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协议的“和事佬”:有钱任性,敢与特朗普顶嘴,却对娇妻百依百顺?(美國美中報道)

特朗普针对TikTok的禁令在27号得到“缓行”,华盛顿特区的联邦法官尼科尔斯(Carl Nichols)宣布暂时阻止在美东时间27号晚凌晨生效的禁令。不过这并不涉及11月12号将生效的全面禁令。法官认为TikTok没有被给予足够的机会为自己辩护。特朗普TikTok禁令似乎是一个单方面决定,原告被聆听的机会很少。这是特朗普政府近期针对TikTok和WeChat的禁令的又一挫败。

目前TikTok的交易仍然在继续谈判。华尔街日报形容:“在两个月的谈判过程中,权贵、企业战略和地缘政治谋划交织在一起,共同决定了这款一亿美国人用来分享舞蹈短片和搞笑视频的应用的命运,这在美国商界史上几乎没有先例。”

而这个谈判中有一个极为关键的人物,在不遗余力地挽救协议,他就是美国财长姆努钦

谈判幕后的和事佬

《华尔街日报》说在TikTok和甲骨文与沃尔玛达成初步协议前,一小群企业高管与姆努钦为首的官员进行了讨论,确保方案能够得到特朗普的支持。为挽救TikTok在美国被禁的命运,同时解决特普朗政府内部的安全顾虑,连月来姆努钦一直在寻找一条两全之路。在此期间,姆努钦再次在特朗普面前与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爆发争吵。

华邮的一篇报道当时是这样描述的,在8月初,关于TikTok是否应该卖给美国公司,白宫椭圆形办公室里爆发了一场“恶战”(vicious fight)。当着特朗普的面,姆努钦和纳瓦罗各执己见。姆努钦已经与微软的高层就收购TikTok 进行了几次对话,而且有信心可以获得特朗普政府的支持。但是纳瓦罗不同意,还指责姆努钦太温和。

纳瓦罗后来在一份声明中说:“特朗普政府最大的优势就是特朗普会相信站得住脚,相反的观点,最后作出符合美国人民最大利益的决定。在椭圆形办公室发生的事情,应该留在椭圆形办公室,因此我对明显夸张,错误的,充满恶意泄漏的信息不进行评论。”

一位前美国官员形容,特朗普的本能就是要强硬,而纳瓦罗就像是站在他肩膀上的魔鬼,不停地说:do it, do it; 姆努钦更像是州长,试图放慢一切步伐,不停提醒特朗普:华尔街呢?

8月19日,特朗普宣布他原则性批准了TikTok的初步协议。根据初步协议,TikTok将持有对新公司80%的股权,总部会继续留在美国,甲骨文将成为TikTok数据安全合规方面的合作伙伴。(关于初步协议的分析,请戳历史文章👉TikTok禁令被推迟!获得特朗普批准的“完美协议”,到底对谁最有利?)

《华尔街日报》透露,姆努钦最初对甲骨文的交易持怀疑态度,他不确定特朗普是否会接受TikTok美国业务全盘出售之外的选项。相关公司高管向姆努钦强调,别无选择,否则就只能看着TikTok被禁了。姆努钦改变了主意,开始向特朗普推销一项交易,他认为这项交易将解决美国对国家安全的担忧,同时也能让中国政府和中国投资者满意。

前美国财政部的助理部长,Renaissance Macro政策分析师帕夫利克(Stephen Pavlick)表示:“我认为姆努钦在这里扮演的角色是,我如何才能让大家都保全面子,并以中国认可的方式来组织安排交易?”

