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告訴我們:絕望的人會鋌而走險(美國美中報道)

衛斯理·J·史密斯(Wesley J. Smith)是位獲獎作家,也是(哈德遜研究所的非盈利分支機構)“發現研究所”(Discovery Institute)人類例外論研究中心(Discovery Institute’s Center on Human Exceptionalism)的主任。以下是他關於Parler被斬盡殺絕的思考。
Parler與推特、臉書和其他社交媒體平臺有一個重要的區別:它仍然遵循社交媒體的最初概念,允許人們在沒有事實核查或政治干預的情況下發布資訊。
因為很多保守派有理由相信,推特和臉書的平臺帶有嚴重的左派偏見,所以Parler在左派和右派中都被認為是“保守派的推特”(儘管該公司從未如此描述自己)。事實上,近幾個月來,許多著名的保守派公共知識份子和“有影響力者”公開將他們的主要社交媒體轉移到Parler,並邀請他們的支持者追隨。
從某種意義上說,這與自由主義者對推特/臉書的自由主義偏見的回應是一致的:這些都是私人公司。如果保守派不想被審查,那就創建一個保守派的社交媒體平臺,在那裏可以自由發帖。
這個想法到此為止。與此同時,推持正在打擊保守派的帳戶,穀歌(Google)、蘋果(Apple)和亞馬遜(Amazon)同時採取行動,將Parler趕出了市場。
首先,穀歌和蘋果都從他們的線上商店中刪除了Parler的應用程式,並宣佈除非Parler審查帖子,否則該公司將被拒之門外。
此舉傷害了Parler,但並沒有殺死它,因為它的客戶仍然可以訪問該網站。隨後,為Parler提供雲端服務的亞馬遜宣佈,Parler網站上所謂的“暴力內容”違反了其網路服務規範,並取消了與該公司的合同協議。從目前的情況來看,Parler已經下線了,這意味著它作為一家社交媒體公司已經死了,除非它能找到其他的網站託管服務商。
Parler公司首席執行官約翰·馬策(John Matze)在福克斯新聞《周日早間期貨》(Sunday Morning Futures)節目上﹐對主持人瑪麗亞·巴蒂羅姆(Maria Bartiromo)表示,他公司的經歷表明,科技巨頭“擁有摧毀任何人的力量”﹐他是對的。企業、非營利組織和個人都依賴網站、電子郵件、社交媒體等來充分參與現代生活。而這些工具幾乎完全由科技巨頭控制。
自由危機,這是一個真正的困境。由於明顯的意識形態原因,這些公司嚴重地限制了人們的言論。但這不是政府所為,因此第一修正案並未被侵犯。
穀歌、蘋果和亞馬遜似乎違反了《反壟斷法》。但拜登政府是否會對這些大力支持他的公司採取行動,令人懷疑。(搜索油管頻道“美國時事通”)
Parler可以隨時起訴,事實上,它已經宣佈打算尋求法律援助。但被告是世界上最富有、最有權勢的企業,擁有足夠的影響力和資金,可以通過動議和拖延的訴訟策略﹐使這家新創公司破產。無論如何,這樣的案件需要數年的時間。
共和黨眾議員德文·努內斯(Devin Nunes)呼籲對敲詐勒索案進行調查﹐祝你好運。民主黨現在完全控制了國會。我懷疑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民主黨眾議員傑羅爾德·納德勒(jerroldnadler)會不會舉行聽證會。
保守派總是試圖通過公開叫板來羞辱這些龐大的社交媒體公司﹐但科技巨頭恬不知恥。此外,大規模的羞辱行動需要主流媒體來推動。這種情況發生的可能性有多大?事實上,主流媒體中的許多跟班都是科技巨頭的盟友,並公開為其打氣。
那抵制呢?鑒於這些公司的核心地位,那就很難做到了。況且,科技巨頭已經很明確地表示,它們願意為偉大的虛假正義事業損失一些利潤。
社交媒體審查不會停止。我預計這些巨頭很快就會對有爭議的行業採取行動,就像他們對Parler所做的那樣。例如,如果互聯網雲公司拒絕與槍支行業做生意,可能會迫使製造商和銷售商退出業務 – 在不違反第二修正案的情況下﹐實現進步議程的夢想。
我們突然面臨我國歷史上最深刻的自由危機之一,在某些方面變得更加棘手,因為危機來自私營企業而不是政府。自由需要友誼﹐社會的和睦取決於每個人都相信自己有公平的機會。
鉗制言論不會消除保守派的觀點﹐對不受自由派歡迎的行業或組織進行打壓,並不能讓持這種觀點的人相信他們錯了,相反會讓他們相信,他們不再與偉大的美國實驗有利害關係。
這簡直是玩火。歷史告訴我們,絕望的人會鋌而走險。希望推特、亞馬遜、臉書以及其他一些公司能夠擁有與其實力相配的智慧,及早地懸崖勒馬。(美國羅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