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土安全部發佈擬取消F(外國學生)、J(交流訪問學者)和 I(外國媒體代表)類簽證:Duration of Status(美國美中報道)

美國國土安全部週四(9月24日)宣佈了一項擬議規則,要求國際學生、交流訪問學者和外國媒體代表在美國停留固定的時間段。
按照目前的制度,這些簽證的持有者在現有身份不變情況下可長期在美居留。國土安全部表示,做出改變是為了鼓勵遵守專案規定,減少欺詐行為以及加強國家安全。
國土安全部發佈的“規則制定建議通知”擬取消F(外國學生)、J(交流訪問學者)和I(外國媒體代表)類簽證目前實行的“身份持續時間”(Duration of Status)制。按照目前這種制度,這類簽證持有者只要維持該身份不變,就可以一直在美國境內停留而無須申請續簽。新規定為這三種簽證設立了固定的准許停留期以及申請延長簽證的程式。
國土安全部履行常務副部長職責的高級官員肯·庫奇內利在一份聲明中說:“這一努力將為某些外國人建立一個與大多數其他臨時簽證分類一致的固定的入境時間,同時仍然允許這些外國人合法延長他們的居留時間或在必要時重新申請入境。修改有關規定是完善專案監督機制的關鍵;防止外國對手利用我國的教育環境;並妥善執行和加強美國的移民法。”
根據提議的規定,持有F或是J類簽證的非移民將被允許進入美國,停留至其專案的結束日期,時間不得超過四年,除非國土安全部認定這個非移民的准許的居留期限為兩年。與高簽證逾期滯留率相關的國家的外國人(學生和交流訪問學者的逾期滯留率大於10%)將被限制在最長兩年的固定居留期內,以加強監控,遏制移民違法行為並鼓勵及時離境。
國土安全部說,可能會觸發准許居留期只限兩年的其他因素包括外國人出生的國家在“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的名單上或其擁有這個國家的國籍;學校或專案贊助者是否是信譽良好的電子驗證E-Verify參與者;對於F類的非移民,要看學校是否得到由教育部長承認的認證機構的認可。
一旦最終規則生效,目前合法居留在美國的F或J類簽證持有者的獲准居留時間將被自動延長至專案結束的日期,但不得超過四年。
國土安全部建議對I類非移民簽證也就是外國媒體代表的居留期改為首次停留最長240天,並有機會根據相關活動的時間跨度再申請延長最多240天。
目前不清楚國土安全部有關外國記者簽證規定的改變對美中兩國對對方記者簽證實行的限制會帶來什麼影響。今年5月,美國國土安全部宣佈,由於中國政府限制美國媒體,基於對等原則,美國對中國駐美記者簽證有效期進行大幅調整,縮短至90天以內,每90天就要重新申請延期。
國土安全部提議的改變還包括把F類非移民準備離境的時間從60天減少到30天;向尋求延長居留期的F、J和I類非移民定期收集生物識別數據;對尋求延長居留期的F類非移民制定明確的可延長居留的標準以及根據美國國務院與國土安全部的政策來界定外國媒體機構。
新提議的規定改變定於週五發表在《聯邦公報》上。在規定生效前,公眾有30天的時間對有關的改變發表評論。
另外,今年3月疫情爆發後,全美各地移民局和移民法庭關閉。隨著各地移民局辦公室在6月份相繼開放,不少因疫情而被取消移民局面談的華人,近期陸續收到了移民局重新安排面談的通知。
此外,雖然目前紐約的移民法庭尚未開放,但也有一些華人已收到案件重新排期上庭的通知,不過有的人收到通知後,反而感到猶如當頭一棒,因為案子被排到2023年才開庭。
全美各地移民局辦公室3月起關閉後的這幾個月中,打指模、面談、入籍及各種移民事務辦理均暫停,原來已預約好的時間被取消。不少人打完指模後沒有下文,有的本應面談或上庭的也被取消了,很多人為此焦慮不安。
隨著移民局從6月4日起重啟,紐約移民局也在7月份恢復辦公,對因疫情被取消面談的案子,重新安排面談時間。近期一些華人表示,他們陸續收到了移民局重新預約的面談通知,案子重新啟動前進,令他們看到了希望。
有的人雖然好不容易盼來了移民法庭重新安排的通知,但上庭時間卻被排在2023年,令他們頓時又心灰意冷,因為未來還需要漫長的等待。
2013年來紐約的李先生說,他的運氣不佳,案子出現多次意外,他在2014年政庇面談沒有通過後等上大庭。先是原法官調離紐約要換法官,新法官把案子安排到今年7月20日上庭;誰知遇上疫情、移民法庭關閉,上周終於盼來移民法庭的重新排期通知,但上庭日期卻延期到2023年3月。
李先生說,自己的心情一落千丈,這意味著他來美10年仍不能拿到綠卡,感到心裏蒙上了很大的陰影,精神壓力很大,他表示已經7年沒有回國看望父母,父母年紀大了,很想早日拿到綠卡回國看望他們。
移民局目前恢復辦理的是因疫情取消原定安排的案件,而那些石沉大海的案件仍然遙遙無期。例如2014年底以後,政庇申請從原來的“後來先辦”改為“先來先辦”,以處理積壓案件。有相當一部分2015年—2017年申請政庇的人,因為他們屬於“後來”者,案件被撂在一邊;到了2018年2月起,政庇申請從“先來先辦”改為“後來先辦”,這樣他們又被擱置,因為此時他們屬於“先來”者,也就是說他們兩頭都落空了,始終無法獲得面談資格。特別是在2015年申請政庇的人中,他們有的人已等了5年,迄今仍沒有機會面談。
而隨著時間推移,政府移民政策也會改變,他們的入籍的可能也許會變得更加不可預測。(美国罗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