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選情還有“轉機”?18州支持得州推翻大選結果,真相竟然是這樣!(美國美中報道)

美國大選落幕後,特朗普陣營在全美展開了幾十起法律訴訟,基本上都無功而返,但這周似乎迎來了“轉機”。
週二,德克薩斯州的共和黨檢察長肯·帕克斯頓(Ken Paxton)向美國最高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延遲四大關鍵搖擺州的選舉結果認證。這四大搖擺州是拜登贏得的賓夕法尼亞,佐治亞,威斯康星以及密西根。帕克斯頓在154頁的訴狀中指出,拜登獲勝的四個州都以新冠疫情為由,非法改變選舉規則,使郵寄選票數量倍增,選舉結果應被判定為違憲。
得州是全美為數不多的沒有因為疫情而擴大郵寄選票規模的州。帕克斯頓認為,其他州在新冠疫情之下讓投票更容易,這違反了憲法規定的平等保護條款,傷害了得州選民。無論是否出於善意,這些違憲的行為最終結果都是相同的:在被告的四個州,大選安全性被降低。
特朗普發推稱讚帕克斯頓的勇氣和才華。

约翰逊与特朗普

週三,17個州的共和黨檢察長聯名給最高法院提交了amici curiae(法庭之友)的檔,雖然他們不是訴訟的當事人,但是對得州檢察長帕克斯頓表達支持。另外,亞利桑那州檢察長也單獨發表了聲明,支持帕克斯頓的州達到18個,而共和黨檢察長在全美一共是25位。
不過,這18位共和黨檢察長集體支持得州訴訟的直接原因是:被“逼”的。特朗普8號轉發了一條共和黨支持者的推文,上面附上了一張名單,列出了共和黨23位檢察長的名字,所屬州,以及任期結束的時間,其中大部分是2023年,甚至有幾位是2021和2022年到期,面臨連任選舉的壓力。
特朗普今天還專門安排了與帕克斯頓等多個州的檢察長在白宮共進午餐。
帕克斯頓未來還有競選得州州長的計畫。而其他共和黨檢察長也同樣有自己的政治考量,如果選擇不站在特朗普這一邊,他們可能會在未來尋求連任或者更高職位時遭遇挑戰。而如此眾多的共和黨政客願意公開支持特朗普的法律訴訟,表明了特朗普在共和黨的“江湖地位”。即使這項努力最終失敗,他們對特朗普的效忠也將成為他們得到職位晉升的門票。


當然,也有幾位共和黨檢察長站出來反對,其中就包括佐治亞州的檢察長卡爾(Chris Carr),他直接不留情面地說帕克斯頓,對於佐治亞在憲法、法律、事實層面全部搞錯了。賓夕法尼亞州總檢察長沙普裏奧(Josh Shaprio)說:得州等到現在才提出訴訟,是因為其他的政治和法律手段都失敗了!
而被告的威斯康星州民主黨檢察官考爾(Josh Kaul)表示,我為德州人民感到遺憾,因為他們納的稅都被浪費在了這場如此令人尷尬的訴訟上。
密歇根州的總檢察長內塞爾(Dana Nessel)更是怒懟得州檢察長的訴訟令人髮指!內塞爾稱,這是在美國見過最殘酷的訴訟之一,得州無權剝奪密歇根州550萬選民的投票權。密歇根州的選舉結果已經得到認證,而對選舉結果的挑戰已經多次在法院以失敗告終。得州根本舉不出一個例子,顯示不該在密歇根州投票的人投了票。
戰火蔓延到國會
在10號下午,國會眾議員有106名眾議員簽署了一份案情支持,聲援得州訴訟。
這份共和黨國會議員的聲援是由路易斯安那州共和黨議員詹森(Mike Johnson)發起的,他寫道:我們目的很簡單,就是向法院表達我們對選舉制度完整性的嚴重關切。我們並不是對特定的欺詐發起獨立訴訟,我們僅僅是表示,最高法院應該及時、仔細審查各種指控和違規行為的廣泛範圍。在很大程度上,2020年選舉充滿了前所未有的嚴重欺詐和違規指控。
在詹森發起號召,要求共和黨人簽字後,特朗普在9號親自給他打電話,感謝他的努力。特朗普還說他非常迫切地想要看到最終簽署“法庭之友”的名單。


