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特朗普染上新冠的美女助理是啥来头?28岁入白宫成川普亲信(美國美中報道)

把新冠病毒传染给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是何许人也?

现年31岁的霍普·希克斯(Hope Hicks),从特朗普2016年的竞选活动一开始就参与其中,并在他当选后跟随他进入白宫,成为白宫公关主管。

2018年她辞职了,但在短暂离开白宫两年之际,她在今年早些时候重返白宫,担任“总统顾问”。

她的回归正值特朗普的连任竞选活动加剧之际。

就在大选将至的重要时刻,她却感染了新冠,还把病毒传染给了特朗普和第一夫人。

此前,特朗普证实他的高级助手,霍普·希克斯(Hope Hicks)在10月1日确诊感染新冠。

图源:推特

到目前为止,希克斯是在新冠检测阳性的情况下与川普关系最密切的白宫官员。

她在本周内多次与总统特朗普同行,包括9月29日她陪同特朗普搭乘空军一号前往俄亥俄州参加总统辩论,9月30日又陪特朗普搭乘海军一号前往明尼苏达州参加集会活动。

图源:AP

在29日的行程中,希克斯被媒体拍到没有佩戴口罩。

在如此人员密集并密闭的空间中近距离相处,特朗普基本在劫难逃。

图源:AP

据一名要求匿名的政府官员说,希克斯周三晚上从明尼苏达州的一个集会乘飞机回家时就开始了轻微症状。

于是她立即被与飞机上的其他乘客隔离开来,并于10月1日确诊。

2017年,年仅28岁的希克斯取代史卡拉穆奇(Anthony Scaramucci),接替白宫通讯联络部主任一职。特朗普就任总统14个月以来,该职位已经更换了4人,希克斯是第5位。

图源:http://www.dailymail.co.uk

2018年2月,希克斯曾被请去国会大厦接受众院情报委员会关于“通俄门”的闭门问询,时间长达9小时。

据外媒报道,希克斯在调查中表示,她在白宫有时必须说些“善意的谎言”(white lies),但坚称自己在任何涉及俄罗斯调查的问题上,从来没有说过不实之词。而对于情报委员会提出的有关特朗普竞选团队同俄罗斯关系的多个问题,希克斯全部拒绝回答。

希克斯在被接受调查的第二天宣布辞职,引发了各界揣测。

图源:http://www.dailymail.co.uk

2017年底,希克斯被指控曾在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与俄罗斯律师共同起草具有误导性的声明,往希拉里身上泼脏水。

调查指出,美国大选期间,特朗普的长子、女婿、时任竞选经理曾同希克斯一起,与一名俄罗斯律师会面,希望得到让希拉里·克林顿入罪的资料。

但在后来的声明中,特朗普团队称此次会面只是讨论了与美国人领养俄国儿童的事情。

另外,她还被美国媒体拍到与前段时间辞职的前任白宫秘书波特有婚外情

美国媒体曾曝出她与波特在出租车上接吻的照片,但希克斯并未回应此事。前不久,波特被前妻指控家暴后辞职。

希克斯与波特,图源:http://www.dailymail.co.uk

对于希克斯的离职,特朗普称:

“希克斯的工作表现很好,在过去的三年里她做了很多工作。她是一个非常聪明和体贴的人,一个真正伟大的人。我会想念她在我身边工作的日子,但当她对我表明想寻求其他工作机会时,我很理解她。相信我们未来会再次合作。”

希克斯也在当天回应并对特朗普表示感谢:

“没有任何话能够充分表达出我对特朗普总统的感谢。在总统继续领导我们国家的时候,我向总统和他的政府致以最好的祝福。”

