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能否成功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美國美中報道)

2020年9月18日,备受崇敬的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在华盛顿病逝,享年87岁。作为最高法院中的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为争取女性权利做出了重要的贡献,我们将永远铭记她。

金斯伯格大法官的生平事迹和历史地位在这里不再过多赘述,我们重点关注她的去世给美国政坛接下来带来的影响。

现在离2020年美国大选只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特朗普能否成功提名下一任大法官?民主党和共和党又会展开一场什么样的攻防战

01 “历史惯例”还是“实力为王”
金斯伯格大法官去世后,特朗普能否直接提名下一任大法官,成了大家争论的焦点。很多人说,特朗普应该遵循之前的“惯例”:如果大法官在选举之年去世或者退休,空缺的席位应该留给新当选的下一任总统提名,以此来体现对民意的尊重。

这样的“惯例”在近些年发生过两次:一次是1992年大选前大法官爱德华·怀特退休,时任共和党总统老布什没有直接提名,而是等到1993年克林顿上任才提名了新任法官金斯伯格。

1993年克林顿提名金斯伯格

而第二次是2016年大选前大法官斯卡利亚去世,时任民主党总统奥巴马也没有直接提名,而是等到2017年特朗普上任后才提名了大法官戈萨其。

2017年特朗普提名戈萨其

然而,如果我们凭借这两个例子就认为空缺的大法官席位需要由下一任总统提名,那就大错特错了。老布什和奥巴马之所以没有在任期之内提名大法官,根本的原因是当时负责批准提名的参议院被反对党掌握,总统即使提名了人选也无法通过参议院。

1992年共和党总统老布什当政期间,民主党以绝对的优势掌握着参议院(57:43)和众议院(267:167),老布什推行的政策几乎都被国会驳回,更不要提对大法官的提名了。

时任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拜登(对,就是这个拜登)驳回了老布什的提名想法

2016年,民主党总统奥巴马当政期间,又是共和党以绝对的优势掌握着参议院(54:44)和众议院(247:188),奥巴马这位跛脚鸭总统的政令也很难得到执行。

其实奥巴马已经提名哥伦比亚特区首席法官加德兰接任大法官的职位,但是在参议院投票时被共和党否决,只得罢休等下一届总统提名。

奥巴马提名加兰德后,被共和党狙击

因此,由下一届总统提名大法官的“惯例”其实是个伪命题。跟上面两个例子正好相反的是2018年肯尼迪大法官退休。肯尼迪大法官退休时正值2018年中期选举,民主党又提出让特朗普等到中期选举之后再提名接任人选,以表示“顺应民意”。

然而当时的参议院由共和党掌握(51:47),占了多数的共和党怎么会愿意理会民主党的提议?于是特朗普和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强行在中期选举前一个月提名了卡瓦诺大法官上台。(卡瓦诺大法官提名时,两党也斗得血雨腥风,请戳:情节跌宕起伏的三个月大法官Brett Kavanaugh提名上任之路

卡瓦诺大法官接受提名

尤此可见,提名大法官本来就没有什么“历史惯例”或者“顺应民意”,只是取决于总统和参议院是否属于一个党派。华府的规则往往如此,强者为王,再扯着民意作为遮羞布罢了。

02 参议院的两党斗争

在金斯伯格去世不到几个小时的时间里,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就发表声明称:自己和共和党将立刻启动并推动任命新任大法官的程序。

也是意料之中,民主党领袖舒默强烈反对共和党此时提名新任大法官,而是要求等到下一任总统上台后再进行提名。虽然民主党内部已经四分五裂,但是面对提名大法官这个重要问题,民主党议员们迅速抱团,表达了对舒默的支持。

激进的民主党马萨诸撒州参议员Ed Markey提出,如果共和党现在任命了大法官,民主党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如果民主党在2020年赢回了参议院多数,将启用“核武器”——放弃参议院冗长辩论的规则,直接简单粗暴地扩大最高法院的规模。

(解释一下参议院的“核武器”:在参议院投票中,少数党可以启用冗长辩论来反对多数党提出的法案,而多数党需要得到60票才能结束少数党的冗长辩论——往往多数党即使席位较多也很难拿到60票,因此需要被迫采纳一部分少数党的意见。Ed Markey的意思是,如果共和党现在提名大法官,那么民主党成为多数党之后就考虑放弃冗长辩论,为所欲为)。

民主党的反对在意料之中,然而能否成功提名大法官,更为关键的是来自共和党内部的压力。

03 跑票的共和党参议员

在当前的116届国会中,共和党掌握参议院53个席位,民主党47个席位。如果算上副总统彭斯额外一票,在表决大法官人选时,共和党最多只能有三个参议员跑票(最终投票结果需要达到51:50)。

53位共和党参议员中,决大部分议员还是会按照党派的立场投赞成票。但是几位和特朗普关系不睦、今年选情比较紧张的参议员,有非常大的跑票可能。

目前确定会跑票的共和党参议员有两位第一位是阿拉斯加参议员穆考夫斯基(Lisa Murkowski)。穆考夫斯基是党内著名的温和派,因此在过去多个投票中都有跑票的经历。

