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頂級巨星猝然離世:縱欲的人生,到底有多可怕?(美國美中報道)

上帝收回了上帝之手。
一代巨星馬拉多納在家中突發心臟病,從昏迷到去世僅隔720秒。
在他去世後,阿根廷總統府25日發佈公告,即日起阿根廷全民哀悼,國葬三天。總統費爾南德斯也將停止兩天公務活動以示悼念。
這是歷史上任何一位球星,都沒有享受過的國家禮遇。
馬拉多納對球迷來說意味著什麼,不需要我多言,對於他的溘然長逝,我們覺得很意外,其實對於熟悉他的人來說,仿佛在“意料中”,因為他的身體一直都很不好。
他多次出現健康問題,多次住進醫院,甚至還出現過心跳和呼吸停止的情況。
在今年的10月30日,他年滿60歲,生日當天他前往其執教的足球俱樂部主場玩了一下足球,但是因為糟糕的身體狀況,他只在球場上待了幾分鐘就離開了。
可能很多人會覺得奇怪,他是一代球星,取得過輝煌的戰績,身體素質應該很好,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這還得從他的欲望和沉淪說起。
談起馬拉多納,很多人會覺得他的一生是輝煌的,光鮮亮麗,但是扒開這些層層表像,你會發現他的一生就是不斷和欲望做鬥爭的一生。


1994年世界盃,那是馬拉多納第一次在藥檢中被查出吸食毒品可卡因,因此被逐出了世界盃。
後來他在體育電臺的採訪中說過一句話:“因為我生病了,我讓我的對手佔據了上風。你設想下,如果我從沒吸過毒,我有多優秀嗎?我肯定是最好的球員。”
他有說這話的資格,在足球的國度,馬拉多納幾乎可以稱之為奇跡一樣的存在。但毀掉這樣的奇跡,也只需要一包小小的可卡因就可以了。
後來他又被多次發現吸食毒品,有一次在重大的足球賽事前夕,他被邀請去參加一個盛大的宴會,對方給他提供了大量的美女和毒品,面對這些誘惑,馬拉多納根本抵擋不住,最後阿根廷隊也因此一敗塗地。
再後來,馬拉多納就退役了,但常年吸毒不光讓他的身體變得臃腫無比,還讓他患上了嚴重的心臟病。
他吸毒有多瘋狂呢?
哪怕在女兒面前,他都控住不住對毒品的渴望。
2000年,他被送到醫院搶救,在死亡線上走了一遭的馬拉多納,後來決定聽從醫生的建議戒毒。
但很顯然,這位在足球上有著巨大天分的球員,在欲望面前並沒有太多的自製力。
2004年時,馬拉多納又一次在看比賽的時候陷入了昏迷,被送往醫院急救,罪魁禍首依然是可卡因。
兩次和死神擦肩而過,這位球王終於開始反思。


2005年,為了保住健康,他決定徹底遠離毒品,還切掉了自己的一部分胃。
但很可惜,他依然沒有打贏這場和欲望之間的戰爭。
身體稍有好轉之後,這位球王又開始放縱自己。
他不僅僅是沾染毒品,還對性、食物、酒的欲望,完全無法抵擋。
比如說食欲。
因為長期對食欲的放縱,2004年住院,馬拉多納的體重已超過100公斤。2009年再次傳出病危的消息,原因是吃了大量烤肉引發急性心肌炎和呼吸系統病變。
馬拉多納還曾經在接受採訪時開玩笑地說:我有過600個女人,私生子怎麼也有500個吧。
這個數字肯定不准確,卻足以證明他在性欲上的放縱。
馬拉多納自己承認的非婚生下的兒女有三個,而西方媒體也總是很熱衷於去扒他的私生子花邊新聞。
在和妻子離婚之後,馬拉多納更是沉迷於各種派對,與美女共度良宵,有一次聚會,他一次性喝完10瓶香檳,還有大量的食物,以及數不清的雪茄,然後又被緊急送到醫院住院15天。
吸毒、酗酒、對食欲的放縱,還有無節制的性,早早地掏空了一代球王的身體。
每一次犯病之後,他都說要控制自己,但下一次,他依然會被送到醫院急救。


他這一生都在和自己的欲望做鬥爭,卻幾乎從未贏過。
最後,就是在與家人一次尋常的吃早餐中,永遠地離開了這個世界。
我們為他在足球歷史上所取得的成功而感到自豪,也為他與欲望鬥爭的一生而感到惋惜不已。
朱德庸說,人的欲望就如同牙膏一樣,當它被擠出來之後,就很難再擠回去。
很多東西其實就像是潘多拉的魔盒,不是說你想停下就能停下。
人的一生,就是和自己的欲望做鬥爭的一生。
你能戰勝欲望,那麼你就能控制人生。如果你被欲望戰勝了,那麼你的一生也就毀了。
世間最可怕的欲望是“黃賭毒”。
提起“黃賭毒”,很多人會想起在公眾場合看到的“珍愛生命,遠離黃賭毒”標語。
年輕的時候,我看到這句標語,我也覺得只是說說而已,因為我還沒有意識到這三樣東西到底有著多大的殺傷力。
直到後來我漸漸長大,經歷了越來越多的事情,才發現很多大有成就的人都毀在黃賭毒這件事情上,而很多人一旦沾染了,一輩子都要被這個東西給控制。
黃賭毒,其實就是人性最深的欲望。
大家還記得金立手機嗎?
曾經用一則廣告打入千家萬戶的金立手機,從巔峰到倒臺,也只用了董事長的兩次豪賭。
一次輸了20億,一次用一把牌輸掉了7億美金,最後金立帳面上的現金流幾乎完全斷裂,入不敷出。
上半年還盈利6.7個億的大型公司,一瞬間走向了死亡,而這一切,都只因為董事長的賭欲。
我之前認識過一個在境外的賭場經理,他說只要你願意去他們那裏賭,包吃包住包機票,很多人會覺得自己賺了,而最後往往虧的是他們。


