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所取得的诸多成果的基础上推动COVID-19冠状病毒疫苗的研发(美國美中報道)

1954年2月23日,研发出第一剂抗脊髓灰质炎疫苗的乔纳斯·索尔克医生在匹兹堡的一所小学为学生接种疫苗。(© AP Images)

美国在疫苗开发及传染病治疗领域发挥的领导作用对于全世界正在抗击COVID-19冠状病毒的努力至关重要。

美国的科研工作促成了保护全世界公民防治黄热病、麻疹和脊髓灰质炎等致命传染病的疫苗的研发。此外,美国还继续在世界各地投入数十亿美元,用于抗击艾滋病病毒/艾滋病(HIV/AIDS)。

从美国的这些科研突破中吸取的经验有助于快速开发出一种抗击COVID-19冠状病毒的安全有效的疫苗的努力。例如,部分研发工作侧重于基于一种现有的麻疹疫苗开发出潜在的抗COVID-19冠状病毒的疫苗。

此外,美国对全球健康项目的投入,其中包括对美国总统防治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U.S. President’s Emergency Plan for AIDS Relief)和全球健康安全议程(Global Health Security Agenda)的投入,已建立起国际伙伴关系,目前正在支持抗击COVID-19冠状病毒的全球行动。

迈克尔·蓬佩奥国务卿(Secretary of State Michael Pompeo)于9月2日在谈到美国研发一种安全有效的抗COVID-19冠状病毒疫苗时指出:“没有任何国家曾经或将会像美利坚合众国一样深入地致力于向全世界各地输送疫苗。”

美国政府已拨款205亿美元,用于抗击这场疫情的全球性努力,其中包括用于疫苗研发的数十亿美元。

这些努力建立在为全球抗击传染性疾病而在美国工作的科学家们所取得的历史性成就的基础之上。

黄热病

黄热病曾危害人类好几个世纪,其病因或治疗方法一度无人知晓。数百万人遭受病魔的折磨,出现出血、器官衰竭等症状,甚至死于该病。

1900年,美国陆军军医沃尔特·里德(Walter Reed)领导的一个委员会发现造成黄热病的病毒是通过蚊子传染的。这一突破使科研人员能够研究这种病毒。1937年,在纽约的洛克菲勒基金会(Rockefeller Foundation)工作的南非科学家马克斯·泰勒尔(Max Theiler)利用鸡胚研发出了黄热病疫苗。

这种疫苗今天仍在使用,已有数亿人接种。

脊髓灰质炎

在美国医生、医学研究员及病毒学家乔纳斯·索尔克(Jonas Salk)于1950年代研发出疫苗之前,脊髓灰质炎每年都造成数十万儿童瘫痪。

罗斯福基金会(Roosevelt Foundation)在全美各地通过观察对照试验检验了索尔克研发的疫苗的效力,当时超过100万名小学生参加了试验。基于这些试验的良好结果,这种疫苗于1955年4月12日在美国获得使用许可。

1988年,美国帮助发起了全球根除脊髓灰质炎行动倡议(Global Polio Eradication Initiative)。自1990年代以来,美国国会已拨款数亿美元,用于在全球根除脊髓灰质炎的努力,促使全世界的有关病例在1988至2013年间减少了99%以上。2020年,非洲宣布已根除野生脊髓灰质炎病毒。

麻疹

美国生物医学家约翰·恩德斯(John Enders)于1963年研制成麻疹疫苗。据估计,此前麻疹每年导致全世界260万人丧生。

莫里斯·希勒曼医生摄于1963年3月。他研发出了抗麻疹和腮腺炎等疾病的疫苗,为拯救数百万人的生命做出了贡献。(© AP Images)

5年后,莫里斯·希勒曼(Maurice Hilleman)于1968年改良了这种麻疹疫苗,研发出一种至今仍在使用的疫苗。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统计,2018年麻疹在全球造成的死亡人数已降至142000人。

希勒曼随后还研发出了40多种疫苗,其中包括抗腮腺炎、抗甲肝、抗乙肝、抗脑膜炎、抗肺炎和抗风疹的疫苗。

艾滋病病毒/艾滋病

美国于2003年发起总统防治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成为有史以来由一个国家防治一种疾病的最大一笔承诺。美国通过这项计划已为全球应对艾滋病病毒感染的努力投入超过850亿美元。这项努力已拯救了至少1800万人的生命,预防了数百万人感染,并加快了在50多个国家控制艾滋病疫情的进展。

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传染病研究中心(Center for Infectious Disease Research at the Walter Reed Army Institute of Research)主任纳尔逊·迈克尔(Nelson Michael)帮助启动了总统防治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并帮助研发了抗埃博拉(Ebola)疫苗和抗寨卡(Zika)疫苗。他目前正致力于研发抗艾滋病以及COVID-19冠状病毒的疫苗。

迈克尔在谈到总统防治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时表示:“我们产生了巨大影响。今天人们不仅活下来了,而且充满了勃勃生气。”

https://share.america.gov/zh-hans/covid-19-vaccine-research-builds-on-u-s-successes/(美国驻华大使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