當然民主黨也不是軟柿子,華盛頓特區總檢察長拉辛(Karl Racine)領導了22個州的檢察長也發表了聯合聲明反對得州訴訟。聲明表示:我相信美國最高法院將徹底、真誠地評估此案的法律依據,併發現它們在法律上和現實中完全站不住腳。最高法院將會拒絕這種破壞法制,並試圖推翻有效合法選舉的努力。
狐狸臺引述哈佛大學法學教授萊西格(Lawrence Lessig)的話說:得州訴訟純粹是政治姿態,沒有一個檢察長會真的相信他們會贏。作為律師,他們根本就不應該簽署這樣的行動,但是他們是政治人物,而不是律師。這對美國法制是不利的。
四面楚歌的帕克斯頓
帕克斯頓在幫助特朗普扭轉大選結果的同時,也是在試圖改變自己的命運。現在他正在接受FBI關於行賄和濫用職權的調查。這種情況下,帕克斯頓不僅是在幫特朗普,更是幫自己。得州共和黨顧問米勒(Bill Miller)在與帕克斯頓有過交談後表示,帕克斯頓是在爭取家鄉選民的支持。他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改變自己的負面新聞。


帕克斯頓在擔任得州檢察長的六年裏,受到重罪起訴,一項指控稱他在2015年成為得州最高執法官員前,欺騙了一家高科技初創公司的投資人。這項刑事指控一旦成立,帕克斯頓可能被判處5到99年的監禁,政治生涯將就此斷送。
而這起案件還沒有結束,帕克斯頓又被自己的親信告了!他的七名高級助手在10月簽署聯名信,舉報帕克斯頓濫用職權和受賄。指控是關於帕克斯頓和一名金主的關係,這位金主在2018年捐贈了2.5萬美元,並提出希望帕克斯頓去調查FBI違法搜查他的居所。
自舉報以來,七名原告要麼辭職,要麼休假,要麼被解雇。而帕克斯頓本人否認任何不法行為,並拒絕辭職。
特朗普另闢蹊徑
特朗普的目標是最高法院會受理此案,從而推翻選舉結果。為此特朗普採取了兩項行動:第一,他向法院提出動議,要求介入,作為案件當事方;第二,他還要求得州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作為律師在法庭上為他陳述觀點。
不過克魯茲並非朱利安尼,他不是特朗普堅定的支持者。(順便說一句,新冠確診的朱利安尼,今天出院了)克魯茲在2016年大選時,曾是特朗普勁敵。當時他把各種負面的標籤貼在特朗普身上:病態的騙子(Pathological liar), 自戀者,流氓等等。
克魯茲的原話曾是:這個人是一個病態的騙子,他不知道真相和謊言之間的區別,他的行為簡直是心理學教科書裏面走出來的,說其他人都在撒謊。無論特朗普說了什麼謊言,他自己都信以為真。這個人完全就沒有道德可言。
而特朗普當然不甘示弱,對罵回去!你才是騙子!
而就在昨天,兩人擯棄前嫌,特朗普致電克魯茲,希望他在法庭上為自己辯論,克魯茲接受了特朗普的請求。
這一次得州的訴訟與之前幾十起關於選舉欺詐的訴訟有一個顯著不同。無論是得州還是特朗普的律師,不再以選舉欺詐的具體案例作為論點,而是抓住選舉程式和選舉官員的行為進行攻擊,認為選舉的地方官員放鬆了對選票的保護措施,讓選票欺詐變得無法監測。


得州訴訟案的目標是針對拜登贏得的四個搖擺州,任命共和黨的代表擔任選舉人,在選舉人團投票時把原本屬於拜登的票投給特朗普;或者全面否定選舉人團的投票,讓國會眾議院來決定總統人選。
特朗普在這周曾說:下一屆政府將仍然是特朗普政府。他希望有人站出來,比如某個州的立法者或者最高法院的法官拿出勇氣,宣佈他獲勝。這個國家是否有人願意做正確的事情?特朗普說他拭目以待。而截止發稿,美國最高法院尚未決定是否受理這起案件,而此時距離美國選舉人團投票,確認大選最終結果只剩四天,大家稍安勿躁,答案將很快揭曉。(原创 Bingru)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