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集体诉讼,为何“天价和解”是脸书和TikTok最优选择?(美国美中報導)

本周,TikTok同意支付9200万美元以和解一宗集体诉讼, 控诉方是代表TikTok年轻用户的加州、伊利诺伊州等州,一共提出有21起独立的集体诉讼案,纠纷焦点是TikTok是不是违规收集未成年人的个人信息。

原告律师代表的用户年龄最小的只有6岁,他们认为,TikTok用面部识别等功能收集生物识别数据,并与第三方共享数据,强化定向广告和内容推荐。但是在伊利诺伊这样的州,《生物识别隐私法》规定这种未经同意的数据收集行为可能面临严重处罚。

在2019年11月第一次受到集体诉讼后,TikTok与审理案件的多个美国法院发起了多轮抗辩。2021年 2月24日,TikTok与美国用户最终达成和解,和解金额为9200万美元。TikTok表示,公司不同意诉讼中的主,但认为尽快和解符合其服广大用的初衷。TikTok言人:“相比陷入冗诉讼上,我更希望集中精力打造TikTok社区安全、愉悦的体。”

这项和解方案仍然需要等待伊利诺伊州北区地方法院法官John Lee的批准。

脸书达成“天价和解”

几乎是同一时间,加州地方法官詹姆斯·多纳托(James Donato)批准了美国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拿出6.5亿美元,作为侵犯用户隐私的诉讼和解费用。此前Facebook因照片标记功能,侵犯了用私,而6.5亿美元的用,也是诉讼历史上最大的一笔。

根据和解协议,提交该案索赔的Facebook用户,大约为160万人,每人至少会获得345美元的赔偿金。而让Facebook栽跟头的也是《伊利诺伊州生物识别信息隐私法》,即未经事先通知以及用户同意,Facebook收集并储存用户的个人脸部的数字扫描图像。这个剧情跟TikTok如出一辙。

美国加州北区的地方法院法官多纳托在上周五的和解令中表示:“无论采取哪种措施,这种生物识别因素集体诉讼案中的6.5亿美元的和解都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总而言之,和解协议是在如今激烈的数字隐私领域中,对于用户的重大胜利。”

Facebook方的一位代表发表声明说:“我们很高兴能够达成和解,这可以让我们迈过这一问题,这也符合我们的社区以及股东的最大利益。”Facebook否了所有非法行的指控。

这起诉讼可以追溯到2015年,Facebook曾同意在2020年1月份时,以5.5亿美元的费用和解,然而此后他们按照法官的要求将和解费用增加到6.5亿美元。在法院的和解中,法院判了律所9750万美元的律师费用,比TikTok的赔偿总额还高。

TikTok为何“效仿”脸书

其实熟悉美国司法制度和环境的人都知道,企业在美国通过支付费用达成和解,是非常常见的解决集体诉讼的模式。

根据美国的法律设置,越是有争议的领域,越容易出现消费者的集体诉讼。从消费者角度看,参加集体诉讼不用支付律师费,也不需要支付取证,出庭等费用,而集体诉讼中,律师提成一般高达赔偿金的30%。这个模式下,消费者和律师诉讼的意愿会更强烈。

反观企业,一旦陷入旷日持久的诉讼案,不管是否有法律依据,案件进程都会引发舆论的负面关注,而诉讼越久,其成本就越高。从Facebook案来看,需要支付的三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费已经达到9750万美元,如果继续拖延下去,数额可能更加庞大。

在消者集体诉讼领域的争案件中,“和解”已了很多大公司的首。就在2020年12月,微就加拿大用Windows断侵的集体诉讼案提出了和解,提供了上限5.17亿美元(34亿人民)的和解方案。

福布斯曾经发布过一篇报道,结论是在集体诉讼中,赚得最多的是律师,而原告获得的赔偿微乎其微。一项研究调查了2009年美国联邦法院的消费者集体诉讼案件,原告得到的赔偿最高达到总金额12%,最低只有0.000006%。但是律师能够拿走高达30%的诉讼费。

面部识别功能的争议

根据和解协议,Facebook将“面部识别”默认用户的设置改为“关闭”,并且删除了此前所有已经存储的面部信息。

其实,早在2010年来,Facebook就因为使用面部识别技术而遭到投诉。当时Facebook推出了“标记”作为用户的默认选项,而用户可以选择关闭。但是隐私专家指出,Facebook既未获得用户选择加入的同意,也未能明确告知Faceobook会通过这一技术获益。