有钱任性,敢怼特朗普

在2016年被提名为财长之前,姆努钦没有任何从政经验。姆努钦和特朗普一样,都是富二代出生。父亲是耶鲁毕业的高盛合伙人,长大后姆努钦子从父业,在耶鲁读了金融,然后去了高盛,一干就是17年。

这17年里,姆努钦从抵押证券部门主管,一直做到了执行高级副总裁兼首席信息官,从高盛出来时,他手握高盛价值4600万美元的股票,同时还拿到了1260万美元的补偿金。

之后,姆努钦转向对冲基金行业,他还在西尔斯(Sears)公司董事会任职。同时他还是K-Mart的董事。当2007年金融危机爆发时,姆努钦看到了收购失败的住宅贷方Indy Mag的杠杆机会,收购并将其更名为OneWest Bank,最终在2015年将其出售给CIT Group。

另外,姆努钦还跨行业担任电影制片人和投资人,早在2004年就创立了Dune Entertainment。从那以后,由他所资助过的电影可谓是名利双收,这包括有《X战警》系列, 《阿凡达》,《美国狙击手》《疯狂的麦克斯:狂暴之路》等各种火遍全球的大片。

作为一名信奉全球主义的华尔街精英,按理说,姆努钦与特朗普格格不入。为何他被委以财长重任?

第一个原因是“忠诚”。姆努钦是特朗普宣布竞选之初就支持他的人。2016年5月正式成为特朗普金融委员会主席,当时这个新闻震惊了整个华尔街。熟悉姆努钦的华尔街大佬们第一个反应基本上是:What the heck?

第二个原因是“有钱好办事”。姆努钦是特朗普竞选的“金主”,或者严格来说他是筹款小能手。除了他个人为特朗普的竞选捐了42.5万美元以外,他在整个竞选期间为特朗普立下了汗马功劳。他曾经夸下海口说目标筹款金额是10亿美元,虽然没有达到这么多,但姆努钦说至少实现了一半。而这一切,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已经有了华尔街和好莱坞背景的姆努钦,还缺少一个在华盛顿从政的经验。

2016年11月30日,库什纳邀请时任高盛CEO科恩来给特朗普普及一下经济学知识。当时特朗普胜选后开始面试内阁官员,陪同他一起面试的有特朗普的军师班农,后来成为白宫幕僚长的普里伯斯,和姆努钦。那个时候作为筹款的功臣,特朗普已经许诺会把财长的职位给姆努钦,不过尚未对外宣布。

一个小时后,两人相谈甚欢,特朗普当即就邀请科恩加入他的团队。科恩问特朗普,有啥职位?特朗普说副国防部长怎么样?科恩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说我不会担任“副”部长职位。

然后特朗普还是天马行空的给这位银行家开offer: 国家情报总监如何?

科恩愣了一下:不,我都不知道这工作是要干嘛。

特朗普换了一个:能源部长呢?

科恩:没兴趣!

特朗普又试图说服科恩担任人事管理和预算办公室主任。

科恩说那个职位太可怕了。

特朗普:我可能找了个错误的财政部长,你肯定能成为最好的财政部长。

姆努钦在场一言未发,5分钟后,科恩还没有走出特朗普大厦,“特朗普提名姆努钦担任财政部长”的标题上了各大媒体头条。

库什纳当时对特朗普说:这太疯狂了!姆努钦泄漏的消息。您刚才把他吓坏了!

节选自《恐惧:白宫里的特朗普》

还有一个小故事,2019年5月初,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准备把华为列入美国商务部实体名单,但是在一场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的会晤中,姆努钦说,这么做会让华为关门。姆努钦看了罗斯撰写的声明,他认为措辞太强硬。然后罗斯很不爽,他说:那你读出来啊,让大家来评评理。姆努钦就真的读了,听完后特朗普说:写的太TM好了!(it’s a f**king great statement)。姆努钦很不爽的怼了特朗普一句:我给了你我的建议,但是你选择听从错的人。

金融男迎娶电影“明星”

2017年,对于姆努钦来说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年。这一年55岁的姆努钦不仅如愿成为美国财政部长,还迎娶了比自己小18岁的娇妻,来自好莱坞演员刘易斯·林顿(Louise Linton)。

