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正式提名ACB补位大法官,如果交由拜登提名他会选择谁?(美國美中報道)

关于大法官金斯伯格病逝,两党在最高法院的攻防战专题前文回顾:
不出所料,9月26日下午,川普在白宫玫瑰园正式提名Amy Coney Barrett(以下简称ACB)继任最高法院大法官。
此时距离大选仅剩38天,此前大法官提名确认流程平均需要70天,共和党将提速,拼命推进要在大选投票前将ACB送进最高法院。最新消息是,共和党准备10月12日就在参议院进行任命听证会

关于大法官提名听证会,总是充满了“血雨腥风”。我们可以回顾两年前卡瓦诺大法官在听证会上被民主党指控性侵的“悲惨”经历:情节跌宕起伏的三个月大法官Brett Kavanaugh提名上任之路

01 ACB的争议
特朗普提名的ACB被认为是已故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的继承者,ACB曾担任斯卡利亚的助理,两人司法观点高度一致。
斯卡利亚大法官与ACB
ACB是虔诚的天主教徒,因此也是强硬的反堕胎者,曾公开反对里程碑意义的罗诉韦德案的判决,称堕胎永远是不道德的。ACB自己也是以身作则,是7个孩子的妈妈,其中有2个是从海地领养的,最小的孩子还是唐氏综合征。
ACB一家人整整齐齐盛装出席她的提名仪式
保守派欢欣鼓舞的同时,自由派则表达了严重忧虑,认为ACB如果当选会严重侵害女权、堕胎权、选举权、工人权和医保权。
民主党方面已经开始准备广告攻击ACB
自由派担心ACB会推翻保护堕胎权的罗诉韦德案判决。ACB的反堕胎可能已经与当今的美国主流民意相悖。2019年的调查显示,61%的美国认为堕胎是合法的,是近20年的最高值,同时70%的美国人不希望罗诉韦德案翻案。
罗诉韦德案是美国现代史上最为重要的一次判例,标志着堕胎权合法化
预计民主党也将一改过去针对共和党提名大法官私德的攻击策略,转为在反堕胎反奥巴马医保问题做文章。
02 对大选的影响
在大选最后时刻提名大法官可能会同时刺激两党的投票热情。共和党方面,在最后时刻最高法院之战将占据头版头条,民众的关注会从疫情等不利于川普的议题上转移开。

另外,一位保守派大法官被提名将极大提振近期一直处于守势的共和党士气,民众将被鼓舞,重新燃起投票保卫川普的激情。

支持ACB的保守派民众
但是最高法院之争也将同时激发民主党的愤慨,刺激自由派选民的投票率。在过去这一周,民主党阵营在全国募集了史无前例的2亿美元竞选资金(包括拜登和所有参选的民主党国会议员),这证明了民主党选民的热情已经被点燃。
反对ACB的自由派民众
03 恐失去关键影响力的罗伯茨大法官
ACB如果上任,最大“输家”可能是现在的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罗伯茨。RBG过世前,最高法院表面上保守派和自由派之比是5-4,但实际上保守派大法官罗伯茨近年来立场愈发摇摆自由化,最高法院力量对比实质上是4-1-4,罗伯茨就扮演着一票定乾坤的关键角色。

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的立场分布图,罗伯茨的光谱越来越往左倾
而如果川普提名ACB成功,最高法院力量格局将变为5-1-3,罗伯茨的摇摆票将失去意义。
最高法院之王的王冠将失去意义?
04 拜登的名单
如果川普提名大法官失败,而拜登11月当选总统,那么拜登将选谁接任大法官?这个问题是非常现实的。毕竟距离大选时日不多,共和党能否强行推动确认投票还不好说;哪怕开始投票,能否获得足够票数也不一定。

由于现在参议院席位为共和党53:民主党47,共和党最多只能跑三票(这时候国会出现平局,副总统彭斯可以投票),而阿拉斯加的穆考夫斯基和缅因州的Susan Collins两位共和党参议员已经确认跑票。

