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麦康奈尔:后特朗普时代,他又在算计什么?(美国美中報導)

特朗普第二次弹劾案结束,主角之一仍然是参议院共和党老大麦康奈尔。他的立场,直接左右弹劾成败。

第一次特朗普被弹劾,麦康奈尔一路保驾护航,共和党没有一个人叛变;第二次特朗普被弹劾,麦康奈尔虽然痛斥特朗普,但最终还是不敢给特朗普定罪。老麦是人格分裂吗?当然不是!

这叱咤美国参议院36年,最资深的共和党人,凭着高超的政治手腕稳坐共和党老大的交椅。但在自己的家乡肯塔基州,麦康奈尔的支持率一路下滑到41%, 即使在共和党内,他的支持率也只有62%。不过即便在家乡越来越不受待见,乡亲们还是义无反顾的一次又一次把老麦送去了华盛顿,而下一次参议院选举,估计老麦也会成功连任。熟悉肯塔基州的政治观察人士感叹说:老麦的手段,让人不服不行!

纸牌屋里的达斯·维达(Darth Vader)

作为共和党中资历最深,也是套路最深的政客,麦康奈尔一直都是民主党眼中最可怕的人。对手送给过他的各种外号有“达斯·维达(Darth Vader)”,“死神(Grim Reaper)”,“立法坟场(legislative graveyard)”,“可卡因·米奇(Cocaine Mitch)”和“核武器米奇(Nuclear Mitch)”。

对于“死神”这一称呼,麦康奈尔毫不避讳:“如果我还是参议院的多数党领袖,那么就当我是死神吧,没有任何法案会从我这里通过。”对此,参议员民主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绝对是感同身受:“没有人应该对成为中产阶级的立法坟墓而感到骄傲。”

麦康奈尔的助理称,有时候在机场时,会有路人直接称呼他的外号,他的竞选对手则会把这些外号印在体恤上,用来攻击他。所以这些对于麦康奈尔的攻击,对他根本无法伤及毫毛。

用麦康奈尔自己话来说,自己享受着对手憎恨他的每一分钟:“在我们这个行业里,需要一点幽默感。当我以前竞选筹款时,我曾管自己叫达斯·维达。”

超狠的战术大师

麦康奈尔长期用他的铁腕掌控着参议院,这也导致了两党的分裂。在去年2月份,70位两党的前议员签署了一份信函,谴责两院未能“履行其宪法职责”。来自伊利诺伊州的迪克·杜宾(Dick Durbin)曾在参议院任职24年,现在是参议院民主党二把手。在他眼中,麦康奈尔领导下的参议院:“已经沦落到没有任何可以商谈讨论的地步,他(麦康奈尔)一砖一瓦的拆除了参议院。”

麦康奈尔从2006年至2014年是少数党领袖,当奥巴马在2008年当选之后,被麦康奈尔阻止的,由政府支持的法案数量,创下纪录。当他成为多数党领袖后,他通过控制参议院的日程安排,反对各种提名与法案。用杜宾的话来说:“他就是交通警察,没有他,你就无法穿过十字路口。”

麦康奈尔最著名的一个案例,就是他在2016年时,阻碍奥巴马提名梅里克·加兰德(Merrick Garland)当选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听证会。当时安东尼·卡斯蒂亚法官去世,腾出了新的法官席位。那个时候距离奥巴马的第二任任期结束还有342天,但是麦康奈尔认为,应该由美国人民“选举出”的下一任总统来决定由谁来替补大法官,直接忽略美国人民选举奥巴马为总统的事实。

讽刺的是,2020年的9月19日,距离大选日还有不到2个月,民主党倾向的大法官金斯伯格(RBG)去世,当天麦康奈尔就给还在明尼苏达州举行竞选活动的特朗普打电话,让他连夜任命新的大法官。此时距离特朗普的任期结束还有112天,但是在麦康奈尔的操作下,巴雷特法官火线上任。

与特朗普相爱相杀

尽管麦康奈尔渴望见到奥巴马时代的终结,但他对特朗普当选总统并不热心。在某种程度上,麦康奈尔具有固定的意识形态:他赞成大企业,自由贸易和小政府,这与特朗普的民粹主义立场相反。

当特朗普入主白宫时,他同麦康奈尔之间,彼此憎恨却又彼此需要。像特朗普这样的“煽动者”,可以帮助共和党拿下大量的选票并且赢得大选,但是一旦涉及到政府的管理和运筹帷幄,他需要麦康奈尔。

特朗普与麦康奈尔的政治倾向完全不同,特朗普是一位民粹主义者,他不仅反精英人士,同时也是反制度主义者。而麦康奈尔恰好就是共和党内制度最大的建立者与维护者。特朗普本来计划干掉制度,但是他却不得不与制度的建立者一起工作。

虽然特朗普与麦康奈尔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但是在本质上,二人确是一致的,那就是赢。特朗普在乎的是每一天,甚至是每一个小时的胜利。而麦康奈尔善于打更为长线的战争,他极具政治敏感性,同时又长期在国会中担任多数党领袖。即狡猾,同时还极具耐心。

麦康奈尔也非常清楚,一旦他与特朗普的关系破裂,一定会在国会中造成不可挽回的灾难。无论你如何否定,特朗普的基本盘依然稳固,但是共和党内的精英人士却开始对麦康奈尔表达不满:“他本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力来破坏特朗普的控制权,但是麦康奈尔却选择了让火车继续开下去。”

