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发起集体诉讼状告美驻华使馆 呼吁重开! 不批签证不合理 滞留移民有转机…(美国美中報導)

新冠疫情爆发一年以来,各类移民申请几乎处于停滞状态,美国针对中国公民旅行禁令仍未取消,关闭了往来通道,美国驻中国各领馆服务也全线暂停,至今未能恢复。华人律师黄笑生组织针对美国务院和美驻广州总领馆的集体诉讼,意在迫使使领馆尽快恢复对EB5签证的办理。目前原告有意向参与人数超过100人。

美驻广州领馆关闭 移民陷入困境
2020年1月31日,川普发布了中国旅行禁令(9984号总统令),美国使领馆常规签证业务全面叫停。对投资移民(EB5)申请者来说,领馆关闭不但延迟了他们的绿卡申请,更将会导致投资被挪用、项目溃败、二次投资、家庭无法团聚、子女超龄、人生事业处于两难等困境。

黄笑生律师近日发起了集体诉讼,拟对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n Blinken)、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总领事李靖(Jim Levy)在联邦地区法院华盛顿DC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恢复广州总领馆的EB5签证面谈。

起诉书请求法庭向政府下达“强制行政机构行为令”(mandamus,也称为writ of mandamus),迫使其履行法定责任,尽快处理被无理拖延的EB5案件申请。

图:华人律师黄笑生组织针对美国务院和美驻广州总领馆的集体诉讼。(来源:广州总领馆主页)

集体诉讼的消息一传开,短时间内便聚集了超过200名申请者,大家纷纷对领馆关闭、EB5申请表达了担忧和焦虑。目前,黄笑生已经将诉状准备完毕,预计将于3月12日结束报名,而后从速呈交法庭。

据了解,此次集体诉讼的费用为每人500美元,作为黄律师组建的律师团队费用。对此黄笑生表示:“这种民告官诉讼是庞大的工程,美国政府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律师事务所——司法部,会有各种理由为国务院辩解。但是为了帮助大家争取公平和公益,这么多人愿意集资起诉美国国务院,也彰显了我们华夏人的团结。

美国国务院的确无法无天,在日本、新加坡、印度、阿富汗都恢复了移民签证服务,唯独广领馆对中国人大门紧闭超过一年多了。”

“不恢复对中国人的移民签证服务不合理”
黄笑生表示,他组织的律师团队从国务院获悉最新情况并分析:自2020年2月以来,广州EB-5颁发量为零,而且根据10014号总统令,EB-5签证是享受入境限制豁免的。

黄笑生指出,广州领事馆频频借口9984总统令的14天入境限制长期关闭服务是无理和任性的,这属于违法的过分的曲解,属于为自己懒政找借口,他说,“因为总统令是限制中国人入境的,不是禁止不给中国人发签证的,中国人拿到签证后去柬埔寨或新加坡14天不就可以了?或者拿到签证后等川普9984总统令被撤销不就可以了?”

黄笑生指出,很多没有控制好疫情的欧洲国家甚至阿富汗、印度,EB5签证和其他签证都已经开放,而疫情大部分已经控制的中国却仍然没有放开。黄笑生认为,广领馆应该意识到这是不合理的,甚至是非法的。不排除其长期搁置在中国的例行签证业务,届时,普通民众将成为无辜的受害者。

图片

图:很多EB5申请者被迫滞留海外。(来源:网络)

黄笑生表示,他深知“领事行为不受法院管辖”,但是他的诉由不是领事的拒签个案,而是整个领事馆不为民众提供签证服务;他亦深知川普总统的9984入境禁令,但这个禁令并没有明文授权广领馆长期关门,它完全可以继续给中国申请者签证,这些人可以去柬埔寨、新加坡等地停留14天再来美国。“这么容易的解决方案,广领馆难道想不出来?”

黄笑生说,疫情凶险广领馆人手可能不够,但国务院至少要给大家一个明晰的时间表,不然申请人的生活工作严重缺乏确定性;黄笑生说,“公民配偶的家庭团聚需求诚然至高无上,但难道投资人向美国注入50万、100万美元不符合美国的利益、不会创造就业机会?”

黄笑生指出,解决办法是通过强有力、持之不竭的诉讼,让广领馆为EB5开放,或者转到越南、柬埔寨的使领馆进行申请,国务院应当拿出解决问题的有效方案和时间表。

图片

预计起诉后几周内会有回应
黄笑生表示,法庭接受诉状之后,预计在几周内便会召开听证会,而政府部门也会尽快回应,根据此前经验,政府律师可能发出撤销此案的申请,但他准备了强令国务院旅行职务的临时禁止令和宣告令。

另一方面,黄笑生也指出,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法庭的受理时间也放缓了,因此他预计4到6周才会有所回应。

如果原告获胜,黄笑生希望他所代表的受到影响的大众们,可以在几周内获得签证或面谈机会。如果政府的处理方式未能令人满意,那么他将继续代表大家向政府寻求赔偿。

值得注意的是,黄笑生说,政府如果忽视该案件,他会请求法庭判为藐视法庭。

图片

参与集体诉讼,有利无弊
有的移民申请者存有疑虑,担心参与起诉政府的案件,会被政府打上“记号”,对将来个人的移民申请不利。

黄笑生表示,情况恰恰相反,诉讼在美国解决问题的最普遍途径,总统也免不了成为被告。他直言提起本次诉讼的人将会比没有起诉的人得到更好的待遇,政府雇员并不敢针对起诉者进行打击,否则将受蔑视法庭的刑事责任。(文:Cindy)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