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才刚刚开始:克鲁兹率11名参议员加入140名众议员1月6日挑战大选(声明全文)(美國美中報道)

以共和党资深参议员、2016年大选总统候选人泰德·克鲁兹(Ted Cruz)为首的11名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和当选参议员联合起来,将加入140名众议员在1月6日召开的国会联席会议上反对选举人团投票结果认证,并敦促国会成立选举委员会对选举结果进行为期10天的紧急审计。

以克鲁兹为首的11名参议员和当选参议员的努力,与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宣布1月6日拒绝宾夕法尼亚州等摇摆州选举人团投票结果的努力是分开的。加上霍利,总计有12名共和党参议员将在1月6日提出挑战。

克鲁兹以及参议员罗恩·约翰逊(Ron Johnson)、詹姆斯·兰克福德(James Lankford)、史蒂夫·戴恩斯(Steve Daines)、约翰·肯尼迪(John Kennedy)、玛莎·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和迈克·布劳恩(Mike Braun)以及当选参议员辛西娅·鲁米斯(Cynthia Lummis)、罗杰·马歇尔(Roger Marshall)、比尔·哈格蒂(Bill Hagerty)和汤米·图伯维尔(Tommy Tuberville)表示,这次选举“出现了有关选民欺诈和违法行为前所未有的指控”。

一名熟悉这项工作的消息人士告诉福克斯新闻,是克鲁兹策划了这项工作,他与其他参议员合作,在距离国会联席会议还有几天的时间里,组织推动反对认证并呼吁选举委员会对大选舞弊进行紧急审计。

参议员们表示,民主党人在1969年、2001年、2005年和2019年都有反对选举结果的先例,“而且,在1969年和2005年,一名民主党参议员和一名民主党众议员联合起来,强行在两院就是否接受被质疑的总统选举人进行投票。”他们说。

同时,以克鲁兹为首的参议员和当选参议员正在敦促国会任命一个选举委员会,对大选有争议州的选举结果进行为期10天的紧急审计。他们以1877年塞缪尔·蒂尔登(Samuel Tilden)和卢瑟福·海斯(Rutherford Hayes)之间的选举为先例,当时有多个州被指控有舞弊行为。

参议员们表示,国会1月6日的联席会议投票是仅剩下的唯一宪法权力,能考虑和解决对严重选民舞弊的多项指控。他们将反对选举人团投票,直到审计结束。

以下为联合声明全文:

美国是一个共和国,其领导人由民主选举产生。反过来说,这些选举也必须符合《宪法》以及联邦和州法律。

当选民根据法治能够公平地决定一场选举时,败选的候选人应承认并尊重这次选举的合法性。而且,如果选民选择推选一位新的执政者,我们的国家应该有一个和平的权力交接。

2020年选举跟2016年选举一样,经过了艰苦奋战,(获胜者)在许多摇摆州以微弱的优势胜出。但是,2020年的选举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选民舞弊、违反和不严格执行选举法以及其它投票违规行为的指控。

选民欺诈对我们的选举构成了持续的挑战,尽管其广度和范围存在争议。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2020年选举中的舞弊和违规行为指控都超过了我们有生之年以来的任何一次。

并不是单一的个别候选人相信这些指控。相反,它们是普遍存在的。路透社/益普索(Reuters/lpsos)的民调显示,糟糕的是,39%的美国人相信“选举被操纵”。持这种看法的有共和党人(67%)、民主党人(17%)和独立人士(31%)。

一些国会议员不同意这一评估,许多媒体人也是如此。

但是,不管我们的民选官员或记者是否相信,那种对我们民主进程的深深不信任感不会神奇地消失。它应该引起我们所有人的关注。而且它对任何后续政府的合法性都构成了持续的威胁。

理想情况下,法院会听取证据并解决这些严重选举舞弊的指控。最高院原本有两次机会这样做,但两次最高院都拒绝了。

1月6日,国会有责任决定是否要就认证2020年选举结果进行投票。这次投票是剩下的唯一的宪法权力,能考虑和解决对严重选民舞弊的多项指控。

在四年一度的联席会议上,民主党议员对总统选举结果提出反对意见早有先例,如1969年、2001年、2005年和2017年都是如此。而且,在1969年和2005年,都有一位民主党参议员加入民主党众议员,在两院要求投票、要不要接受被挑战的总统选举人票。

提出这个问题的最直接的先例出现在1877年,海斯对蒂尔登(Haye-Tilden)总统选举中出现了严重的舞弊和非法行为的指控。具体来说,有三个州:佛罗里达州、路易斯安那州和南卡罗来纳州的选举被指控存在非法行为。

1877年,国会并没有忽视这些指控,媒体也没有简单地无视这些指控,没有把提出这些指控的人视为试图破坏民主的激进分子。相反,国会任命了一个选举委员会:由五名参议员、五名众议员和五名最高院大法官组成,来审议和解决有争议的回应。

我们应该遵循这一先例。即国会应立即任命一个选举委员会,具有充分调查和事实调查权力:对有争议的州的选举结果进行为期10天的紧急审计。一旦完成,各州将对委员会的调查结果进行评估,如有必要,可召开特别立法会议,以证明其投票的变化。(关注油管频道“美国时事通”查看1月6日国会议程和解析)

因此,我们打算在1月6日投票,拒绝接受来自争议州的选举人票,因为他们非“定期指定”和“合法认证”(法定的必要条件),除非且应等到该紧急10天审计完成为止。

我们并不天真。我们完全预料到,大多数(如果不是全部)民主党人,也许还有不算少数的共和党人会投其它票。但支持选举诚信不应该是一个党派问题。一场公正和可信的审计,迅速进行并在1月20日之前完成,将极大地提高美国人对我们选举进程的信心,并将极大地增强谁成为我们下一任总统的合法性。我们对人民负有这样的责任。

这些都是值得国会去做的事宜,也是托付给我们要去捍卫的。我们不是轻率地采取这一行动。我们的行动不是为了阻挠民主进程,而是为了保护它。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一起行动,确保选举是根据宪法合法进行的,并尽一切可能恢复对我们民主的信心。(文:罗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