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治亚参议员二轮投票,成败还是看川普?(美國美中報道)

11月3日的大选已经落幕(传送门:回答关于大选的热门问题),12月15日的选举人团投票也结束了(传送门:选举人团无人跑票,拜登锁定胜局),下一个重要的节点就是1月5日佐治亚州两席参议员的第二轮投票。
1月5日的选举结果将决定两党谁将掌握参议院。在民主党已经掌握白宫和众议院的情况下,如果能够控制参议院,将改变美国未来数年的政治走向。因此,这是两党都不能输的关键一战
01
川普翻车
共和党的势力地盘在佐治亚广袤的乡村地区和保守的小城镇,民主党的票仓则集中在黑人人口众多的特大城市亚特兰大都会圈。作为传统红州,佐治亚乡村和白人势力强大,州长、参议员、州议会两院都牢牢掌握在共和党手中。

共和党完全控制佐治亚州议会两院
大选前很少有人特别关注佐治亚的选情,大部分人都认为川普拿下佐治亚不成问题,佐治亚两席共和党参议员也将顺利连任。结果出人意料,首先是川普竟然在佐治亚翻车,28年来共和党第一次丢掉佐治亚。上次在佐治亚获胜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还是克林顿

川普在佐治亚竟然输给拜登1.2万票
然后是佐治亚的两位共和党参议员也意外陷入苦战,谁也没有获得超过50%的选票,按州法律规定需进入第二轮投票。在民主党今年在国会选举中表现惨淡的情况下,保留了夺回参议院的最后希望。关于今年国会选举总结可以跳转:【大选综述】众议院共和党女力爆发,佩洛西应为失败负责?

02
黑人投票率
佐治亚黑人注册选民数量在2016年后暴增了13万,是全州各族裔中增长最快的。共和党在佐治亚翻车最主要原因是黑人投票率的暴增。主要原因有三:

1. 受益于邮寄选票的大面积推广,过去不投票的黑人有了更简单方便的方式参与选举。

2. 民主党地推组织动员能力也要强于共和党,尤其是以Stacey Abrams为代表的一批面目清新的年轻政治领袖颇受当地黑人选民喜爱。民主党抓住了年轻选民心理,开发新的选战战术,提高了年轻人政治参与度。
Stacey Abrams(右)为民主党参选人Raphael Warnock拉票
3. 今年由弗洛伊德事件引发的全美黑人民权运动进一步激发了佐治亚黑人选民的热情,还有马丁路德金当年的左膀右臂,著名的民权运动领袖佐治亚州众议员John Lewis在今年7月去世,民众对他的缅怀之情也有利于民主党的得票率。
John Lewis
即使有很多黑人选民个人非常赞同共和党的减税政策,但是投票的时候还是会投民主党,仅仅是因为他们是黑人,就必须要投给看起来对待黑人更加平等的民主党。
03
天王山之战
目前参议院在大选后的席位分配是共和党50席,民主党48席。如果民主党夺下佐治亚这两席参议员,民主党在参议院将50-50追平共和党,而决定性的关键一票将落在即将担任参议院议长副总统贺锦丽身上,这时就相当于民主党控制参议院。
目前的参议院席次分布。两席独立参议员虽然无党派但是总是和民主党一起行动。
两党都深知这次选举的重要性,无论是拜登贺锦丽,还是川普彭斯最近都造访佐治亚站台造势。两党合计已经在佐治亚投入了4.5亿美元广告费。
副总统彭斯在佐治亚
民主党尤其渴望这两席参议员,一旦拿下就等于实现白宫、参众两院的完全执政,拜登的头两年任期将过得异常舒服,想想川普任期后两年丢了众议院耗费了他多少精力与民主党众议院勾心斗角,想想奥巴马最后两年参众两院全丢只能一事无成。拜登如果拥有参议院,他的内阁官员任命将毫无阻拦,将来推行任何政策法案都将畅通无阻,并且还有希望通过扩容最高法院来抵消川普任期内提名多位保守派大法官的影响,简直可以“为所欲为”。

因此民主党对这两场参议员选举是全力以赴,倾泻所有人力物力财力,火力全开势在必得。
04
四位主人公
第一组对战是共和党现任参议员大卫·珀杜David Perdue对阵民主党挑战者Jon Ossoff。珀杜是2014年当选参议员的;Ossoff以前是位记者,今年只有33岁,如果当选将成为历史上最年轻的参议员之一。

11月3日第一轮投票中珀杜差一点就获胜了,在大部分时间中得票都超过50%,结果最后时刻和川普一样被大量民主党邮寄选票稀释领先优势,得票率被拉到了50%以下,遗憾被拖入了1月5日的延长赛