希克斯到国会大厦接受问讯,图源:http://www.dailymail.co.uk

1988年,希克斯出生于康涅狄格州格林威治小镇上的一个名门望族,这个小镇也被誉为“美国亿万豪宅区”。

因为气质出众,她11岁时就签约了模特经纪公司,还给《绯闻女孩》的原著小说当过封面模特。

大学毕业后的希克斯没有往名媛的方向发展,而是选择加入美国一家知名公关公司Hiltzik Strategies。

事实上,不仅希克斯,她们整个家族都拥有悠久的公关经历,她的父亲和爷爷是公关公司高层,父亲保罗是NFL通讯和公关执行副总裁。

2014年,希克斯在工作期间结识了伊万卡,不久便被她招致麾下,成为特朗普集团的一员,伊万卡奢侈品牌的公关。

也正是这样,希克斯进入了特朗普的视线,为特朗普地产公司做品牌工作。这之后就同时为伊万卡和特朗普两人效命,她抓住时机,展现自己的优势,便很快赢得了整个家族的信任。

希克斯身边的人将她形容为一个友好、忠诚的战士,特朗普则认为她很“自然”,又“杰出”。

2015年,特朗普亲自指定希克斯进入自己的竞选团队。

竞选期间,希克斯也成为了特朗普与众多媒体之间唯一的联络人。

与之相比,希拉里·克林顿聘请了6位久经沙场的顾问,帮助处理数百条媒体请求和错综复杂的公共关系。

以一比六,最后还取得了胜利,难怪会成为特朗普的“心腹”。

希克斯(右一)和特朗普团队在一起,图源:搜狐新闻

众所周知,特朗普经常在推特中攻击他人,有时也会点名批评自己的内阁官员和幕僚,但却从未有人见过特朗普对希克斯动怒。

相反,媒体经常看到的一个场景是:在特朗普与记者谈话时,他经常会转向希克斯询问一些细节。

图源:http://www.dailymail.co.uk

希克斯之所以能够取得特朗普的赏识和信任,与她的高智商和高情商是分不开的。

她谦卑有礼的性格在与媒体、特朗普和其他幕僚打交道时游刃有余。

特朗普曾这样评价希克斯:

“我很幸运能和她共事,她判断力很好,总是用很低调得方式给我意见,她的表达很巧妙,有时候甚至听不出是意见。”

就连特朗普的“敌人”《纽约时报》的记者哈伯曼也曾给予希克斯高度评价,他说:“我一直都认为和霍普相处很愉快。”

虽然深得特朗普的信任,但希克斯却十分内敛低调。

有媒体评论称,在竞选的社交场上,希克斯并不符合一个典型竞选发言人的形象:

她不会一边喝着酒一边和记者们侃侃而谈、八卦天下,她从不与人争吵,也不偏向和谁交好。当希拉里的发言人们忙着塑造竞选人的形象,忙着面对镜头发表观点时,希克斯却拒绝了媒体的采访。

希克斯在社交媒体上也并不活跃,也从不愿意以个人名义接受任何媒体采访,理由是“不希望转移大家对特朗普的关注”。

她收敛自己的锋芒以便维护特朗普的风头,的确如此,回看特朗普的每次竞选演说,希克斯总是默默地站在镜头外。

希克斯平日的曝光率虽不如白宫发言人桑德斯,但白宫对外发言和新闻联络整体策略,都由希克斯主导。

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曾说过:“我爹需要别人来赢得他的信任,而希克斯做到了。”

白宫新闻秘书斯蒂芬妮·格里沙姆曾称希克斯是“我遇到过的最有才华、最精明的人之一”。

“她安静的自信、忠诚和专业知识一直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格里沙姆说,“能欢迎霍普回到白宫,我激动不已。”

图源:http://www.dailymail.co.uk

自去年秋天以来,希克斯一直担任福克斯的首席公关官。福克斯是传媒大亨鲁伯特·默多克之子拉克伦·默多克创办的分拆公司。

特朗普的一名顾问曾说,希克斯的回归和特朗普十分迷信于重建第一次竞选时的团队有很大关系。

估计特朗普做梦都想不到,自己无比信任的美女顾问,会最终害了自己吧……(来源:北美留学生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