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圖書館讓人近距離認識美國前國家領導人(美国美中報導)

在联邦档案中心(Federal Records Center)的约翰·肯尼迪总统图书馆和博物馆储藏区,管理员戴夫·鲍尔斯(Dave Powers)手持一幅约翰·肯尼迪总统肖像。(Allan Goodrich/JFK Library)

美國每一座總統圖書館和博物館都可以使人們對那位前總統的個人特徵略見一斑。
因此,自從1941年為紀念富蘭克林·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總統而建立了第一座總統圖書館以來,國家檔案館(National Archives)管理的美國總統圖書館就成為大量學者和遊人熱衷前往的地方。
從赫伯特·胡佛(Herbert Hoover)總統到喬治·W·布希(George W. Bush)總統,總統圖書館均建在總統定居的州(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總統圖書館正在芝加哥[ Chicago]建造,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總統的圖書館尚未確定)。每座圖書館的館藏為參觀者提供了進一步瞭解曾對美國和世界產生影響的種種事件的機會。
令人喜聞樂見的展品
在波士頓(Boston)的約翰·甘迺迪總統圖書館和博物館(John F. Kennedy Presidential Library and Museum),艾倫·普萊斯(Alan Price)館長說,參觀者可以通過觀看未經剪輯的記者會電視實況錄影,目睹當年甘迺迪總統(1961–1963) 與美國人民直接交流的場景。
普萊斯說,“民眾喜歡他的記者會”,當時通常是每16天舉行一次,每次平均觀看人數1800萬。如今,參觀圖書館的人可以通過看當時記者會的錄影,看到甘迺迪與記者之間機智詼諧的對話,生動風趣的互動。
在德克薩斯州奧斯汀(Austin, Texas),林登·詹森(Lyndon B. Johnson)總統(1963–1969)圖書館的館長馬克·勞倫斯(Mark Lawrence)說,最吸引參觀者的一個展廳“無疑是我們複製的橢圓形辦公室(Oval Office)”。他說,人們的很多評論談到這個展廳再現了60年代特有的氛圍——老式電話機和電視機以及無所不在的煙灰缸。
參觀者可以聽詹森的電話錄音,裏面有詹森在相對放鬆時的隨意談話。另外有一段令人難忘的談話是,1965年初詹森同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談戰略,這一戰略使《投票權法》(Voting Rights Act)於當年3月獲得通過。

左: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中)1934年庆祝生日,夫人埃莉诺(Eleanor)站在他右肩后。右:罗斯福1937年在怀俄明州内的黄石国家公园(Yellowstone National Park in Wyoming)观看老忠泉(Old Faithful)喷发。(Courtesy of Franklin D. Roosevelt Presidential Library & Museum)

看到總統名稱背後的真人
位於堪薩斯州阿比林(Abilene, Kansas)的德懷特·艾森豪總統(1953–1961)圖書館(Dwight D. Eisenhower Presidential Library),展示了他在擔任二戰歐洲盟國部隊總司令時為“萬一失敗”寫下的話。
館長唐·哈馬特(Dawn Hammatt)說,艾森豪將軍在諾曼第(Normandy)登陸前夕親筆寫下這段文字,表示萬一登陸失敗,他將承擔責任。“他在結尾時寫道,‘部隊、空軍和海軍已經英勇獻出身為軍人的一切。如果此舉受到任何指責或有過,責任完全在我。’”
在加利福尼亞州西米穀(Simi Valley, California),羅納德·雷根總統圖書館(Ronald Reagan Presidential Library)館長杜克·布萊克伍德(Duke Blackwood)說,那裏展示的兩段話揭示出雷根(1981–1989)的“本質”。

马丁·路德·金与林登·约翰逊总统交谈。(Yoichi Okamoto/LBJ Library)

一段話是雷根總統在遇刺生還後寫在日記裏的話。(他幽幽地說,‘中槍挺疼’。)對那個向他開槍的人,雷根說,起初他“對那個混賬年輕人感到憤恨”,但是後來他想起聖經裏關於迷途羔羊的話,於是原諒了刺殺他的這個人。
另外一個文字記錄是雷根親筆寫給美國人民的一封信,告訴國人他患了阿爾茨海默症(Alzheimer’s),確診於卸任後四年。布萊克伍德說,這封信大大提高了社會對這個導致人逐漸喪失能力的疾病的認識,並且顯示了雷根從容面對的決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