第一轮投票珀杜得票49.7%,差一点就过线直接连任了
得到第二次机会的Ossoff变得更加有侵略性,不断攻击珀杜是个骗子,要求调查珀杜是否参与股票内线交易。(关于议员内线交易炒股的介绍可以跳转:美国议员三周前就向金主预警疫情,抛售股票获利百万

但是珀杜并没有上钩,他甚至拒绝参与和Ossoff的电视辩论。

独自一人参加电视辩论的Ossoff
第二组对战是共和党现任参议员Kelly Loeffler对阵民主党挑战者Raphael Warnock。Loeffler是2020年1月才上任参议员的,被州长指派接任退休的Johnny Isakson的位子,因此今年要参与特别选举。特别选举没有初选,因此有20人参与11月5日的选举,是注定要进入第二轮投票。

有20人参与的异常混乱的第一轮选举
Loeffler可能是国会中最富有的议员,身价超过8个亿美元,老公Jeffrey Sprecher更是纽约证交所的主席。
Raphael Warnock是一位资深教堂牧师,力求成为佐治亚第一位黑人参议员。马丁路德金曾在这个教堂布道,对Warnock选情有极大加成。
Warnock与马丁路德金任职于同一间教堂
05
胜负难料
大约有230万佐治亚选民申请了第二轮参议员选举的邮寄选票,只比大选时邮寄选票申请者少了4个百分点,证明群众投票热情并没有随着大选结束而流失。在圣诞节前就已经有190万佐治亚选民完成了参议员选举投票,占11月大选佐治亚提前批投票的一半。

目前的民调显示两场竞争都非常接近,胜负毫厘之间

RealClearPolitics的最新平均民调显示,共和党的珀杜领先对手0.2个百分点,Kelly Loeffler民调和对手完全打平

 
考虑到民调历来的左倾,目前非常接近的民调数字说不定其实对共和党是个好消息。
06
胜负手还是在川普
川普给这两场参议员选举平添了很多变数。11月的大选时,较量的双方并不是喜欢川普的人和喜欢拜登的人,而是喜欢川普的人对抗讨厌川普的人。投给拜登的选票并不是说他们有多支持拜登,纯粹就是因为厌恶川普。所以就有很多中间选民甚至共和党选民都投给了拜登。

大选时大量共和党温和派倒戈投票给了拜登
但是到了1月,随着川普的名字不再出现在选票之上,共和党温和派将归队,其实是有助于共和党选情的。而另一方面反川普联盟最大的目标就是把川普搞下台,这个目标已经达成,联盟就会开始变得松散,动员能力也会有所削弱。

而且美国人向来有找平衡的潜意识,尤其对于中间选民来说,是不愿见一方势力独大,总会同情弱者,让权力能够受到制衡。既然民主党已经赢了总统大选,参议院选举就应该更平衡一下倾向共和党。再加上佐治亚有20年没有选过民主党参议员了,这场选举本来就应该偏向于共和党。

但是川普把局面搅得非常复杂。川普始终认为他的佐治亚是民主党作弊偷走的,于是天天炮轰共和党籍的佐治亚州长和州务卿,认为他们没有去彻查选举舞弊,没有颠覆大选结果,是软弱的投降派
川普对佐治亚共和党领导层的表现极其不满
这造成了共和党党内的分裂。毕竟川普依然拥有数目庞大的死忠铁粉,只认川普不认共和党,奉川普言语为圣旨。川普批评佐治亚共和党党团很可能会让铁粉们迁怒于佐治亚的两位共和党参议员,在最后时刻这些铁粉很有可能不出来为共和党投票,甚至搞破坏摧毁共和党选情,这将是对共和党毁灭性的打击。

佐治亚州的狂热川粉
荒诞的是,川普身边的某些人甚至还向川普支持者叫嚣,让他们不要投票给共和党参议员,除非佐治亚的大选舞弊被彻查,结果被翻盘。
川普阵营几位律师竟然跑到佐治亚搞集会,呼吁选民不要给共和党参议员投票,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哪伙的?
拒不认输的川普还有可能会让民主党选民群情激奋,让本来认为已经完成目标任务的民主党选民为了让川普闭嘴再出来投票。
在大是大非面前,川普还是更有可能维持住操守。川普已经决定投票日前夜的1月4日进驻佐治亚,全力为共和党拉票。最后决定胜败可能还是川普,他的一句话就可能逆转整个局面,让死忠铁粉回归固票,共和党的胜算就将大增。
诡异的就是,虽然川普输了大选,但共和党若想赢得选举,还是无法回避川普的影响力。换句话说,在当下环境,没了川普共和党反而胜算更低。这次的佐治亚参议员选举,或许也是川普下台后能否继续干预共和党事务的试金石。如果未来共和党的候选人都需要川普保驾护航才能胜选,那么共和党就成了实质意义上的川普党,即使他离开了白宫又何妨。

(原创 萝贝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