賭場不怕你賭贏,就怕你不賭,其實他們吃准的就是人性的欲望,贏了還想贏更多,輸了不甘心還想扳本,最後越陷越深。
賭場裏面,只有莊家,沒有贏家,因為無數次博弈之後,贏的永遠是莊家。
那個經理告訴我,在他賭場見過太多太多輸得傾家蕩產的人,也還有很多因為賭博而妻離子散的人,甚至有的人輸紅了眼,願意剁下自己的一只手換錢來賭,你想想這有多瘋狂?
人的理智,一旦被欲望給控制,很多瘋狂的事情都可以幹得出來。
這是賭,我們再來說說黃。
某些男女因為好色,出軌小三,最後弄得身敗名裂,妻離子散,再也爬不起來的例子我就不說了。
說一個我身邊的故事。
我有一個高中同學,成績優異,當年總是考我們班上第一名,後來他高考也如願考上了一所985的名校。
名校畢業後,他也進入了一個不錯的互聯網公司,年薪幾十萬。
看著他前程似錦,應該前途一片大好吧?
可是他這個人,很喜歡在網上約,要麼找陌生網友“約炮”,要麼乾脆招嫖。
一開始他覺得新鮮刺激好玩,很上癮,於是越約越多,變得瘋狂,後來在一次單位體檢中,他檢查出來得了艾滋。
他本該擁有一個很好的前途的,可是現在工作也辭了,婚也不敢結,而每個月吃藥也是很大的成本,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爛。
可惜人生沒有回頭路,有些東西哪怕你只是因為好奇、因為新鮮,才去嘗試那一次,但後果卻是你完全無法承受之重。
這個時代本就充滿了太多的誘惑,我們也想要更多的自由,但一旦開始放縱欲望,沒有節制追求自由,道路只會越來越狹窄,人生只會變得越來越“不自由”。
如果你要享受胡吃海喝,放縱食欲的自由,就要承擔大肚肥腸,損害健康的“不自由”。
如果你要享受放縱性欲的自由,就要承擔沾染性病、前途盡毀的“不自由”。
如果你想享受毒品帶來欲仙欲死的自由,就要承擔毒品侵害身體,奪走生命的“不自由”。
這個世界就是一個大的能量守恆定律,你佔有的東西也會佔有你,你多佔有的東西,會讓你用另外一個方式還回來。


這個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公平的,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我時常會想,人到底為什麼會在欲望面前一次次敗北?
其實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欲望一旦滋養,人性就會扭曲,很多事情就再也回不去了。
在心理學上有一個詞叫快樂閾值,簡而言之就是讓你感到快樂的那一根基准線。
以前按部就班工作的時候,一個月賺幾千塊錢就很開心;以前過還房貸生活的時候,週末下一頓館子就很歡樂;以前沒錢購物的時候,晚上去公園逛一下就很滿足。
但“黃賭毒”之後,你會感到簡單直接、很刺激的快樂,你的這種閾值被人為抬高了,內心產生了扭曲,以前簡單的生活和快樂,你再也無法擁有了。
以前的生活中的快樂,根本刺激不到你,所以你需要花更多的東西去追求刺激,讓自己感到快樂。
所以,人才會變成“欲望”的奴隸,一次次在欲望的道路上裸奔。
我們每一個人的身體內都有一頭叫做“欲望”的怪獸,當它隱藏在身體內的時候,你會感覺不到,可是當它一旦被喂大或者得到滋生,你就會真正感受到它的可怕。
曾經有一個大學老師告訴我說,克制欲望最好的辦法是什麼?就是從來不去打開它。
比如說玩遊戲,我不去碰就不會上癮,比如說黃賭毒,我不去打開那個魔盒,當然就不會沾染上他們。
沒開始,當然就不用克制。
欲望就像是一粒種子,你總要把它種到土裏,再一點點給它施肥,它才有可能一步成長到足以吞噬理性的地步。最一勞永逸的辦法,就是根本不去播種,自然也就不用費力去想怎麼遏制它的生長。
與其在犯錯之後痛苦悔恨,倒不如一開始就不推開那扇黑色的門。
能夠控制情緒和欲望的人,才有可能掌握人生的主動權。正如《象與騎象人》中所說:欲望,就是人心中的一頭大象。是被大象踩扁,還是成為騎象人,主動權其實都在自己。
點個“在看”,希望我們都能成為自己生活的主人,而非欲望的奴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