麦康奈尔的铁腕

曾经为麦康奈尔工作过的人,都曾感受到过老麦的铁腕:“他会用一种赞助的方式来掌控你,当你离开他的办公室后,他也会在你的人生规划中帮助你。因为这种忠诚的关系,他有着广泛的信源,这些就是麦康奈尔的星系。”

麦康奈尔拴住自己核心圈和亲信的一个有效方式就是:砸钱!这包括他用数千万美元的竞选捐款以及联邦资助来保住核心圈议员的席位。麦康奈尔通过保护自己的盟友,迅速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团队。在2013年时,麦康奈尔团队(Team McConnell)的领袖制定了一个政策:任何和他的核心小组作对的人,都会遇到他团队所有人的抵制与回击。“如果他们朝你扔了一个石头,那么我们就会向他扔出一整个石块。”

麦康奈尔的铁腕政策,也赢得了共和党内部盟友的大加赞赏。新泽西州的前州长克里斯·克里斯蒂对他是这么评论的:“他是自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之后,最有才华的多数党领袖。他知道如何计算选票,什么时候去推进,什么时候拖延,他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战术大师,了解规则,清楚自己的盟友和敌人。”

一切政策都先用钱铺路

在上世纪70年代,麦康奈尔曾在路易斯维尔大学中任教。有一天,他在黑板上写下了三件他认为在政坛中成功的必须条件:钱,钱,钱!他的朋友Runyon回忆起麦康奈尔说:“麦康奈尔曾说过,有一天,我一定会娶一个有钱的女人。天哪,他真的做到了…”

1968年,他与第一任妻子谢里尔·雷德蒙(Sherrill Redmon)结婚,并育有三个孩子。二人在1980年离婚后,雷德蒙成为史密斯学院的女权学者和索菲亚·史密斯收藏馆的馆长。

1993年时,麦康奈尔与赵小兰结婚。他在自传中专门用了一章来介绍了这段婚姻,麦康奈尔称他与从台湾移民到美国的赵小兰“灵魂相投”:我们都有过那种不合群的经历,通过自己艰辛的努力而证明了自己。

赵小兰毕业于哈佛商学院,曾在小布什的政府担任劳工部长,在特朗普的政府担任交通部长。她还曾在彭博慈善基金会与默多克新闻集团担任董事。她为麦康奈尔带来了大笔的财富:赵小兰的父亲赵锡成是福茂集团的创始人兼董事长,福茂集团总部位于纽约,是海运行业中的巨头。

其实,早在赵小兰嫁给麦康奈尔之前,他们家就已经是麦康奈尔的竞选捐赠者。根据《纽约时报》消息,多年来,赵家为麦康奈尔或者与他相关的竞选活动,总共捐款超过100万美元。

赵小兰的母亲赵朱木兰在2007年去世后,赵家留给了赵小兰和麦康奈尔多达2800万美元,这使得麦康奈尔成为参议院中最富有的人之一。

麦康奈尔的目标

2020年美国大选结束后,让麦康奈尔真正失望的不是特朗普输掉了白宫,而是他丢掉了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的席位。而在麦康奈尔看来,特朗普就是罪魁祸首,让共和党破天荒输掉了佐治亚州的两个共和党参议员席位。因此未来两年,麦康奈尔的目标只有一个:重新夺回参议院。

如果未来两年,特朗普支持者的候选人阻碍了他重回多数党领袖之路,麦康奈尔绝对不会客气。例如特朗普所支持的亚利桑那州的凯莉·沃德(Kelli Ward)以及他的儿媳拉娜·特朗普(Lara Trump),如果他们出来竞选,那么老麦说自己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干预。

麦康奈尔公开表示:“我的目标是以各种方式让代表共和党的候选人在下一个中期选举获胜,其中有一些人可能是前总统喜欢的,有一些可能不是。不过这些我都不关心,我唯一关心的,就是选举能力。”

其实在第二次弹劾中,麦康奈尔如果投下赞成票,他将会成为所有民主党人,和少数共和党人眼中的“英雄”!但是麦康奈尔对被人尊敬这件事毫无兴趣,这也是他成为铁腕领袖的特质之一。熟悉他的人说,老麦从不会因为取悦公众而左右政治决定,而这样的后果就是左翼和右翼都恨他!

其实,麦康奈尔可能比谁都想定罪特朗普,但他却不能这么做。因为他深知特朗普对共和党基本盘的影响力仍未被撼动。不过特朗普并非是无法动摇的。所以老麦在弹劾演说中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话:特朗普仍然可能会面对刑事指控。比如,纽约南区检察官对特朗普集团的调查,比如佐治亚州检察官对特朗普威胁州务卿的刑事调查。

麦康奈尔发表长达20分钟的“反川”演说,已经昭告天下,接下来他将会全力抗衡并缩小特朗普对共和党的影响力。特朗普除了面临法律、财政问题,真正要扳倒他,需要的还是政治手段。而麦康奈尔的下一个目标就是2022年的中期选举,这被视为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国会选举。对于麦康奈尔来说,就像他的回忆录名字一样,这将是一场漫长的游戏(The Long Game)。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