虽然犹他州参议院罗姆尼发表声明说他同意在选举之前对提名大法官进行表决,但是他的态度一直犹犹豫豫。如果非要咬文嚼字地说,罗姆尼只说了支持表决,可没说他一定会投赞成票。

可能给川普大法官提名造成麻烦的共和党内最不“安分”的三人组
一旦在明年1月前,ACB的提名无法获得参议院确认,那填补大法官的任务将交给新的总统和参议院,那拜登就必须现在就开始准备,考察可能的人选。和挑选副总统搭档一样,拜登很可能继续被黑人“绑架”,继续不得不挑选一位黑人女性。(关于拜登挑选副手的考量,可戳最后三选一?难产的拜登副手选择,谁将突围而出)在今年2月的初选辩论中,拜登就表示自己将提名一位黑人女性大法官

9月20日,RBG去世后,拜登表示他不会公布他的提名名单。那让我们来提前猜测一下拜登的名单。
Ketanji Brown JacksonKetanji Jackson是DC地区法庭法官,具备获得提名的一切资质:哈佛法学院+出色的从业履历+联邦法院法官。奥巴马当年考虑填补斯卡利亚大法官位置时曾考虑过她。她是目前最够格进入最高法院的黑人女性法官。

但是很多自由派并不满足仅仅添加性别和肤色因素,他们想给最高法院增加更为多样性的背景。在他们看来,Jackson的履历依然是非常精英建制的形象,并不让人完全满意。所以拜登不得不再寻找一些另类选择,比如:

Leondra Kurger,加州最高法院法官。

Leslie Abrams Gardner,佐治亚联邦地区法院法官,之前选副手时呼声很高的Stacey Abrams的妹妹。

左为法官妹妹,右为竞选州长失败又竞争副总统失败的姐姐
Melissa Murray,NYU法学院教授,大法官Sonia Sotomayor的前助手。Keeanga-Yamahtta Taylor,作家,普林斯顿大学老师,种族平等活动家。

Barbara Ransby,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分校历史教授,民权活动家。

目前所有的大法官的履历均质化严重,都是哈佛或者耶鲁法学院毕业的,没有人参与过民主投票选举,没有人有过社会活动家经历。桑德斯的前竞选经理Faiz Shakir就表示,这些高高在上的大法官完全不知底层民间疾苦。这面这些人选只是拜登为了展现多样性而提出的。

但是作为美国司法体系的顶点,最高法院大法官是神圣的,可不是儿戏随随便便谁就可以担任的,必须具备足够的学识经验能力才行,这些可不是炒作身份政治就能够弥补的。

当然,如果拜登还考虑男性的,选择会更多:Xavier Becerra,加州总检察长,前众议员

如果贺锦丽成为美国副总统,Becerra很有可能会接替担任加州联邦参议员
James Forman, Jr.,耶鲁法学院教授Judge Cornelia “Nina” Pillard,DC巡回法庭法官

Zephyr Teachout,Fordham法学院教授

05 终极梦想
自由派的终极梦想是修改规则,扩充最高法院席次到11人,限制大法官任期从终身制改为18年。
最高法院目前有9个终身制座位
如果成功,将完全抵消川普这四年来在最高法院的努力(提名了3名年轻的大法官)。
从上到下三次提名现场:戈萨奇(53岁)、卡瓦诺(55岁)、ACB(48岁)
如果成功,拜登可能一上任就可以提名3位大法官,爽翻天。
但如果民主党真想这样做,需要满足三个条件:

  1. 拜登赢得总统大选
  2. 民主党重夺参议院多数(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需要拉下3-4名共和党参议员)
  3. 民主党领导层敢按下“国会核武器”——取消对手党派使用冗长辩论进行阻挠的国会规则。但如果民主党真得敢按下“国会核武器”,谁能保证未来共和党不会重夺参议院?毕竟,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今天获得的“爽”,都会成为明天欠下的“债”。(原创 Arch松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