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体育运动在美国(美国美中報導)

历史上,世界各地的人都把骑射摔跤等竞技活动作为男性的专利,女性的责任是炊厨家务养儿育女,体育运动与妇女无缘。美国也是一样:即便是在南北战争废除奴隶制度之后,人们仍然固执地坚持这种表面上对女性理想化的观念,甚至子女运动时女仆可以加入,主妇却不能下场。到了镀金时代,乡村俱乐部兴起,开办精英女子大学,有钱人家的女士们打起了网球,骑马射箭和槌球游泳等有了女性比赛项目。但是,穷人家的女孩哪怕极具运动天赋,在体育场馆里也鲜见她们的身影。

哈佛大学女子美式足球队球员(国会图书馆馆藏木刻版画/1905年)

即便这时,人们对女性运动看重的是赏心悦目的服饰和优雅的气质,对健康美丽形象的追求和欣赏,超越在场上取胜的个人或团体欲望。唯一的例外是女子曲棍球,因为那时的女子寄宿学校几乎都加入了这项运动的校际比赛,少女球员为争胜而在赛场上冲撞瘀伤逐渐为人们所接受。

与中国传统礼教妨碍了女性运动的发展不同,西方和美国对此的阻力听起来颇有“科学”根据。从亚里士多德时代开始,他们就认为女性的生殖系统主导着身体机能,而过多的激烈运动使得本来就因为例假消耗的能量急剧枯竭,因而会造成不育。人们还对著名的“七姐妹”大学毕业生做过一项统计,发现她们的生育率比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的要低。因为这些道理,不但使得社会上一度掀起反对女子接受高等教育的浪潮,就连深受人们喜爱的西奥多·罗斯福总统都认为,美国传统的白人家庭因为将下一代女儿送进大学,正在逐渐自我毁灭,因而颇有种族和阶级色彩。

大萧条时期美国建立公共事业振兴署(Works Progress Administration, WPA),为解决失业兴办实业和公共工程。这是当时的一幅招贴画,显示女性工人在工间进行运动。(国会图书馆)

这些并不能掩盖更为残酷的一面:美国男人当兵打仗,从事大量消耗体能的职业,也通过棒球、篮球和拳击等运动磨练男子气概,而以保护女性生育机能为理由限制女性参与体育运动的同时,在社会上却长期维持着许多侵犯女权的陋习。很长时间里,妇女和童工在纺织等行业从事高强度的工作。直到1885年,美国还有36个州规定,女童与成年男性如果发生性关系的“知情同意”年龄只有10岁,在特拉华州甚至只要7岁。家暴的法律在很多地方长期未能制订。显然,以保护妇女为由,限制女性参与体育运动,并不具有高尚的道义基础。

阿尔丝娅·吉布斯(Althea Gibson)是美国第一位斩获法网公开赛(1956年)和温布尔登(1957年)女网单打冠军的运动员,她也是一位非裔高尔夫球运动员。这是她在给大学生球员们传授经验。(国会图书馆)

无论如何,女性和少数族裔妇女在美国运动场上一次又一次地突破了传统的禁忌。女子以垒球开始,逐渐打入传统上男性一统天下的运动领域。1920年代奥运会开启了女性参加世界大赛的历史。与此同时的哈莱姆文艺复兴、也是三K党极为猖獗的时期,黑人女孩因在田径和球场上击败白人对手,而在自己的社区引起轰动。二战时到处张贴的“铆钉女孩”宣传画,进一步使得女性进军运动领域成为天经地义的事情。到了冷战时期,两大阵营的女子运动员和男性一样,在历届奥林匹克运动会上对决,在现场和电视屏幕前吸引了无数观众。美国女子运动员就是这样,一步步地谱写着自己的辉煌历史。

分享: