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 那個曾經書店裏歲月靜好的老闆娘, 有一天成了美國情報界頭號人物!(美國美中報道)

在拜登這一屆政府,新上任的國家情報總監是她
她叫艾薇兒·海恩斯(Avril Haines),今年51歲。
海恩斯是拜登內閣裏第一個被參議院通過的內閣成員。
也是美國第一位女性國家情報總監。
該職務負責管理18個情報機構和分支機構,其中包括CIA和國家安全局。是美國情報部門最高職位。
就是這樣一個位高權重的女性,當你打開她的維基百科頁面,你會發現,她在從政之前的經歷,跟你想像的完全不一樣。
拜登在介紹她時說:“才華橫溢,謙遜。在聊天中可以跟你談文學和理論物理,修汽車,開飛機,開書店咖啡館,因為這些她都幹過。”
海恩斯1969年在紐約曼哈頓出生,是家中唯一一個孩子,母親是一名畫家,父親是一名生物化學家,曾幫助創建紐約市立大學醫學院,任生物化學系主任。


他們家在曼哈頓上西區的公寓就是想像中藝術家和教授的房子,滿架子的書,牆上和角落堆滿畫作。
出生在這樣的家庭,海恩斯從小接受了最好的教育。
高中就入讀了紐約頂尖的精英學校亨特高中。
但她並非一路都很順遂。
海恩斯4歲的時候,她母親的健康狀況開始惡化,她患有慢性肺阻塞,之後又感染了禽結核病。
這兩樣疾病相加,嚴重削弱了母親的肺活量,導致她只能坐輪椅或躺在醫療床上。
到12歲時,海恩斯就承擔起了很大一部分照顧母親的職責。
每天,母親都要被密封在一個從頭到肩的呼吸袋中好幾個小時,這個裝置帶有一個真空泵,用來擴大她的肺部,讓她可以呼吸。
後來,母親做了氣管切開術,可以不用嘴巴和鼻子呼吸。
每天晚上,海恩斯都無法安然入眠,她必須隨時回應母親的需求。
每當遇到事情,母親搖動銅鈴,她就會馬上沖過去。


有一次,她母親的氣管導管脫落,到處都是血,海恩斯聽著醫生的電話指導,自己把導管插了回去。
與此同時,她還必須兼顧學業,每天只能擁有很少的睡眠。
海恩斯16歲生日即將到來時,母親去世了。
她不僅沒有了媽媽,也沒有了家。
這麼多年母親的醫療費耗盡了家裏所有的積蓄,一家人在上西區的房子也沒了,只能四處在親戚朋友家借宿。後來,海恩斯搬進了男友家。
高中結束後,海恩斯身心俱疲,前往日本講道館,學了一年柔道。
第二年,他回到美國,進入芝加哥大學,主修理論物理。
那是一個男生占多數的專業,大家也沒那麼歡迎海恩斯。
她入學的第一天,進入教室時,有個男生就以她走錯房間的語氣提醒她:“這是物理榮譽課程”。
那個學期,一名教授把她帶到一邊,跟她說,她的頭腦可能不適合學物理。
但海恩斯堅持了下來,最終還成了班上的尖子生。
在大學期間,海恩斯在海德公園找了一份汽車修理的兼職工作。


她從小精通機械,在紐約的時候,曾把一臺廢棄的電視機運回家, 並重新接好內部的電線。
在芝加哥,她負責重建斯巴魯發動機,修復“汽車墓地”拖回來的廢舊零部件。
在大二那個暑假,她出了車禍。
騎著自行車被車撞倒,事故非常嚴重。車禍造成的傷痛,至今仍在。
在醫院休養和後來艱苦的牽引治療中,她通過想像自己未來來緩解痛苦。
買一架飛機,開著它去歐洲是她一直以來的夢想。
這次住院,她把這個夢想想了想又想,決定去實現它。
大三那年暑假,她就報名了新澤西州的一個飛行課程。
學飛行的過程中,她和飛行教練David Davighi相愛。
課程一結束,海恩斯就和教練男友一起去佛州搜尋舊飛機。
他們找到了一架1961年的雙引擎塞斯納310飛機。
這架飛機需要修理,但這難不倒海恩斯。
她一頭猛紮進去開始改造飛機老化的電子系統。
然後給飛機加裝了增程油箱。
一切就緒,在一個夏天的傍晚,海恩斯和男友開著飛機在緬因州起飛了。
他們希望能在第二天飛到英格蘭。


