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五选一?川普将提名谁接任最高法院大法官?(美國美中報道)

87岁的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下文简称RBG)的突然辞世使得本来就山雨欲来的大选冲刺阶段又生新的波澜。
上一期我们谈论了围绕这个最高法院空缺,两党将展开怎样的斗争。传送门:特朗普能否成功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这一期我们将重点介绍一下川普有哪些合适的大法官继任者。

01 共和党的当务之急
离大选只有不到两个月,共和党当务之急是迅速开启提名流程,加快内部审议,趁着目前在参议院的多数席次,争取尽快强行闯关成功。毕竟谁也不知道拖到明年白宫的主人还是不是川普,参议院还归不归共和党控制。近一两年来,RBG的身体状况一直不佳,川普其实很早就开始做准备,手头一直有一份二十多个候选人的名单,这个月初还更新过一次。名单上的人选已经做过一轮背调了,这为川普节省了很多时间。现在要最后确定提名人选只需和核心幕僚展开讨论,并亲自面试即可。

川普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可是忙翻了,电话打个不停,来自四面八方的推荐和咨询全都涌向川普。

川普刚刚度过了异常忙碌的周末,既要在北卡举办集会,还得思考大法官提名事情
本来川普想第一时间在这周三就公布提名人选,但是RBG的葬礼和纪念活动预计在本周三和周四举行。考虑到川普过去经常对死者也不放过(比如麦凯恩),川普的顾问团强烈建议川普这次积点口德,攒点人品
川普在麦凯恩死后还在推特上骂他
过去川普可是没少骂RBG,2016年称她是“Faker”,还曾建议她赶紧辞职。但这次川普表现得非常谨慎克制,尽管价值观立场截然相反,川普还是赞扬了RBG一生的贡献。
过去川普也没少在推特上骂RBG
但川普还是无法完全控制住自己嘴巴,在周一做客福克斯新闻访谈时质疑RBG的遗愿很可能是佩洛西、舒默和希夫篡改的。RBG最后的遗愿是说她不希望她的继任者是由川普来提名。
为了表示尊重,川普不得不等到葬礼结束才能提名。因此川普极有可能在周五或者周六正式提名大法官。
最高法院RBG的座位上放上了黑纱
02 提名一位女性?
如果共和党想要快速并且顺利将川普提名的大法官送进最高法院,该人选必须非常合适:法律水平能力出色,履历漂亮,能服众,污点少。于是,和拜登选副手类似,川普选大法官很可能也只能限定于一位女性。(关于拜登选择女性副手的分析可以跳转:最后三选一?难产的拜登副手选择,谁将突围而出

毕竟RBG是非常受人尊敬,具有极高历史地位的美国第二位女性大法官,如果选择一位男性接任的话,很难得到民众支持,也就会让整个提名确认过程变得更加漫长而充满变数。

民众自发悼念RBG
提名女性还可以提振一点川普在女性选民中的好感。2018年中期选举共和党主要就输在郊区白人女性支持度太低。而且男性候选人非常容易被牵扯进歧视女性甚至性侵指控中(想想当年卡瓦诺提名时的“悲惨”遭遇:情节跌宕起伏的三个月大法官Brett Kavanaugh提名上任之路)。

在参议院听证会上遭遇民主党群攻的卡瓦诺
而女性身份则是一种天然的挡箭牌,让别人骂都没办法太过分,否则自己可能惹上歧视女性的麻烦。这可能就是共和党从民主党那里学到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策略吧。但是,合适的女性人选实在过于稀少,所以也不完全排除川普还是提名一位男性的可能性。

03 五人最终名单
A
Amy Coney Barrett(ACB)48岁
目前站位领先的就是Amy Coney Barrett(下文简称ACB)。和拜登的副手贺锦丽一样,ACB也是川普最稳妥安全的选项。(关于拜登选贺锦丽可以跳转:拜登为什么“不计前嫌”地选择了贺锦丽?
ACB曾是已故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的助手,2018年大法官出现空缺时ACB就进入了最终名单,获得了川普面试机会。虽然川普最终选择了卡瓦诺递补大法官,但这并不表示川普不喜欢ACB。

