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高院大法官病逝,引起全美更多争论(美國美中報道)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露丝·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erg)昨天(9月18日)突然去世的消息让2020年、这一关键总统大选年的局势变得更加复杂。两党参议院领袖已经就何时推进新的大法官提名程序产生分歧。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erg)周五因转移性胰腺癌并发症去世,享年87岁。此前,她已患有多种癌症。

金斯伯格的去世使共和党人和川普总统可能有机会任命一位保守派大法官,使保守派大法官在最高法院获得6比3的绝大多数。川普总统也成为美国史上少有的能提名三个大法官的总统,我对于这种情况并不意外(详见我去年的前文 特朗普有望提名第三个高院大法官)。

在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消息传出一小时内,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尔斯·舒默(Charles Schumer)就在推文刊发声明说,参议院应等到明年再填补大法官金斯堡去世造成的最高法院空缺席位。

舒默在推特上写道:“在挑选下一任最高法院大法官上,应听取美国人民的声音。因此,在我们有一位新总统之前,这种空缺不应该被填补。”

舒默的推文其实是逐字复制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2016年在保守派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去世后的声明。

2016年也是美国的总统大选年。不过当时在任总统奥巴马是民主党人,参院的多数党则是反对党:共和党。

因为过去的先例,反对党主导的参议院不会在总统选举年、同意执政党总统的最高法院候选人,加上民主党认为其党内候选人拿下2016年总统大选的胜算大,所以2016年两党最终达成一致,推迟高院大法官任命投票。

不过,共和党候选人川普出人意料赢得大选。新总统川普2017年上任后,共和党主导的参议院才开始保守派大法官尼尔·戈萨奇(Neil Gorsuch)的听证和任命程序。

今年跟2016年的政治格局不同,2020年白宫和参院都由共和党共同把持,也就意味着如果他们愿意,他们可以在大选前投票决定大法官的人选。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华裔最知名的政治明星赵小兰的老公麦康奈尔周五的声明,明确为川普推选大法官提名人开了绿灯。他说:“川普总统的提名人将在美国参议院进行投票”,但他没有给出具体时间。

麦康奈尔

麦康奈尔的声明更格外提及2016年大法官斯卡利亚辞世时的美国政局。他写道:“在2016年斯卡利亚大法官去世前的那次中期选举(2014年)中,美国人选出共和党成为参议院多数党,因为我们誓言要检查和平衡跛脚鸭总统(奥巴马)第二任期的最后日子。我们信守诺言。自1880年代以来,没有一个参议院在总统选举年中确认过反对党总统的最高法院候选人。

“美国人在2016年再次选出共和党为多数党,并在2018年进一步扩大了参院的多数党席位,因为我们承诺与川普总统合作并支持他的议程,特别是他对联邦司法部门的出色任命。

“我们将再次信守诺言。川普总统的(大法官)提名人将在美国参议院进行投票。”

外界认为,麦康奈尔此举是为川普推选大法官提名人开绿灯。言外之意,在总统选举年,参院和白宫均为同一党主导,就白宫提名的大法官在参院组织投票不违反先例。

麦康奈尔今年也要参加竞选、寻求再次连任。他2月接受媒体采访时就已公开表示,如果有大法官去世,他会尽快填补高院的大法官空缺。

根据国会研究局的数据,从提名之日起,确认最高法院提名的平均时间约为70天。目前,距2020年离总统大选只有45天。

10天前(9月9日),川普总统宣布新增20位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选人名单,承诺如果将来有空缺,将从此名单中选择大法官。这似乎是提前为提名大法官打下了伏笔。

新增名单上包括三位共和党参议员,分别是德克萨斯州的特德·克鲁兹(Ted Cruz)、阿肯色州的汤姆·科顿(Tom Cotton)、密苏里州的乔什·霍利(Josh Hawley),还有现任美国驻墨西哥大使克里斯托弗·兰道(Christopher Landau)以及美国哥伦比亚特区巡回上诉法院的格里高利·卡萨斯(Gregory Katsas)。

川普在2016年总统竞选期间发布了两份大法官候选人名单,共21位上榜;在他成为总统后,2017年又新增5位。他成功推选的2位大法官提名人:尼尔·戈拉奇(Neil Gorsuch)和布雷特·卡瓦诺夫(Brett Kavanaugh),都是从名单中抽出的。

川普的对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至今未公布潜在大法官选择清单。他在6月时公开称,他正在研究潜在的大法官提名人名单,但未指定是否会在大选前公布;到目前为止,拜登就大法官人选的唯一表态是,如果有机会,他将提名一名非裔女大法官进入最高法院。

不管是在选择他的副总统竞选拍档还是高院大法官,他选择的头号噱头从来就是族裔而不是个人德行,如果有人把他所说的这个非裔换成白人,一定会遭致来自从反对党到自己亲友的全世界的谩骂,说你是种族主义。这就是美国的另类种族歧视。这张说法歧视了黑人,因为这多多少少让他们(包括所有人)感觉他们是因为自己的族裔而不是德行当选;而白人拜登却因为对他们的另眼相看和垂恩而沾沾自喜。

川普在三年多的任期内、已经任命了2位大法官,足以影响一代人;如果他在11月再次当选,并再次推举大法官,那将意味着川普可以塑造美国未来几十年的社会走向,夺回失去已久的美国梦、美国传统和传承,让美国继续伟大。(美国罗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