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最高法院】参议院点票,看谁将叛党逃票(美國美中報道)

上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举行了4天的听证会,参议员们逐一对川普的大法官提名人Amy Coney Barrett(下文简称ACB)进行提问。
听证会上的ACB
在委员会主席Lindsey Graham的强力推动下,共和党决定10月22日先在司法委员会投票,随后26日就有可能将在全参议院投票决定提名通过与否。
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共和党人在听证会间歇交谈
今天我们来逐一分析有可能立场不坚定跑票的两党参议员。两年前卡瓦诺大法官提名后两党斗争的全过程作为参考:情节跌宕起伏的三个月大法官Brett Kavanaugh提名上任之路

01
民主党参议员
先说民主党。民主党向来在维持党性纪律方面做得比较出色,很少有人敢违背党高层意志随意投票。党内表明上维持着一团和气,没有特别撕破脸斗争的党内派系。

而且今年参与连任选举的民主党参议员绝大多数位子都非常稳,不需要顾虑投票影响选情,因此这回民主党参议员一定会严守党性,一票都不会投票支持ACB。

值得参照的是ACB 2017年提名第7巡回上诉法庭时参议院的投票记录,投赞成票的有三位民主党参议员:印第安纳的Joe Donnelly(2018年中期选举连任失败下台)、弗吉尼亚的Tim Kaine(希拉里2016年的竞选搭档)、西弗吉尼亚的Joe Manchin(民主党内最保守的参议员)。

2017年听证会上的ACB
A
乔·曼钦 Joe Manchin(西弗吉尼亚)
曼钦是民主党内最保守的参议员,被认为是最有可能跑票支持ACB的民主党参议员。
在民主党普遍回避接触ACB的大环境下,10月1日曼钦会见了ACB一个小时,是民主党内最先会见ACB的人。2018年卡瓦诺大法官确认投票时就是共和党的主攻对象,被认为是最有可能跑票的民主党参议员。

2018年曼钦要参加连任选举,在深红州西弗吉尼亚还是有一定的选举压力,在这种情况下曼钦顶住党内压力给卡瓦诺投了赞成票,是当时唯一跑票的民主党参议员。

2018年备受煎熬的曼钦
曼钦的忍辱跑票确实有助于选情,最终以不到2万票的优势连任成功。试想当时如果他跟随民主党投反对票,很可能会惹恼选区的选民从而败选。
但今年曼钦不用考虑自己的选区支持度,顾忌少一些,预计这次不会跑票。9月23日,曼钦就已经表态自己反对在大选前推动大法官提名和确认投票。

B
道格·琼斯 Doug Jones(阿拉巴马)
今年道格·琼斯的处境类似于2018年的曼钦。他今年要参加连任选举,被认为是位置最危险的两党参议员。(详情可戳:【决战参议院】民主党弃保阿拉巴马?共和党栓条狗都能赢?
向曼钦讨教经验的琼斯
阿拉巴马几乎是全美最反堕胎的州,ACB坚定的反堕胎立场颇受阿拉巴马人民欢迎。
非常保守的阿拉巴马州
由于选情危急,很多人认为琼斯为了“垂死挣扎”一下,很有可能像当年曼钦一样跑票支持ACB提名,以求得阿拉巴马保守选民的同情与支持。但我们认为琼斯投赞成票的可能性比较小。

一是落后过多。曼钦在西弗吉尼亚当时拥有相当的人望,选情与对手紧咬,这时候迎合选民投票会收获最大效果。但琼斯选情落后过多,哪怕投赞成票能提高支持度,也不足以逆转局势。二是得不偿失。背叛党派意志代价太大了,很可能就此葬送自己的政治生涯。毕竟琼斯年龄还不算大,参议员下岗了还可以再就业。如果因为参议员任期内这最后一次关键投票惹恼了民主党高层,那他以后可没有好果子吃。

因此我们判断琼斯也不会跑票。

02
共和党参议员
然后我们再看看几位关键共和党参议员。
A
苏珊·柯林斯 Susan Collins(缅因)
柯林斯是今年共和党参议院选举最危险的四人之一。(可戳:【决战参议院】苏珊柯林斯:被川普拖累的共和党温和派柯林斯和川普的关系一直若即若离,飘忽不定。在最重要的废除奥巴马医保投票中,柯林斯投了反对票;但在川普弹劾案中,柯林斯又投了无罪票。2018年卡瓦诺任命投票时柯林斯就显得非常纠结,举棋不定。在川普和麦康奈尔轮番劝说电话餐会施压之下,最后一刻柯林斯表态支持卡瓦诺。

