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史上安保最严格而参加人数最少的总统就职典礼即将登场(美國美中報道)

由于美国人对大选的质疑和新冠疫情的肆虐,拜登将于1月20日,在空前的安保措施和疫情封锁中宣誓就职,这也是美国历史上最不寻常的就职典礼之一。

与许多前任总统一样,拜登要在国会大厦的台阶上宣誓。然而,通常会吸引数十万美国人的宾夕法尼亚大道传统游行已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一场虚拟游行。就职典礼的舞会也被取消了。

华盛顿街头的路障

白宫附近的观礼台已被拆除,从实际出席人数来看,这次活动可能是史上规模最小的美国总统就职典礼。虽然预计参加人数不多,但安保和执法将异常严格。

通常总统就职典礼将发送20万张门票共群众去现场观礼,现在每个议员只能获得自己的一张票和另一张赠予票,所以即使所有议员和他们的赠票,加起来也不过1000人。美国史上“获得”选票最多的总统的就职典礼,将会有以国史上参加人数最少的就职典礼而粉墨登场。

政治历史学家、作家、总统选举史专家大卫·皮特鲁萨(David Pietrusza)认为,这次就职典礼有其独特之处。

他说,人们如此紧张不安,大量军队和安保人员涌入华盛顿,再加上COVID-19大流行的限制,“对此没有很好的先例”。(视频请关注油管频道“美国时事通”)

皮特鲁萨说,但历史上发生过一些的例子,事情也没有照计划进行,并不那么一帆风顺。

他说,亚伯拉罕·林肯的第一次就职,也是史上最紧张的一次,空气中更弥漫着战争即将发生的氛围。在他的就职演说六周后,夺走约2%美国人口的南北战争爆发了。而这次史上最紧张的就职典礼上宣誓就职的总统林肯最终也遭遇了被刺杀身亡的不幸结局。

林肯总统第一任期就职典礼

“当然,1861年林肯就职时,国家的状况更糟糕,人们更紧张。这一点是无法相比的。”皮特鲁萨说。

他指出,虽然内战前的安全维护是个大问题,但今年为准备拜登就职而采取的措施,也是前所未有的。

这是第一次在实际活动前整整一周,而非几天前,就启动针对就职典礼的国家特别安全活动。

当局已在华盛顿采取积极措施,因为越来越担心1月6日发生的骚乱和暴力事件,可能在就职周期间重演。来自所有50个州、三个地区和哥伦比亚特区总计多达2.5万名国民警卫队成员将驻扎在美国首都。

周末有媒体报导称,联邦调查局正在帮助审查国民警卫队成员。美国国防部代理部长克里斯托弗·米勒(Christopher C. Miller)今天(1月18日)证实,国防部和联邦调查局正在扩大审查驻扎在华盛顿特区、保护20日总统就职典礼的国民警卫队成员背景。

“虽然我们没有情报显示,有内部威胁,但我们正在竭尽全力确保首都安全。”米勒周一在一份声明中说。他表示,国防部在“审查驻守在华盛顿特区的国民警卫队队员”,“是一个正常的程序”。

“这种类型的审查通常是由执法部门对重大安全事件进行的。然而,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军队参与范围从未有过。当军人抵达华盛顿特区时,华盛顿特区国民警卫队也在为他们提供额外的培训,如果他们看到或听到不合适的事,他们会向他们的指挥系统报告。”米勒说。

米勒说:“我们感谢FBI对协助完成这项任务提供的支持,也感谢每一位响应国家号召的2.5万多名国民警卫队成员。”

华盛顿的安保措施使城市几乎完全瘫痪。在就职典礼前几天,国家广场和美国国会大厦周围的十多个地铁站都关闭了;华盛顿的街道上空荡荡的,处处透着怪异的气氛。

公交车、街车(streetcars,又称有轨电车)和其它形式的公共交通,甚至自行车都被停运。大多数商店都关门了,许多商家更用木板封死了入口。通常在商家预感到会有大规模骚乱和暴力行为前会提前用木板把玻璃门都封死,以防抢劫或破坏。

川普总统早先表示,他不会出席拜登的宣誓仪式。他是在国会认证拜登为2020年大选获胜者的一天之后公布这个消息的。

通常,即将卸任的总统将会陪同即将就任的总统走往国会大厦,这象征着总统职位的和平移交,但这次,川普总统不会参加拜登的就职典礼,也不会陪同拜登前往国会大厦。

当然,这并非第一次有总统拒绝出席继任者的就职典礼。

1801年,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在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的就职典礼前,就离开了华盛顿。

当年的局势非常分裂,在某些方面与2021年相似。杰斐逊的支持者把他的对手亚当斯描述为君主制的爱好者,而亚当斯的支持者则把杰斐逊描绘成激进派。有人说,亚当斯没有参加杰斐逊的就职典礼,是为了防止活动中出现暴力事件。

1829年,美国第六任总统约翰·昆西·亚当斯(John Quincy Adams)也在前一天离开华盛顿,拒绝参加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的仪式。

其他没有参与继任者宣誓就职的总统还有马丁·范布伦(Martin Van Buren,1841年)和安德鲁·约翰逊(Andrew Johnson,1869年)。

两百多年来,尽管会出现零星的抗议活动,但就职典礼游行、庆祝活动,并借此表现爱国主义一直是美国的传统,包括川普2017年的就职典礼也是如此。

“典礼盛况和庆典,是你想到最能代表美国的方式。”新闻极限电视台(Newsmax)的资深白宫记者、首席政治专栏作家约翰·吉兹(John Gizzi)说。“作为一名曾经的见证者,这不仅是权力交接,而且也是新任总统向卸任总统致敬的传统,这点肯定将被错过”

“听着管弦乐队的乐音,看着总统和副总统从车上挥手,有时下车和人群一起游行,所有这些,都极为富有美国特点,且不会随着时间流逝而失色”,他补充说,“当这一切被去除时,将失去过渡仪式的神秘感。”

而随着拜登的上台,随着他公布的一系列要推翻川普伟大成就和政治遗产的诸多举措,美国将失去的可能不仅仅是一个过渡仪式的神秘感。(罗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