川普提名她担任了第7巡回上诉法庭法官,当时参议院投票是53-43,有三位民主党参议员也投票支持:印第安纳的Joe Donnelly(2018年中期选举连任失败)、弗吉尼亚的Tim Kaine(希拉里2016年的竞选搭档)、西弗吉尼亚的Joe Manchin(民主党内最保守的参议员)。

事实上作为女性保守派法官,ACB绝对是珍惜资源,共和党是想把她储备起来,专门准备填补RBG。如今“备胎”终于面临转正的机会了。

川普专门留着ACB用来替换RBG
ACB获得了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纳的力挺。因为不久前才经过巡回法庭法官的参议院投票,参议员们都很熟悉ACB,不需要长时间去了解候选人和做背调,又可以节省很多时间,是最适合总统快速提名,参议院快速表决的人选。但是2017年提名上诉法院法官时,ACB就因反堕胎和虔诚的天主教信仰而遭受民主党猛烈的攻讦。如果这次提名最高法院,势必会找来民主党更为疯狂的猛攻,ACB将迎来最艰困挑战。

提名巡回法庭法官时,ACB在参议院遭受了以范士丹为首的民主党参议员的诘难
最新消息是本周一川普再次面试了ACB,证实了ACB的杆位位置。
B
Barbara Lagoa,52岁
Barbara Lagoa出身佛罗里达古巴裔,曾是第一位进入佛罗里达最高法院的拉丁裔和古巴裔女性。如果Lagoa进入最高法院,将成为Sonia Sotomayor之后第二位拉丁裔女大法官。
2019年川普提名Lagoa担任第11上诉巡回法庭法官,当时参议院投票是跨党派一边倒的支持80-15,获得了26位民主党参议员的支持,包括参议院司法委员会民主党领袖加州大佬范士丹。Lagoa的优势在于出身和族裔。选择她将极大有利于提振拉丁裔对共和党的喜爱度,同时也将提振川普在佛罗里达的选情。(前面我们介绍过佛罗里达两党的选情,详细可戳【决战2020】古巴裔or老年人,谁助川普赢下佛罗里达?

Lagoa的劣势在于常年工作在佛罗里达,她在首都政治圈内知名度还不高,难以服众,参议院需要更多时间去审理。

C
Allison Jones Rushing,38岁
川普的幕僚长梅多斯推荐Allison Rushing。Rushing曾做过大法官托马斯和戈萨奇的助理,2019年经过川普提名确认成为第4巡回上诉法庭法官,当时参议院投票记录是53-44,完全按照党派投票,无人跑票。
但是Rushing实在太年轻了,现在只有38岁,目前最年轻的大法官是53岁的戈萨奇,38岁想要进入美国最高司法机构恐怕还为时尚早。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是终身制的,如果Rushing能够当选,干个三四十年不成问题。
D
Amul Thapar,51岁
Thapar是印度裔,还是麦康纳老乡,曾任肯塔基东区检察长,2017年川普提名担任第6巡回上诉法庭法官。很多人都认为他是大法官空缺时共和党的首选。在司法立场上最接近已故大法官斯卡利亚。如获确认将成为美国最高法院第一位亚裔大法官。
E
Thomas Hardima,55岁
Thomas Hardima目前是第3巡回上诉法庭法官,当年递补大法官斯卡利亚和肯尼迪时他都入围了候选名单。Hardima以保守主义立场闻名,司法观点和川普高度一致。川普姐姐Maryanne Trump Barry曾和Hardima在第3巡回法庭共事,并向川普推荐了Hardima。
无论川普最后提名了谁,都将在华府掀起一场全新的“血雨腥风”。预计不会有任何民主党参议员会投票支持,提名人能否闯关成功将取决于几位摇摆的共和党参议员。下一期我们将重点谈谈围绕大法官空缺,两党各自制定的战略,敬请期待。(原创 Arch松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