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对一桩匪夷所思的上诉案件的裁决(美國美中報道)

2020年夏天,美国独立日过后不久,最高法院就一桩涉及美国俄克拉荷马州印第安人的刑事案件司法管辖权做出了终审裁决,判决吉姆西·麦基尔特(Jimcy McGirt)诉俄克拉何马州一案的原告胜诉。

该案的案情并不复杂:麦基尔特是该州的一名马斯科吉印第安人,他在1997年强奸了其妻子年仅4岁的孙女,被该州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外加1000年监禁。但是被告就该案的司法管辖权提出异议:根据将近两个世纪前联邦政府与被迫西迁的五个印第安部落所签订的条约,俄克拉荷马州东部包括该州第二大城市塔尔萨(Tulsa)都会区的大部,都属于印第安领地(Indian Territory)。虽然历经变迁,甚至这些当时被称为“文明五部落”有的也曾经蓄奴,因而在南北战争时期成为战败的一方,而且后来无论是人数还是土地的所有权,印第安人在那里都只占很少一部分,但是国会从未明确废除将该地区设为印第安领地的条约,所以直到今天,在该地域涉及印第安人的案件,应归联邦法院而不是州法院管辖。

“血泪之路”:这是1830年代印第安五部落被迫与联邦政府签订条约,放弃他们祖居的土地,向西渡过密西西比河迁移到印第安领地即后来的俄克拉荷马州东部地区的路线图,其中克里克(Creek)部落的迁徙路线标记为橙色。(公共领域/史密森尼学会1988年History of Indian-White Relations丛书第4卷)

裁决甫一公布,麦基尔特所属的马斯科吉(克里克)部族,Muscogee(Creek)Nation ,立即发表如下声明:“最高法院今天维持了美国对马斯科吉民族保留地作出保护的神圣承诺。今天的裁决使印第安部族得以维护我们的主权和领地,这是我们先祖的荣耀。我们将继续与联邦和州执法机构合作,以确保在马斯科吉(克里克)部族整个领土边界内维护公共安全。”

几乎同时,俄克拉荷马州政府与包括马斯科吉(克里克)在内的五个印第安部族发表了一个联合声明。声明说,州政府与各部族就最高法院对麦基尔特一案的裁决进行了协商,并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今后会将达成的协议提交国会和司法部,以解决最高法院裁决的后续影响。相关方将实施一个共享管辖权的框架,确保麦基尔特或其他罪犯承担罪责,同时维护俄克拉荷马州以及各印第安部族的公共安全和经济繁荣。

这是1820年代美国东南部诸多印第安部落居住的地方,标记2所在地即本文涉及的克里克族人的家园。后来不断被殖民者吞蚀,以致到1830年代被迫西迁时,他们的领地范围已经大大缩小。(国家公园管理局“血泪之路”历史网页)

麦基尔特诉俄克拉荷马州一案的裁决,正如马斯科吉部族的声明所隐含的,当年西方殖民者为了移民对土地的奢求,强迫“五部落”西迁,历经“血泪之路”无尽的苦难(参见雾谷飞鸿2014年美国历史系列(24):印第安人的“血泪之路”一文),今天他们要求在先祖的土地上有自己的发言权,并非对罪犯的庇护,而是对历史的尊重。此外,最高法院对此案的裁决,还彰显了美国司法体制所具有的生命力。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虽然出身经历各有不同,每位法官对具体案件有自己的解读,但是对宪制的敬畏和对每一个体生而具有的权利的尊重,才是他们做出自己判断的唯一准绳。

https://share.america.gov/zh-hans/the-supreme-court-rules-that-about-half-of-oklahoma-is-native-american-land/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