2012年时,在欧洲的监管机构对Facebook这一人脸识别技术提出质疑后,Facebook在欧洲停用了这一功能。而在去年,作为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达成的一项50亿美元的和解协议,Facebook同意就面部识别技术提供“清晰明显的通知”。2018年,这项技术在欧洲重新上线。

除了Facebook之外,美国多家巨头同样在研发并使用这一技术。亚马逊的Rekognition软件在2016年推出,亚马逊在官方网站上声明:面部识别提供了高度准确的面部分析与面部搜索功能。你可以使用它们来检测,分析并比较面部,以用于各种用户验证,人数统计以及公共安全。自这一技术启动以来,亚马逊一直试图将这项技术推广到全美的整个执法部门,而目前俄勒冈与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的警察也在测试这一功能。

但是即使是用在法律中,这项技术同样遇到了问题:从2018年警察进行的统计看来,强调面部识别功能,多少都存在种族歧视与性别偏见问题。根据此前的研究表明,亚马逊的Rekognition错误的将28名立法者的面孔,和已被逮捕的罪犯直接混淆,目前已有媒体呼吁国会暂停向执法部门推广这项技术。

脸书和苹果大战

围绕社交媒体用户数据的争议,其实不仅是用户隐私与互联网公司利益之间的博弈,互联网大咖们也没有达成共识。上个月,硅谷的两大巨头Facebook和苹果的两位大佬就吵起来了。

苹果首席执行官库克(Tim Cook)发推说:从保护用户的健康和财务数据,到防范算法引起了传播不实信息,互联网公司需要透明度和改革。未来几周内,苹果将会更新iphone iOS,要求手机应有追踪用户数据之前,必须获得用户的明确同意。

苹果称,手机应用程序平均至少有六个跟踪器收集用户数据,像脸书是允许用户手动关闭跟踪器。但在默认情况下,跟踪器是开启的。然后脸书把这些个人数据与第三方共享,用于个性化的广告推送。

不过小扎立马就指出苹果太虚伪!口口声声说更新iOS表面是为了给用户对数据更大的掌控权,但实际上是为了自身利益。苹果正在试图推出更多的免费手机应用,从而获得更多的用户使用喜好,并将这些数据提供给广告商与APP开发者,从而让用户在苹果系统内完成付费行为。苹果公司则通过APP Store收取30%的收入分成,也就是大众通常所说的“苹果税”。

Facebook的隐私与公众策略总监史蒂夫·萨特菲尔德(Steve Satterfield)表示,苹果的这一行为正在试图切割像Facebook以及其他免费的软件的利益,这些免费软件通过提供服务的同时展现广告获得收入:“这一举动会对我们所熟悉的互联网产生重大的影响,所有的互联网应用都会从免费逐渐变成付费,而苹果则是根本的受益者。”

而对于广告收入占利润98%的Facebook来说,如果苹果此举生效,预计将会让Facebook 直接损失7%的收益。

小扎和库克之间的恩怨由来已久,一个根本原因是两人对于盈利模式的分歧。对于小扎来说,建立连接几十亿人的社交网络的唯一方法是平台免费,然后靠广告盈利。而当一项技术服务“免费的”的时候,实际上用户靠自己的数据支付了费用。但苹果从事的主要是硬件业务,通过卖iphone、iPad和电脑赚钱,虽然苹果也有手机应用进行数据挖掘,但苹果表示自己从未与第三方共享数据。

不过即使这样,苹果也同样经历过巨额的集体诉讼。2020年5月,苹果因为借助软件升级减慢旧款手机运行速度陷入“降速门”集体诉讼,最终和消费者达成协议,支付5亿美元的和解费。11月,苹果和美国34个州达成另一笔1.13亿美元的和解费。

而在互联网领域,脸书这次的6.5亿美元赔偿已经打破了隐私诉讼赔偿记录。度的管会扼场创新,如何平衡私保与企业创新之的关系,是目前全球各国管部仍在探索的议题。很多大公司的选择表明,面对这案件,迅速斗,回新的主上,可能才是企的明智之(原创 冰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