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美女間諜與200名人有染?”美媒爆炒,其中的貓膩浮現…(美國美中報道)

有個間諜叫“方芳”,她的本領特別強:一會是加州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一會又是漂洋過海的留學生。
她風采綽約、美豔動人,巧設“桃色陷阱”套取情報……西方媒體對這位“中國間諜”的描述讓人浮想聯翩,簡直就是“女版007”、“中國的傑森·伯恩”。
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西方某些人在給這位故事主人翁起名字的時候,能不能走點心?


美國兩黨吵架帶出“中國女諜”
當地時間1月2日,美國11名共和黨參議員聯合發表聲明宣稱,將在1月6日當天,反對國會認證選舉人團的投票結果。
正在他們計畫為特朗普上演一場最後的“造反”之際,民主黨眾議員埃裏克·斯沃韋爾(Eric Swalwell)從“半路殺出”,批評這些共和黨人是“民主的敵人”。
然而,斯沃韋爾這番操作將美國線民的關注點帶偏,使得所謂“中國女間諜方芳(Fang Fang)”的話題沖上推特熱搜。此前,美媒曾大肆炒作斯沃韋爾私通“中國女間諜”。
共和黨人為特朗普謀劃的“戰爭”似乎一觸即發,然而,美媒此前炒作的所謂“中國女間諜方芳(Fang Fang)”也一併沖上推特美國區政治趨勢榜。
1月3日,斯沃韋爾發推公開抨擊11名計畫反對大選結果的共和黨人,稱這些人是“民主的敵人”。美國線民對斯沃韋爾這番表態並不買賬,還對他一番“嘲諷”。“如果美國參議員是‘民主的敵人’,那方芳又是什麼意思呢?”
“方芳的‘男友’有捍衛民主的想法!”


“方芳上熱搜是因為‘叛徒’斯沃韋爾。他四年來一直是‘中國間諜’,明知故犯、背叛了他的妻子和祖國。”
“方芳方芳方芳……”
曾被美媒大肆渲染
“中國女間諜方芳(Fang Fang)”曾遭到美媒大肆渲染,她被描述成冉冉升起的加州政客、偽裝成留學生的“中國美女間諜”。
Axios新聞網曾爆料稱,“方芳”曾在2011至2015年間,憑藉其“個人魅力”並施展“溫柔陷阱”,“瞄準”美國“有前途的政客”。斯沃韋爾就是一個“靶子”。
近來,一則關於“中國女間諜滲透加州政界”的傳聞不斷受到美國媒體的關注。而在特朗普政府“反共反華”的輿論氛圍下,這種傳聞更是引起了右翼的警覺,爭吵聲逐漸蔓延到了整個國會山。2020年12月15日,參眾兩院的多名共和黨人站出來,要求傳聞中所牽涉的加利福尼亞第15選區的聯邦眾議員斯沃韋爾退出眾議院情報委員會。
2019年1月3日,美國第116屆國會正式宣誓就職。民主黨眾議員斯沃韋爾懷抱女兒出席
眾議院少數黨黨鞭斯卡利塞、佛羅里達州聯邦參議員斯考特要求將斯沃韋爾踢出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共和黨眾議員斯圖爾特甚至稱,中國瞄準的不僅是斯沃韋爾,所有敏感職位的議員都已被中國盯上。他們認為,斯沃韋爾會將美國的機密資訊提供給中共。眾議院共和黨籍領袖麥卡錫甚至將斯沃韋爾稱為美國國家安全威脅。
傳聞大意是說2011年至2015年間,一位名叫方芳的中國“疑似間諜”打入美國政治圈,結交了三藩市灣區的兩位現任的聯邦眾議員,斯沃韋爾便是其中之一。美國Axios網站甚至爆料說這位中國女性和兩名美國中西部的市長有過曖昧關係,且被聯邦調查局(FBI)掌握證據。爆料並沒有證實這位中國女性的真實職業。而且,該中國女子已於2015年離開美國。
之前政治新聞網站Axios踢爆,有疑似中國間諜背景的華人方芳(Fang Fang或Christine Fang,音譯,下同),混入灣區政界,一度活躍於主流政圈活動,引起熱議。


