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工作者如何赢得普利策奖?(美國美中報道)

2019年2月22日停在纽约一个十字路口的出租车。立法人员准备就纽约市在导致数千出租车司机债务缠身的出租车行业的灾难性危机中的作用展开调查。《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揭露了这一问题,并因此获得普利策奖。(© Kholood Eid/The New York Times/Redux)

可以说,在美国新闻界,没有比获得普利策奖(Pulitzer Prizes)更殊胜的荣誉了。

普利策奖从1917年开始每年颁布,旨在表彰向权势人物、企业和机构问责的新闻报道。这些报道往往导致新政策的诞生,法律的改革,甚至挽救了生命。

密苏里新闻学院(Missouri School of Journalism)教授、前普利策奖评委凯西·凯利(Kathy Kiely)说,“要知道,普利策奖所奖励的不是宣扬名人显贵的吹捧性报道,它奖励的是严肃的新闻作品,这些作品多半是给舒适的人带来折磨,让受折磨的人感到舒适”。

普利策奖的名称取自报刊出版大亨约瑟夫·普利策(Joseph Pulitzer),他在遗嘱中指定设立一个表彰卓越的新闻工作的奖项。(他还留下赠款,成立了今天负责颁发普利策奖的哥伦比亚大学新闻研究生院[Columbia University Graduate School of Journalism]。)最初,普利策奖只有两个新闻奖项和两个针对书籍、戏剧或音乐的创作奖。


(© The Pulitzer Prizes)

今天,普利策新闻奖包含15个奖项:

  • 公共服务奖 (Public service)
  • 突发新闻报道奖 (Breaking news reporting)
  • 调查性报道奖 (Investigative reporting)
  • 释义性报道奖 (Explanatory reporting)
  • 地方报道奖 (Local reporting)
  • 国内报道奖 (National reporting)
  • 国际报道奖 (International reporting)
  • 特写奖 (Feature writing)
  • 评论奖 (Commentary)
  • 审评奖 (Criticism)
  • 社论写作奖 (Editorial writing)
  • 社论漫画奖 (Editorial cartooning)
  • 突发新闻摄影奖 (Breaking news photography)
  • 特写摄影奖 (Feature photography)
  • 音频报道奖 (Audio reporting)

运作方式

每年从12月开始,个人和美国出版机构可以将自己当年的佳作上传到一个网站。每件作品需交报名费75美元,截止日期是1月25日。

每年2月,由84名评委组成的评审团开始对这些上传作品进行审议。评委都是德高望重的学术界人士和新闻专业人员,其中包括作家、编辑和出版人。普利策奖副主管人巴德·克里蒙特(Bud Kliment)说,在挑选评委时,”我们努力做到地区多元化,我们努力做到族裔多元化,性别多元化,我们努力从全国各地挑选”。

近年来,评委经手的上交候选作品有1100件。克里蒙特说,2020年添加了音频报道类别,因此今年的数量会更多。评委最终将在每个类别中投票选出三件作品。

这些由评委选出的作品将提交由19人组成的普利策奖委员会。委员会在4月举行的两天会议上,选出最后获奖者。委员会主要由著名新闻工作者或美国媒体机构的新闻总裁以及数位艺术界人士组成。普利策奖颁奖人于每年4月在哥伦比亚大学新闻研究生院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获奖名单。

美国大型出版机构往往是大赢家——2020年,《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荣获了三个项奖,其中包括一个系列报道,揭露了纽约市(New York City)出租汽车行业如何剥削势单力薄的司机。但是,较小的地方新闻机构的成就也受到评委们的肯定。

2019年3月14日的阿拉斯加州西北部村庄基亚纳(Kiana)。这里的学校(画面近景建筑)和机场是得到州政府资助的大型基础设施。但州政府难以做到为社区普遍提供地方执法力量。(© Loren Holmes/Anchorage Daily News)

例如,去年,《安克雷奇每日新闻报》(Anchorage Daily News)获得了声誉最显赫的普利策公共服务奖(非营利独立媒体ProPublica提供了报道中的部分信息)。这是唯一一个被授金牌的奖项。《安克雷奇每日新闻报》的获奖系列报道揭示了许多情况,其中包括阿拉斯加州(Alaska)有三分之一的村庄没有警察保护。去年荣获普利策奖的还有另外四家小型媒体机构。

普利策奖促进新闻报道

1986年,从新闻学院毕业9年的玛丽·帕特·弗莱厄蒂(Mary Pat Flaherty)与另一位在如今已消失的《匹兹堡新闻报》(Pittsburgh Press)的记者共同获得普利兹奖。他们的系列报道揭露了某些实验室如何无视器官移植应该首先顾及最急需人的做法,在需要肾脏移植的富人和愿意售器官的穷人之间充当媒介。

这个系列报道导致全球在器官捐献领域中加强了透明度和标准化程序。

如今在《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担任编辑的弗莱厄蒂说,当时,作为资历相对不长并且在小报社工作的她,对获得普利策奖感到十分惊讶。她说,“我简直瞠目结舌。毫无疑问,那是个美妙,震惊和目瞪口呆的时刻”。

宣布普利策奖获奖者是一个令人瞩目的新闻事件;密苏里新闻学院教授兼前评委凯利说,这反映了美国人是如何看待新闻工作的价值。她认为,普利策奖是保护新闻和言论自由的“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First Amendment to the U.S. Constitution)的具体体现。

https://share.america.gov/zh-hans/how-do-journalists-win-pulitzers/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