例如,2017年最重要的废除奥巴马医改的投票中,穆考夫斯基、缅因州参议员苏珊·柯林斯和亚利桑那州参议员麦凯恩跑票,导致共和党以一票之差没能废除奥巴马医保。而在2018年卡瓦诺大法官提名中,穆考夫斯基又成为了唯一跑票否决提名的共和党参议员。

也正因如此,特朗普对穆考夫斯基怀恨在心,想让她下台。特朗普曾发Twitter说:我不在乎是什么人,但只要有人在选举中挑战穆考夫斯基,我都会为他们背书。

这次金斯伯格大法官逝世后,穆考夫斯基立刻发表“跑票”声明:我们曾经以民意为理由否决民主党的大法官提名,如果我们现在就提名大法官,就是双重标准。所以我支持由下一任总统提名大法官。

第二位确认跑票的是缅因州参议员苏珊·柯林斯。

金斯伯格大法官身体不好的消息在华盛顿已经流传了很久。苏珊·柯林斯在这个月初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达了自己不会支持在选举前提名新任大法官。

苏珊·柯林斯跑票的主要原因来自选民的压力。在自由主义盛行的新英格兰,苏珊·柯林斯已经是共和党硕果仅存的参议员。因此她在很多共和党关键议题中都采取跑票的方式,以体现自己“中立、超党派”的立场,赢得中间选民和自由派选民的支持。例如在2017年共和党废除奥巴马医改的投票中,苏珊·柯林斯就投出了否决票。

然而在弹劾特朗普和卡瓦诺大法官任命的投票中,迫于党内高层的压力,苏珊·柯林斯最终还是选择站在了共和党的一边,但也因此被民主党对手抓住把柄疯狂攻击。

今年将要参加选举的苏珊·柯林斯民调落后于对手,被看做是共和党最可能丢掉的几个席位之一。因此在这次的新任大法官提名中,苏珊·柯林斯绝不会再站在共和党的一边。

关于今年柯林斯的连任选举可以跳转:【决战参议院】苏珊柯林斯:被川普拖累的共和党温和派

今年连任选情岌岌可危的苏珊·柯林斯

除去穆考夫斯基和苏珊·柯林斯两位铁定跑票的参议员,犹他州参议员罗姆尼和爱荷华州格拉斯利也犹豫不决,可能跑票。

犹他州参议员罗姆尼作为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曾是共和党建制派的领军人物。特朗普上台以来对共和党进行内部肃清,在大清洗中以麦康奈尔为首的一部分人归顺特朗普,前议长保罗莱恩和数十位共和党人黯然出走,而罗姆尼虽然留在国会,却和特朗普冲突频频。

罗姆尼不仅屡屡公开批评特朗普“滥权”,更是唯一一名在弹劾特朗普法案中投了赞成票的共和党议员。(也正因如此,支持特朗普的犹他州议会正在考虑修改法律投票罢免罗姆尼)

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华府众人推测,罗姆尼内心一定抵制特朗普的大法官提名。但是他作为共和党的大佬,也是深知提名一位保守派大法官在未来数十年中对共和党的重要性。内心纠结的罗姆尼直到现在还没有表态。(虽然有流言说罗姆尼已经决定投反对票,但被他发言人称是假消息)

另一位持怀疑态度的是参议院最为资深的爱荷华州格拉斯利。格拉斯利是特朗普在参议院的铁杆盟友,但前段时间却因为特朗普随意开除国务院监察长而起了冲突。(关于这一起事件可以跳转:特朗普开除调查蓬佩奥的监察长,下一次弹劾还有多远?

国务院监察长在调查蓬佩奥滥用职权让下属帮忙遛狗时,被特朗普开除。因此格拉斯利批评特朗普越权,无视国会监督的权力,有违反美国宪政体系的嫌疑。

批评归批评,盟友归盟友

而在这次格拉斯利可能跑票的原因主要是“面子问题”。2016年奥巴马提名加德兰接任大法官时,格拉斯利正好担任主管提名的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当时的格拉斯利“高呼民意的重要性”,“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压下了奥巴马的提名。

那么这次由共和党进行大法官提名,格拉斯利如果投票支持,简直是啪啪打脸,面子里子一起丢了。

2016年,司法委员会主席格拉斯利以“尊重民意”为由,否决了奥巴马的提名

根据前面的计算,共和党最多只能跑三票才可能提名成功。现在有四票不确定的情况下,接下来几天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和党鞭图恩的“游说”能力,就成为了特朗普能否成功提名大法官的关键要素。两人在过去已经会见了数名参议员,进行密集游说,确保大法官提名可以通过参议员。

但是几乎可以肯定,这次的新任大法官提名很可能在参议院掀起一阵“血雨腥风”,完全不亚于2018年的卡瓦诺大法官提名。(原创 萝贝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