史沃威爾:這完全是抹黑
媒體驚爆東灣聯邦眾議員史沃威爾(Eric Swalwell)過去與疑似中國女間諜來往密切,共和黨人士跳出來大肆抨擊,史沃威爾認為,這完全是抹黑。
史沃威爾在國會和媒體面前一向勇於批評川普,形象鮮明,他是國會情報委員會和司法委員會成員,也是川普彈劾案的主導人之一,因此早已成為保守派攻擊的目標。
此次新聞網站Axios爆出史沃威爾與曾在灣區求學、疑似為中國間諜的女學生方芳來往密切,共和黨人士認為國會情報委員會應該將他除名。
史沃威爾接受有線電視網(CNN)訪問時表示,消息來源洩漏這件事給媒體的目的,是為了抹黑他,而且時間點非常可疑。
史沃威爾說:“有問題的是,這件事被報導的時間正是我在進行彈劾川普的時候。如果一個國家用執法資訊作為武器,攻擊批評總統的人民,那麼,沒有人會想住在這個國家。因此,我希望能夠調查是誰洩漏了這個消息。”
不過,史沃威爾的說法未能平息共和黨和右翼媒體對他的攻擊。
眾院共和黨領袖麥卡錫(Kevin McCarthy)推文,指控史沃威爾涉及的是“國家安全”事務,他指出,史沃威爾指控川普所作所為是在為俄羅斯謀取利益,稱川普“早就被情報委員會排除”。麥卡錫還在福斯新聞採訪中把國會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也扯進來。
麥卡錫還表示,方芳追求史沃威爾,並協助他從都布林(Dublin)市議會晉升至美國國會,並稱國會情報委員會的成員都是由民主黨領袖所挑選。
麥卡錫說:“佩洛西挑選他進委員會時,是否已經知道這件事?”
據悉,方芳在灣區主要的活動時間段是2011年至2015年,當時她的年齡大約是30歲左右。2015年她突然離開美國。多位灣區和政界社區人士,不少人都表示記得方芳這個人,並且提及她姣好的外型,駕駛的好車,活躍於當時政界、社區的活動。


Axios還披露了大量美國官方對於方芳的調查,包括她如何一步步打入政圈,同時還和一些政治人物有性關係的桃色細節。方芳當時是在東灣的州立大學讀書,同時活躍於亞太公共事務聯盟(APAPA)組織,方芳因此能夠有機會接觸到許多灣區的政客,其中就包括兩位現任的灣區國會議員,一位是南灣選區的羅康納(Ro Khanna),另一位是東灣選區的史沃威爾(Eric Swalwell)。
因為加州檢察長貝西拉被拜登任命為新內閣成員,史沃威爾目前是替補州檢察長的熱門人選。
當年史沃威爾和方芳來往較多。方芳還曾經幫助史沃威爾競選,並且推薦人選進入他的辦公室實習。
史沃威爾辦公室日前回應此事時表示,得知方芳因為疑似間諜背景受調查之後,就立刻切斷了與她的關係,已經多年沒有和方芳來往。羅康納則表示不記得方芳其人。
亞太公共事務聯盟的灣區主席尹集憲(Henry Yin)回應表示,記得方芳其人,她曾經很活躍,但是尹集憲否認聯盟與外國勢力有聯繫。
根據美方的調查,方芳通過與政治人物的直接聯繫,從而發揮影響力,但未有明確說明她具體的情報工作以及間諜行動,只是有透露方芳和三藩市中領館的工作人員有直接聯繫。
Axios報導也強調了方芳的”個人魅力”(personal charisma)在間諜行動中的作用,驚爆方芳曾經和兩名美國中西部的市長有過親密關係。
據南灣庫市前市長黃少雄(Gilbert Wong)的回憶,他在擔任南灣市長並且出席全美市長的會議活動時,見到方芳也在活動上,並且和一名年長的中西部男性市長聲稱是公開戀人。
調查人員披露,方芳和另一名俄亥俄州的市長在車內發生性關係,當時車內有聯邦調查局(FBI)的監控。兩名中西部的市長身分並未有公開。
搜索方芳的臉書,上面也保留了大量和灣區政治人物的合影,包括許多現任三藩市和加州的官員。聯邦司法部並未對方芳提起任何起訴,同時方芳離開美國之後也沒有再回來。
事實上,5年前的舊事現在被美國媒體曝光,背後必然有右翼勢力推波助瀾。
美國多位共和黨議員急於將這位女性定為“中國間諜”,誇大她和中國官方的聯繫,就是繼續打中國牌,攻擊國會民主黨人。
事件背後浮現特朗普團隊身影
冉冉升起的加州政客、偽裝成留學生的“中國美女間諜”、“甜蜜陷阱”、情報套取……
不久前,“外國人看中國”(Sinocism)網站記者利明彰(Bill Bishop)在推特上曬出特朗普競選團隊“求捐款”的郵件。郵件宣稱“中國間諜案”“當事人”、加利福尼亞州民主黨籍眾議員埃裏克·斯沃韋爾(Eric Swalwell)私通“中國間諜”,並將“髒水”引向拜登。
事實上,美媒關於“中國女間諜方芳(Fang Fang)”的報導缺少“實錘”,夾雜大量的猜測與聯想。
2020年底,特朗普團隊又被曝為求捐款炒作“中國女間諜”陰謀論。當時,“外國人看中國”(Sinocism)網站曝出,“中國女間諜”背後浮出特朗普團隊身影。
該網站曬出特朗普競選團隊“求捐款”的郵件,宣稱斯沃韋爾私通“中國間諜”。
同日,斯沃韋爾也表態稱:“特朗普陣營是相關報導的幕後推手。”
所謂間諜“方芳”,不過是特朗普病毒的又一個載體,編造出來的騙錢玩意。
這樣的病毒在美國大肆傳播,只會拉低這個國家的平均智商,因為美國無論怎樣對中國進行遏制圍堵,他們最終都會發現——
中國的崛起,是歷史大勢所趨,不是他們所能阻止的,最終他們只有一個選擇,那就是學會跟中國共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