2018年柯林斯在最后的演讲中表态支持卡瓦诺
到了今年,面临最焦灼连任选举的柯林斯恐怕是两党最难做出选票选择的参议员了。缅因的选民们又想起两年前的卡瓦诺案了。最新民调是只有38%的缅因选民赞同柯林斯投卡瓦诺赞同票,55%不支持柯林斯的投票。柯林斯其实也想明白了:你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开心,而且有时候你可能会让所有人都不开心。柯林斯现在就是那个无论做什么都有人会指着鼻子骂的状况。

柯林斯已经明确表示,她会给川普提名的大法官投反对票。柯林斯说她不想双标,2016年奥巴马想提名加兰德接任去世的斯卡利亚大法官时,柯林斯就支持麦康奈尔的观点,要求把提名留给下一任总统来决定。看来柯林斯才是孤注一掷,最后赌一把,看这招能不能重塑自己跨党派独立性,博得缅因中间选民的好感,助她连任成功。

但好战的川普不会放过柯林斯,在推特上对她炮火连连,细数了柯林斯过往多次与他作对,最后表示柯林斯不配当这个参议员。

B
丽萨·穆考夫斯基 Lisa Murkowski(阿拉斯加)
穆考夫斯基和柯林斯是共和党最温和的派系,也是最支持女权和堕胎权的。
穆考夫斯基今年没有连任压力,所以比柯林斯就拥有更多回旋余地。她认为提名应该等到大选后明年再说,但是又没有明确表示如果大选前投票的话她会怎么选择。但当年卡瓦诺案,穆考夫斯基就是唯一一个不赞成提名的共和党参议员(但经党内交易最后投了弃权票),今年很有可能穆考夫斯基会继续跑票

C
米特·罗姆尼 Mitt Romney(犹他)
罗姆尼曾是川普弹劾案中唯一一个和民主党站在一起反对川普的共和党参议员,但令人意外的是,一直和川普对着干的罗姆尼这次反而要支持川普的提名。9月的时候罗姆尼表示自己将主要看提名人的资格问题,而非提名的时机问题,来决定自己的投票。当时就暗示着这次罗姆尼可能不会做那个二五仔。

15日,罗姆尼说在和ACB会面后,他觉得ACB完全具备资格成为大法官,并表示他支持ACB的提名任命。

03
功不可没的麦康奈尔
麦康奈尔已经成竹在胸,表示他已经有足够的票数确认大法官提名。如果最后投票成功,麦康奈尔可是功不可没。

首先是麦康奈尔可以“厚着脸皮”强行推进在大选前进行大法官提名确认,全然无视2016年他自己阻挡奥巴马的大法官提名人Merrick Garland,坚持要在2016年大选后再提名,这才有了川普提名的戈萨奇大法官。但这也让麦康奈尔永久担负了民主党对他的“双标”骂名。
(但其实说双标可能真有点冤枉了麦康奈尔。因为2016年大选前,共和党就控制了参议院,无论奥巴马提名了谁,基本都不可能通过。麦康奈尔其实给奥巴马个台阶下,避免跛脚鸭总统太丢人。麦康奈尔盘算反正当时奥巴马马上就要下台了,做个人情送他个Happy Ending,把这个难题留给后面的希拉里吧。
在当时哪怕是麦康奈尔都不会想到11月会是川普赢得了大选,麦康奈尔当时的计划是固守参议院共和党优势,然后继续和希拉里当选后的提名做斗争。换位思考,如果今天的局面两党换个位置,相信民主党也不可能放过这个提名大法官的机会。

第二就是麦康奈尔在党内开启“吹风机”模式,强力劝说立场不坚定的参议员,发挥了强势党鞭的作用,将一个个“刺儿头”参议员搞定,锁定共和党的优势地位,确保投票能通过。
在大选前景愈发悲观的情况下,很多共和党参议员之前都曾出现意志不坚定的迹象,包括今年要退休的田纳西州参议员Lamer Alexander,始终和川普保有一定距离的俄亥俄州参议员Rob Portman,注定今年会败选的科罗拉多参议员Cory Gardner、资历最老的爱荷华州参议员Chuck Grassley等。
但最后这些人都被麦康奈尔一一搞定,稳定了军心。
很多民主党参议员都已经承认,民主党没什么有效手段可以阻止ACB的提名确认。ACB进入最高法院几成定局。(原创 Arch松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