认识姆努钦之前,林顿可能只算得上是好莱坞的十八线影星,出演的多半是低成本的恐怖片,包括《尸骨无存(Cabin Fever)》和《入侵者(Intruder)》。此外她还在电视剧《CSI纽约》中扮演着一些小角色。

两人的风格,性格看起来都相差十万八千里。但不得不说,在林顿的调教下,姆努钦的穿搭和气质是特朗普内阁中最好的。

姆努钦和林顿都是再婚。林顿的前夫是洛杉矶知名的辩护律师罗纳德·理查德斯(Ronald Richards)。一直以来林顿都是过着贵妇的生活,除了演员生涯之外,她选择在各种公益机构担任形象大使,这包括UCLA美泰儿童医院的董事会成员与爱丁堡Fettes学院的旧Fettesian美国董事会成员。

2013年林顿和姆努钦在朋友的婚礼上认识。林顿当时正在帮一个流浪狗组织策划筹款活动,姆努钦后来意外现身。于是两人的友谊就这样开始了,而当时姆努钦第二段婚姻还处于分居的阶段。在七个月后,姆努钦和林顿开始正式约会,两年之后订婚。椭圆形的“大鹅蛋”也是完全按照林顿的要求打造的。

而嫁给姆努钦后,林顿的贵妇生活又上了一个台阶。姆努钦的个人资产估值在4亿美元以上。

林顿说:“我们俩性格太不同了,他是冰,我是火。我喜欢尝试所有事情,品尝所有的食物,我喜欢探索,而姆努钦只喜欢延续自己的习惯。”

做事极端谨慎的姆努钦在特朗普内阁中一直都是非常低调的一员,但是2017年刚上任就上了大报小报的头条。因为林顿炫富,两口子卷入一场舆论风波。林顿曾在Instagram上发帖,介绍自己和丈夫搭乘政府的飞机飞往肯塔基州,并晒自己身上的名牌:爱马仕(Hermès)头巾、罗兰·穆雷(Roland Mouret)裤子、华伦天奴(Valentino)高跟鞋等等。

有网友讽刺说:“很高兴我们能为你的短途旅行买单”。结果反遭林顿炮轰说:“你对经济做出的贡献有我和我老公多吗?”

这张姆努钦拿着刚刚印出来的美元钞票的照片,也让林顿被网友讨伐,说她一身名牌,带着$635美元的皮手套,还摆拍。

其实在苏格兰出生的林顿,从小家境也很殷实。她小时候是在城堡里长大的。

和所有来好莱坞追梦的女孩一样,19岁的林顿从苏格兰来到洛杉矶,希望能够成为一名家喻户晓的女影星。除了逐梦演艺圈之外,她同样在“完善自我”方面下了不少功夫,这包括参加并没有受到认证的法律课程,考飞行员执照以及各种能够修饰自己简历的机会。虽然她从未拿到过任何大制作电影的重要角色,但是她还是同几位好莱坞大佬成为了好朋友,这就包括杰克·尼克尔森(Jack Nicholson)和罗素·克洛(Russel Crowe)

在好莱坞没有一炮而红的林顿,最终靠着丈夫“走红”了。她从一个想在好莱坞脱颖而出的演员变成了特朗普政府内阁成员的夫人,林顿说这个转变是她人生中最艰难的经历。不过在这个过程中,林顿说姆努钦给予了她很大的帮助和理解,姆努钦也很尊重林顿的演员职业,没有因为他当上了财长而让林顿退出演艺圈。姆努钦还鼓励林顿抽一半时间住在洛杉矶,这样更方便她拍电影。

不过时间一晃,特朗普第一任期都快结束了。这两年在栽了跟斗后,林顿已经深谙华盛顿政客夫人的生活之道了,穿衣越来越保守,做人越来越低调。而姆努钦是特朗普内阁成员中为数不多的效力了整整一个任期的内阁。按照惯例,即使特朗普连任,内阁也会重新洗牌。也许未来某个时候,林顿在好莱坞投资人的姆努钦的帮助下,可以拿出个像样的作品,而为人所知吧。(原创 Bingru)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