理解的舉動——參軍。
對於普通人來說,參軍是個不錯的選擇,但對於雙985院校畢業的高材生,陳薇可選擇的康莊大道太多太多了。
當兵,實際上是最苦最沒“錢”途的路。
這個決定當然又遭到了家人朋友的強烈反對。
如果反對有用,就不是陳薇了。
陳薇知道生化武器對於國家未來的意義,於是,她捨棄了天價年薪的公司,一頭紮了進去。
後來證明,就是她當年不顧全世界反對而選擇的愛情和事業,才成就了今天少則守護14億人,多則惠及70億人的偉業。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都曾有過雄心壯志,但真正願意為此付出一生的,寥寥無幾。
那些跟陳薇一起入伍的人,幾年間都陸陸續續地離開部隊,只剩下她還在咬牙堅持。
有同學去了當初那家被她拒絕的公司,現在的年薪是她的百倍。
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提醒著她,你看,選錯了路吧?
但陳薇卻沒有絲毫的動搖,她日復一日地守在實驗室,年復一年地做著不知道何時才能派上用場的研究。
而丈夫麻一銘,成了她這個時候最溫柔的支持。
婚後,為了照顧陳薇,他辭去了青島的工作,來到北京,成了陳薇“背後的男人”。
陳薇總是在實驗室忙到很晚,他就站在外面守著走廊的燈光,等著她,一直到燈滅,再攜手回家。
別人家都是女人天天打電話問男人,“你什麼時候回來?”
他們家是麻一銘每晚11點打電話給陳薇,“不早了,你要休息了,身體要緊。”
結婚多年,他從來不讓陳薇做任何家務,他說,“做家務是對你才能的浪費。”
從來只聽過女人為了男人的事業甘願委身於生活瑣事,沒見過有男人願意為了女人的理想而甘做“英雄背後的男人”。
而陳薇,也終於等到了那個成為“英雄”的機會。


2003年非典,SARS病毒兇猛來襲。
在全國陷入對死亡的恐懼時,陳薇卻一聲不響帶頭進入實驗室,開始研究預防非典的藥物。
負壓實驗室一次最多只能待5個小時,待久了就會因缺氧嚴重頭痛,陳薇卻為了跟病毒搶時間穿上了成人尿不濕,每次在實驗室一呆就是八九個小時。
才僅僅50天,陳薇便拿出了靈丹妙藥,“重組人干擾素ω”噴鼻劑讓1萬4千名醫護人員無一人感染。
這一次的“非典抗疫”讓陳薇一戰成名,成為了真正的英雄。
多年的堅持,終於有了迴響。
原本是該讓曾經那些笑她選錯路的人,看她如何揚眉吐氣的時候,可陳薇卻躲過了世人的追捧,再次埋首於跟病毒搏鬥的事業中去了。
因為,“人類生命的黑板擦”埃博拉來了。
29年“與毒共舞”,為天下人白頭
電影《戰狼2》大家都看過,卻很少有人知道,電影裏的陳博士,其原型正是陳薇。
電影中的陳博士是大家的希望,電影外的陳薇是無數人的希望。


埃博拉病毒,原發於非洲,致死率高達90%,地理上和中國相隔十萬八千里,理論上我們無需過分擔心。
可陳薇不這麼認為,她斷言,“埃博拉離我們也就是一個航班的距離。”
消殺在國內肆虐的病毒還不夠,她要做的是要把1%的危險也抵擋在國境線之外。
早在2006年,當全世界還不知道“埃博拉”為何物時,陳薇就已經開始了研究。
2014年西非大規模爆發“埃博拉”疫情,全世界談“埃”色變,各國都自顧不暇,陳薇卻在此時做出了一個震驚世界的決定——
她要帶領團隊深入到非洲一線去。
為了讓埃博拉徹底地遠離中國,她成為了離埃博拉最近的人。
陳薇也不負眾望,成功研發出基因型埃博拉疫苗,給疫區的災民帶來了生的希望。
這是中國自主研發的疫苗第一次走向世界。
從此非洲流傳這樣一句話,“別人都因為埃博拉走了,中國人卻因為埃博拉來了。”
當年不理解陳薇從軍的人,嘲諷她自毀前途的人,絕對不會想到:
學霸的一次“犯傻”,卻在之後的29年裏一次又一次地,拯救無數的國人於水火之中。
2020年春天,“新冠”疫情爆發,陳薇又一次不聲不響地沖進了前線,開始了與“新冠病毒”的殊死搏鬥。
3月16日,中國疫苗全球第一個進入人體實驗;
4月12日二期臨床實驗啟動;
5月21日陳薇發佈全球首個疫苗人體實驗數據,安全有效;
7月20日二期臨床試驗數據公佈,99.5%受試者產生抗體。
我們的女將軍,又一次成功了!
每一次都是“臨危受命”,卻每一步都領先於全球,如果說這個世界還有奇跡,那奇跡的另一個名字可能就叫“陳薇”。


29年過去了,當年的“清華校花”一轉眼成了“護國英雄”,在全國人民的矚目中接受祖國對她這29年“與毒共舞”的褒獎。
而坐在電視機前觀看她領獎的父母雙親,卻一下子紅了眼。
當記者問道,“這次看到女兒有沒有變化啊?”
母親有些哽咽地說,“老了,頭髮都白了……”
當初抗擊非典的時候,陳薇頭髮沒有白,研發新冠疫苗半年,她的頭髮全白了。
當被問到,“有想過退縮嗎?”陳薇的眼淚也不禁留了下來,她說:“有啊,很多……但我不能退。”
“人活一世總要做點事情,有這個能力和條件,為什麼不把事情做到極致呢?”
什麼是英雄?
英雄之所以是英雄,不過是他們用凡人之軀,做到了凡人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而陳薇,就是這樣的英雄。
讓自己成為裏病毒最近的那個人,讓我們成為離危險最遠的人。
用29年的芳華,在沒有硝煙的戰場上衝鋒陷陣,還我們一片太平盛世。
“女英雄”拯救世界,兩個男人守護她
古往今來,能成為英雄的人,都是“舍小家,為大家”,陳薇也不例外。
生完孩子1個月後,她就迅速回到了工作崗位。
非典時期,兒子想她,也只能在隔著電視親吻媽媽。
29年來,一有危情,她收拾行囊說走就走,把兒子和丈夫撇在身後,頭也不回。
也許是老天都覺得這個女人太偉大,所以給了她最幸福的等待,讓她每次拯救完世界後,回到家時都有一盞燈守候。
丈夫麻一銘雖然不像她一樣可以飛,但他卻懂得她那些飛翔的夢。兒子崇拜她,勵志要子隨母業,不僅選擇了跟母親相似的專業,還準備跟母親一起投身到防禦生化武器的事業中。
她保護這個世界,而他們選擇默默守護著她。
當年執拗地選“錯”了要嫁的人,選“錯”了要做的事業。
如今,卻將錯就錯,承擔起了民族的重擔,還收穫了完美的愛情。萬幸,我們的女英雄,終於沒有被這個世界辜負。(作者:才華水木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