然而,就在飛機飛在北大西洋上時,出故障了!
很快,他們開始失去高度。飛機先是失去了一個引擎,接著另一個也壞了。
就在拉布拉多海上滑行時,他們考慮了在海浪間大膽降落的可能性。
當時,空氣中有一種毛骨悚然的寂靜,他們感覺自己好像是世界上的最後兩個人。
但很快,透過霧氣,他們看到了陸地,那是紐芬蘭海岸線的邊緣,那裏岩石叢生,荒涼無比,此時,其中一個引擎恢復了工作。
奇跡般地,他們看到一個小機場,在那裏緊急降落。
受困於惡劣的天氣,他們被一個偏遠小鎮的村民收留了一周。
雖然海恩斯和男友最終沒有飛到歐洲,但這次死裏逃生的經歷卻成就了他們的愛情。
之後,男友隨海恩斯一起前往芝加哥,陪她讀完大學最後一年。
1992年,23歲的海恩斯大學畢業。她和男友一起搬到巴爾的摩。男友找了一份商業飛行員的工作。她則進入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攻讀物理學博士。
但一次巧合再次改變了兩人的命運。
他們發現Fells Point有一家老酒吧正在被政府拍賣,這家酒吧是在一次緝毒行動中被沒收的。
這個機會點燃了海恩斯心裏另一個夢想:自從在紐約結識了一名書店店主後,她一直想要開一家自己的獨立書店和咖啡館。


她不想錯過,男友也支持。
於是,他們賣掉飛機,從銀行貸款,海恩斯從學校退學,開始全身心投入到書店的建造中。
書店裏的電力系統和管道系統都是海恩斯自己搭建的。
書店中有來自小型出版社的作品,也有非主流的藏書,當地作家的作品,還附帶一個咖啡館。書名以她已逝母親的名字命名,叫 Adrian’s Book Café。
書店的牆上,也掛著不上她母親生前的畫作。
書店從早上8點開到淩晨1點,每週工作7天。
每個月,書店還會舉行一場情色文學朗讀夜。
入場費1個人17美元,夫妻30美元。
參與者上二樓,拉上窗簾,點起蠟燭,情色作品朗讀聲漸漸響起…
海恩斯認為,“情色越來越流行是因為人們想要不用xxx就能享受xxx。”
書店非常成功,不僅在1997年獲得《巴爾的摩城市報》“最佳獨立書店”稱號,收入也很可觀。當時給書店第一筆貸款的銀行都勸海恩斯把書店做成連鎖店。
但做了幾年書店後,海恩斯又有了別的興趣。
當時,書店處在一個迅速“高端化”的區域,窮困的社區和廉租房圍繞著高檔的商鋪。
海恩斯來這裏開書店後,就成了Fells Point商業協會的會長,
她努力在高端商鋪和周圍住戶之間搭建起橋樑。越來越多參與到當地社區中。
她最感興趣的事情,也慢慢從開書店轉移到了社區組織中。她發現,最能推動社會改革的活動家是律師。
於是,她決定放棄已經盈利的書店,轉而去申請法學院。
1998年,29歲那年,她入讀喬治城大學法學院。
在法學院期間,她找到了新的方向:她癡迷上了國際法和人權法。
從法學院畢業後,她為一名聯邦上訴法院法官做過一年助理。
34歲那年,她成為國務院法律顧問辦公室的一名律師。先是在貿易事務辦公室工作,後轉到政治軍事事務辦公室。
(也是在34歲那年,她和男友David Davighi結婚。)


在從事條約事務時,她對國家間協議的歷史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並且馬上展現出了對國際法這一複雜領域的天賦。
她工作非常刻苦,為了忙一個專案有時淩晨5點才下班。工作能力得到了領導的賞識。
38歲那年,她成為參議員外交委員會多數黨(民主黨)的副首席法律顧問。


2010年,41歲的她第一次加入奧巴馬政府,成為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法律顧問。
44歲時,她被奧巴馬提拔,成為美國首位女性CIA副局長。
做了兩年CIA副局長後,她成為奧巴馬的助理,以及副國家安全顧問。
如今拜登上臺,再次重用她。


51歲,已經把各種夢想都實現了一遍。學柔道,開飛機,修汽車,讀物理,開書店,當律師…
誰能想到,曾經那個在書店歲月靜好的老闆娘,有一天竟然會曾為美國情報界的一號人物。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